第五十一章 布局 - 末世重生者

第五十一章 布局

“陈首领…” 莫邵华看着陈青河,他的心情略微忐忑。 虽然明白陈青河的暗示,但最终救下人却达到被擒参与者总数的三分之一。 这人数令莫邵华忧虑,虽说有陈青河力保他并不怎么在意在场首领的情绪,但终究这次他救下人有些过头了。 莫邵华的忧虑,同样是这三分之一被救下参与者的担忧,除了少数陈易绩这般与莫邵华关系莫逆的参与者,其他人惶恐不已。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 这下却又可能难逃一死,这类想法以与莫邵华关系较为疏远的参与者为主。 这一刻参与者在等待。 众首领也在等待,所有人都明白救与不救全凭陈青河一句话而定。 “莫先生,这些都是你朋友?” 陈青河微笑问道。 “是,是。” 莫邵华干笑两声,说道。 如果认真说来,这批人当中除了陈易绩几人以外,其他人根本不能算是他的朋友,但此时情况已不容许他退缩。 “既然是莫先生朋友,那他们就可以走了。” 陈青河不介意在此事上,卖这莫邵华一个面子。 毕竟以长远来讲,在广陵城有了这批人的关系网,那会避免许多麻烦。 可以走了! 闻言,一些与莫邵华关系算不上密切的参与者,一个个喜极而泣,激动得双拳捏紧,已恨不得立即从这噩梦般地方离开。 而与他们反应形成显然对比的是,剩下三分之二未被拯救的参与者,那一张张面若死灰的脸孔,以及众多首领压抑怒气的表情。 “陈,陈首领…这可以吗?” 三分之一参与者当中,有人还不敢相信他活下来,被免去了所有罪责,颤着声开口问道。 陈青河看去,说话之人是一名长相儒雅,面庞还带着惊恐的中年人。 “当然可以。” 陈青河肯定答道。 他目光又扫向身前众多首领,用这种举动询问在场首领的意见。 当然不管意见如何。 他回答都不会出现任何改变,若有不满的话,可以用实力让他屈服,这种做法就如众首领对付其他弱者一样。 你有意见可以说出来! 但你没有拒绝我的权利,因为我所说的话就是规则,就是铁律。 末世以来这种规则就是如此赤裸裸的弱肉强食,生存至今的幸存者,已经完全接受这种丛林规则,因为不能接受弱者已被相继淘汰。 活下来了! 再次得到陈青河的答复,这刻幸存下来参与者压抑着欢呼的冲动,一个个神色激动,沿着墙壁快步冲出会场。 莫邵华,白秩这批人是动作最慢的参与者。 不同于其他参与者,他们神色自若,平静地走出会场。 “大人——” 他们走后不久,印度人带着林水善来到会场。 女孩的到来引起了在场众多首领的注目,这小小身躯自从来到高岭机场以来,做出了太多令人震惊的举动。 这女孩第十架客机的制造者! 对,就是制造者。而非在原本客机基础上做简单改造,这两者的差别巨大无比,前者没有庞大知识与能力根本无法完成,后者只需要具备相应图纸,以及对应的基础知识就能够完成。 “清河哥哥。” 林水善手里拿着扳手,小脸上还沾着些许油污。 时隔数天以后再次见到陈青河,这令她喜悦不已,在听到陈青河要辛格带她过来,她就急忙放下手头的工作,迫不及待与辛格赶来。 “水善,你瘦了。” 陈青河伸手在林水善抚摸乌黑的发丝。 为了在短事件内赶制出第十客机,女孩几乎不眠不休,甚至连修炼都停止了一段是见,他能感觉到林水善的身体已达到负荷状态,但为了尽早逃到广陵城,即便疲倦也忍耐着。 没有抱怨,没有哭泣,没有不满—— 只是一如既往的默默工作着,用她行动为团队付出着。 林水善微微摇头。 从白海市到这里,虽然一路经历许多危险,但在人多场合她始终十分羞涩,唯有与陈青河独自相处,才会放开内心,展现自我。 所以虽然很想拥抱面前这个重新给予她温暖的胸怀,但林水善还是忍耐着,用小手的指头悄悄勾着陈青河小指,保持安静。 “陈首领,你这是?” 见到印度人带来林水善,项明华从这举动感觉到某种意义,便站出来问道。 “水善的能力,在场诸位应该清楚才对。” 陈青河说道。 林水善的能力? 不仅是项明华,诸如伊萨克、王海钟、齐冠砚这些高岭机场强者,也不得不承认林水善能力在机械领域的可怕。 通过废弃区布下眼哨,不少首领都知道第十架客机事到如今已经基本完成,正在做最后调试启动试验,不久后就能起飞升空前往广陵城。 但此时陈青河提及林水善的能力,这令在场首领疑惑不已。 “陈首领,你这是什么意思?” 项明华看着林水善,他已经隐约猜到陈青河的想法,但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代众人提问道。 “这次事件受损的飞机,水善会替大家尽早修复。” 陈青河宣布道。 修复? 众多首领听到此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很难想象说出这话的人是这霸道强势的陈青河,众人立即对陈青河所说的话起了怀疑。 没错! 以陈情感给予他们强势印象,绝不会做出这样损己利人的事情。 “陈首领,你此话当真?” 不仅是项明华充满疑虑,在场众多首领都怀疑陈青河此话的真正目的。 “自然是真的。” 陈青河看着项明华,反问道:“项明华你觉得,我有什么理由去欺骗你们?” 众人眉头紧锁。 在一番思索下来,确实如陈青河所说的,他似乎没有理由欺骗他们。 但要众人相信陈青河会这做出损己利人的举动,实在令人难以接受,所以虽然一部分人戒心减少些许,但警惕始终存在。 “水善,这个事情就麻烦你了。” 陈青河侧目看着林水善。 他不再多说,此事多说无益。换做这些首领力场去看,他同样不会相信自己所说的。毕竟结合他之前表现来看,如众人一样属于无利不起早,绝不可能干出损己利人之事。 “没事,清河哥哥。” 林水善乖巧答应下来。 虽然不理解陈青河的用意,但她不会拒绝陈青河的安排,她清楚这一定对团队有所好处,不然陈青河不会做出如此承诺。 “辛苦你了。” 陈青河抚摸着林水善的发丝。 以他性格自然不可能做出损己利人的事情。此事从表面来看确实损害到他的利益,弥补他人的损失,但这只是潜在表面,实际通过主动补偿损失的举动,他可以大大聚拢人心,缓和他过于霸道强势的印象。 人心在某些情况下,往往能起到出人意料的效果。 比如说在未来客机突围恶魔封锁,或是抵达广陵城之后,这些印象就能排得上用场。 当然要命令这些团队行事,还需要足够的价码! 正是考虑到未来种种,尤其在了解到广陵城状况,陈青河更为小心。 广陵城可不是高岭机场这些小地方! 那里可聚集着超过十万人的进化者,更有威力巨大重型武器。 所谓大型团队或许在其他地方能够耀武扬威,但在广陵城仅仅能够自保,还没有资格直面与广陵最大的政府势力谈判。 正是考虑到这种种,陈青河宁可牺牲小部分利益,也要扭转在机场众进化者心目中印象的原因。 但说到利益损失! 实际以他从印度人口中了解到客机受损情况来看,有了林水善能力弥补,这次维修损失对团队而言几乎小到可以忽略。 不过,却变相加重了林水善负荷。 这也是陈青河唯一愧疚的地方,但为了长远利益着想,他不得不做出如此决定。 “清河哥哥,水善能行的。” 林水善露出洁白小虎牙,微笑道。 见到女孩如此表情,陈青河内心只是更加愧疚,想着如何为她好好弥补。 “这陈青河比我的还要不简单…” 齐冠砚隔着黑压压的人头,看着抚摸林水善发丝的陈青河。在场众多首领当中,他是少数几个看出陈青河想法的首领。 或许这里绝大多数首领不知道广陵城情况,但他却非常清楚。 在广陵城有一条铁律! 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不管你的实力有多强,不管你的背景有多深厚,在人类生死存亡之际,众多人类需要你做出牺牲的时候,谁也不容许拒绝,不然就是人类的公敌。 即便如今已是末世,但谁说道德就无法绑架个人自由?而时下情况,能够以道德绑架他人,唯有诸如广陵这等的政府势力! 想要在广陵城享有特权,那必须依附于政府势力,若想要超脱政府定下规则,唯有庞大得令人忌惮的实力才有可能。 这不是个人实力能够轻易超脱! 而是需要一个庞大利益集团,才能在某些规则得到超脱。 陈青河目的正是如此。 这次主动维修仅仅是他,一次对抵达广陵城后的小小布局。

上一篇   第五十章 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