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一百零八公 - 末世重生者

第五十八章 一百零八公

陈青河霸道已深入人心。 第十架客机就是他的地盘,不论你身份是什么,不论你的地位如何高,不论你是否是进化者,只要在机内就要老实听命。 除了屈服别无其他选择! “过去再说。” 陈青河没有把话说死。 虽然王海钟确实对他具备有价值,但这还远远不能够让他冒着客机被恶魔发现的风险,改变航线前去救援。 收益与风险不成比例! 他现在肩头担负可并只是自一人,而是全机上下上千名幸存者的性命,绝对不可能为了他人去冒如此大危险。 不过,究竟如何决定还要看实际情况而定。 这齐冠砚是他在高岭机场为数不多,留有印象深刻的进化者。 相信对方也清楚他为人。 既然想要见他,那必然手里对他有一定吸引力的筹码。 “我倒要看看会是什么东西…” 陈青河和印度人穿过商务舱,却并没有前往更为拥挤的经济舱,而是通过客机改造时预留的快捷通道,下到客机货舱区。 片刻后,陈青河随印度人来到货舱区。 上百明一定医学知识的幸存者,正在为进化者处理伤口,这都是事先已安排好的事项,一切都按照预案进行着。 李朝年坐在地上,他边上一名护校在读的女学生,正在为他处理身上伤口,但回想到刚刚阻挡恶魔的凶险经历,仍心有余悸 “如果没有那么多空间能力者,我们可就死了…” 李朝年脑海对铺天盖地的恶魔,将高岭机场完全捣毁的画面还挥之不去,若非有足够觉醒空间系能力的进化者,能够用如接力一般方式将人带回客机,换做其他方法的话,最后的死伤情况绝对要远远于目前上网数量。 但话说回来,顺利逃回客机除了空间系能力以外,更多亏了陈青河言而有信,确实冒着风险把将客机开往预定的空域。 如果不是陈青河命人及时将客机开到预定空域,就算有再多空间系能力的进化者,也无法带着如此数量进化者从恶魔手中逃跑。 嗯? 李朝年忽然发现货舱安静下来,众人目光投向一道随印度人而来的身影。 陈青河! 他就在快捷通道的舱门前,似乎在等待着某人。 “他来干什么?” 李朝年不解疑惑。 “刚刚印度人曾过来了一次。” 赵昌盛缠紧纱布,说道:“这躺带陈青河过来,我看除了看看实际情况,多半是要和齐队有事要谈。” 他没像其他人一般要人包扎,伤势不重的他都由自己处理。 齐队找陈青河有事? 李朝年猜想着齐冠砚寻找陈青河的目的,他知道此批留在机场抵挡恶魔的进化者中,有几个人的能力能够长距离传递消息。 齐冠砚可能收到什么消息,这才不得不找上陈青河。 “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 李朝年心里祈祷着,事到如今还不容易从恶魔手中逃脱,正在前往广陵城的路上,他可不希望再有意外出现。 众人目光当中,陈青河和齐冠砚回到快捷通道。 哒,哒哒。 快捷通道内回响着脚步声,为了节省能源客机在不必要区域都没有安装照明装置,这使得整条快捷黑暗无比,没有一丝亮光。 “陈首领就在这吧。” 齐冠砚忽然停下前进的脚步。 “哦?” 陈青河在黑暗中看着齐冠砚,以他目前基因优化率,这黑暗环境几乎没有任何影响,“一路辛苦,齐队长不和我到驾驶室去喝一杯?” “不了,多谢陈首领你的好意。” 齐冠砚决绝陈青河的好意,他目前更关心是王海钟所在第一客机的情况,“我们还是说正事吧,事态比之前还要紧迫——” 紧迫? 陈青河从印度人那里只是了解到,维族人所在客机遭到不测,现在以齐冠砚的神色来看,似乎王海钟那边情况也开始恶化。 不过,这又关他什么事? 虽然以双方航线路径来看,其实他们距离并不算遥远,但陈青河对救援不可能松口。 “陈首领详细的我就不说了。” “我能告诉你,王队那边情况确实和你想象的差不多。”齐冠砚表情严肃,他没有透露更多关于王海钟方面的情况,只是证实了陈青河的猜想。 “齐队长,你这是在求人帮忙的态度吗?” 陈青河却摇头笑了,不将王海钟团队的情况说明,如何判断是否出手帮助,但他觉得这一手主导那停机场风波的幕后导演,没有感觉到他不愿意插手此事的想法。 “求人?” 齐冠砚说道:“陈首领你的为人我清楚,所以这不是所谓的请求,而是一笔交易。” 交易? 陈青河略微意外,因为身在客机的关系,他外放感知力一直在重点监视机外情况,客机内部他倒没有特别注意。 “这么说齐队长你是卖方,我是买方了?” 陈青河感知力分出一丝,悄然无息扫荡在齐冠砚身上,登时他从此人的胸口处感觉到一股与众不同的气息。 这股气息是恶魔! “对,只要您愿意拿出令我满意的筹码。” 齐冠砚从上衣胸口内,拿出一颗正在跳动的黑褐色心脏,说道:“那么这一颗恶魔心脏就是陈首领你的了——” “这?” 陈青河看着齐冠砚手中的恶魔心脏。 他可不认为对方认为一颗,等级最多与下族恶魔相当的恶魔心脏可以打动他。 “普罗斯,你和陈首领说两句吧。” 齐冠砚低头一看,手指略加气力对恶魔心脏轻轻一捏。 “陈首领你好。” 恶魔心脏发出恶魔普罗斯的声音,“我叫做普罗斯,伽略加人麾下一支飞骑小队的小队长。” “齐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青河也摸不清这齐冠砚的目的。 虽然不知道他如何将这恶魔小队的首领擒住,又拿出当作与他交易的筹码。 “没有特别意思。” 齐冠砚仍不没有仔细说明,开口道:“正如我刚刚所说的一样,这是一笔交易,而我手里普罗斯就是交易筹码。” 陈青河眯起眼,看向齐冠砚手中的恶魔心脏。 “陈首领。” 沉默半响以后,恶魔心脏传出普罗斯的声音,“我除了小队长的身份以外,还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身份。” 不为人知的身份? 陈青河被这番话勾起一丝好奇心。 “我普罗斯血脉浓度虽然不高,但却并非庶民出身。”恶魔普罗斯声音低沉,说道:“我来自恶魔世界的阿兹卡家族,我的家族在没落之前,曾是恶魔世界一百零八位大公家族之一。” 大公爵! 陈青河对恶魔了解远比齐冠砚清楚,自然知道公爵家族在恶魔世界的代表着什么。 一百零八位公爵,这是由恶魔始祖对公爵定下的名额,无数年以来不论哪位恶魔皇帝在位,都不曾对大公爵数量做过修改。 这也是为何那得到异蓝之石的恶魔辛普森,无比渴望令家族晋升公爵家族的原因。 想要得到皇帝陛下认可,成为名副其实的公爵家族,血脉浓度是最基本的条件,若是这点条件达不到的话,不要谈追求公爵之位的野心。 实际上,以陈青河对恶魔世界的了解,具备公爵级血脉的恶魔家族,其实以总量而言并不在少数,但却只有一百零八个家族有望爬上,这恶魔贵族金字塔的最高层次。 虽然陈青河并不知道,这普罗斯宣称阿兹卡家族是否真实存在过,但身具曾经公爵级恶魔的普罗斯绝非一般恶魔。 “根据我对恶魔的了解,每轮大公之位的竞争异常残酷,失败者下场往往都凄惨无比,灭族也是件寻常的事情。”陈青河面色肃然,一双黑眸闪烁精光,淡声说道。 “陈首领,您的情报能力令我的惊叹。” 恶魔普罗斯对陈青河所说惊骇不已,若非它亲自听到,绝不相信竟然有人类会如此了解恶魔世界的情况,尤其这是属于贵族间流传的内幕。 若非它曾身怀阿兹卡家族的血脉,以它目前身份远没有资格知晓这些秘密。 恶魔世界以千年为单位,展开一场历时百年的大公之位比斗,凡是满足条件的家族都有资格参与,竞争这贵族阶层顶端的权利。 “这陈青河……” 齐冠砚心底暗惊,原来他自信以摸透陈青河部分情况,只是没想到此人远比了解到还要深藏不露,竟然三言两语就说出恶魔世界的秘闻。 若非之前用能力探索过恶魔普罗斯的记忆,他对恶魔世界了解完全空白,而这陈青河却如此了解,这点远超他的想象。 要知道,如今地球可正在经历末世,为生存而拼死挣扎着。全部力量都用于抵挡恶魔,根本就没有多余力量反攻恶魔世界。 所以陈青河的情报来源令他震惊不已! “难道陈青河背后还有一支不为人知的团队?” “或是他以某种方法从执行官方面,得到了恶魔世界相关情报?” 齐冠砚不由得的猜想道。 但任凭齐冠砚智慧超群,也难以想象到陈青河是一位重生者。

上一篇   第五十七章 留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