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阿兹卡家族的财富 - 末世重生者

第五十九章 阿兹卡家族的财富

一时间,齐冠砚思绪纷乱,脑中浮现越来越多关于陈青河的各种猜想。 陈青河丝毫不知齐冠砚震惊,疑惑。 齐冠砚城府极深,哪怕内心情绪强烈波动,表面也没处一丝异状。 不过,陈青河兴趣都在这恶魔普罗斯身上,他感觉到恶魔的话还远未说完,如果只是所谓目前透露的前一百零八公的家族成员,那还远不够能让齐冠砚称之为筹码。 这个筹码必然对他有一定的利处! 陈青河安静等待着。 “陈首领,虽然我阿兹卡家族没落了。” 恶魔普罗斯默然半响,沉声说道:“家族实力远不如从前,我的血脉浓度连男爵家族也远远不如,但这只是表面现象而已。” 表面? 陈青河目光闪烁,从恶魔普罗斯的生命气息来看,他能确定这普罗斯只是混血恶魔,但它如此说一定有某种依据。 他便没有开口打断,只是安静听着。 “我普罗斯绝不能死。” “我身上还担负着振兴家族的使命,所以我愿意接受齐队长提出要求,而不知陈首领你究竟怎么看,愿意接受这笔交易吗?” 恶魔普罗斯突然向陈青河抛出问题。 “齐冠砚,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陈青河眯起眼睛看向齐冠砚,他不清楚恶魔所说的交易内容。 “陈首领,这一笔交易如果顺利的话,那么得到的好处一定超过你的想象。”齐冠砚话音一顿,开口说出一件物品的名字,“异蓝之石!” 齐冠砚抛出一个对进化者而言极具诱惑力的东西。 饶是陈青河这城府颇深的人,原来平静心境也在听到此物名字后,泛滥起阵阵波澜,一时间难以平静下来。 时至今日,进化药剂不再是秘密! 已经被越来越多的进化者熟知,甚至有实力强劲者获取进化者,以齐冠砚给陈青河的印象,对他能够知道异蓝之石并不感到意外。 况且,此人刚刚确认说过了,他曾命人搜索过恶魔普罗斯的记忆,能够知道异蓝之石这奇物实在在寻常不过。 若是不知道才有古怪,而齐冠砚说出异蓝之石,很显然这身为前一百零大公家族的恶魔普罗斯,能够带来一批数量客观的异蓝之石。 而且这批异蓝之石的品质必然不低! “你们说清楚点。” 陈青河不得不承认,他确实被引起了兴趣。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没有进化者会拒绝异蓝之石,这作为进化药剂的主材料诱惑。 就算对自身基因优化有限! 但若能得到手的话,却是一笔令人怦然心动的资源,某种意义来说异蓝之石相较于积分,在进化者间具有更强的购买力。 而且它的用处远不止这些,若你手里有一批数量客观的异蓝之石,那你可以结实到超乎想像的强大进化者。 当然结交意味需要有平等实力,不然就将引发进化者的窥视和恶意。 “陈首领,您既然清楚一百零八公爵位的内幕。” 恶魔普罗斯声音响起,“那么您应该知道这场绝味竞争的失败者下场如何凄惨。而我阿兹卡家族在当时即将衰败得失去爵位前,当时阿兹卡家族的先祖们就早已预料到家族末路,用了千年时间为家族重新崛起做好了准备。” 陈青河眼睛微亮。 这所谓的一百零八大公爵位争夺,实际上就是一场各恶魔借组上族直系的武斗,不过并非人类比武擂台战,而是武斗地点几乎没有规则可言,武斗地点也多在环境恶劣的极度危险地区,这是场没血腥残酷的生存战,为期有人类时间半年之久。 若是半年之期将满,幸存下来的恶魔家族超过一百零八个家族,那么皇帝陛下就将划定一块专门武斗区域,直至决出一百零八个家族。 然而,凡是失败者往往结局意味着该家族直系血脉,也是支撑家族强盛的上族血脉将彻底凋零,只剩下血脉混杂不堪的下族,根本无力守护大公爵家族的丰厚财富。 这阿兹卡家族必然在接连几次爵位竞争当中,参战上族血脉接连被消耗,而新生直系血脉又诞生缓慢,在几次爵位竞争终于被消磨掉最后一批上族血脉,失去宝贵大公爵位。 要知道,血脉浓度越高的恶魔繁衍越是困难! 贵族中男爵级的恶魔直系血脉诞生时间,一般以年为单位,再往上子爵级恶魔的直系血脉以五年到十年位为单位,伯爵级恶魔则是大多五十年以下,侯爵级恶魔诞生一名直系血脉,甚至可能需要百年左右的时间。 最为贵族顶端的大公爵,一名直系血脉诞生时间最少最少以百年计算,甚至恶魔历史上曾出现过超过千年才有直系血脉的大公爵家族。 恶魔这类生物的寿命长短不一,短的甚至远低于人类,长的则是人类数十倍之多。 “普罗斯。” 陈青河瞥了一眼齐冠砚,见他神色淡然没有一丝多余情绪流露,他便看着恶魔心脏,问道:“你确定要和我这样一名人类交易?” 恶魔与人类早已经到不死不休的境地,若非哪一方先倒下灭亡,不然彼此间仇恨已经无法缓解,而这普罗斯竟然要与人类交易! 可见这恶魔不仅极具野心,更是不择手段的家伙,凡是可以利用的,哪怕是魔鬼也愿意尝试。 “人类又如何?” 恶魔心脏传出普罗斯沙哑的声音,“只要我阿兹卡家族能够重新振兴,回到在家族衰败后无数先祖祈祷的一百零八大公之位,那我普罗斯愿意向魔鬼卖掉我的灵魂!” 陈青河能够从恶魔普罗斯话中感觉到它的决心。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这恶魔普罗斯如今不过是衰败家族的一员罢了,只要能够成功振兴家族,哪怕是改变家族一些窘境,与人类交易又何妨? 不过,以他对恶魔的了解,凡是恶魔大多都是极端自私。很显然这普罗斯如此无所顾忌,大概心态仍不屑于人类,认为哪怕与他们合作也不可能动摇恶魔世界一分一毫。 “齐冠砚你想我做什么。” 陈青河的视线从恶魔普罗斯身上移开,现在不是了解更加详细情况的时候,而是要先行解决王海钟方面的问题。 时间宝贵! 他知道王海钟方面情况不妙,若是任由时间拖延下去,情况就将演变到无法挽回的地步,那么就会为这笔交易凭添不少变数。 陈青河绝不会让此类情况发生。 他既然决定了交易,那么就要做到完美。 “陈首领,你要做其实并不难。” 齐冠砚微笑,他就知道陈青河不会拒绝这笔交易,缓声说道:“我已经有一套可行又安全的计划,你只要先命人让客机接近王队那边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 陈青河对齐冠砚的要求有些意外。 不过,他还是会选择照做,虽然他对此笔交易已经有了想法,但还在没有确认恶魔所说的真实性,他提供帮助是有限度的。 这齐冠砚显然知道无法短时间取信自己,所以才提出这并不算过分的要求。 “没错。” 齐冠砚掂了掂手里的恶魔心脏,笑道:“到时候,普罗斯先生将出面为我们解决问题,保证不会有问题波及到陈首领你的客机。” 陈青河凝神看着齐冠砚 说话这里,齐冠砚目光看向手里的恶魔心脏,“普罗斯先生,你说对吧?” “齐队长,你尽管放心好了。” “我会按照之前定下的要求去做,不会对你和陈首领带来任何不必要的麻烦。” 恶魔心脏传出普罗斯保证的声音。 “这样就好。” 齐冠砚将恶魔心脏重新放回胸口,说道:“大家都要有契约精神,这样不管对普罗斯你有好处,对陈首领他也是有益处。” 他现在庆幸当初没有杀死普罗斯,不然不仅错过这阿兹卡家族留下的巨大财富,更会失去陈青河这实力可靠的助力。 “齐队长,你的话我明白。” 恶魔普罗斯声音响起,在被齐冠砚收入胸口的时候,便彻底安静下来。 当初被死敌布里诺安排到前线,它普罗斯便随带领小队第一批攻入高岭机场。而正是在这次攻击当中,它被齐冠砚毁掉肉身,若非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求饶,又在随后点明自己的身份,那么它普罗斯已随其他下属全灭在人类战士手中。 “齐队长,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陈青河看了一眼齐冠砚,大步向驾驶室走去。 “陈首领,那就麻烦你了。” 齐冠砚目送着陈青河的背影远去,他一双黑眸闪烁着亮光,转身向货舱区走去,脑中思索着接下来营救计划的详细步骤。 王海钟方面情况十分糟糕! 已经有一批恶魔发现他们的踪迹,光学迷彩也失去了保护作用,正拼死与恶魔战斗,竭尽全力保护客机的安全。 正如陈青河担心一样,营救王海钟时间所剩不多了! 不过,有了这恶魔普罗斯,他有信心不费一兵一卒,就能解除这场危机。

下一篇   第六十章 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