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出面 - 末世重生者

第六十章 出面

不久以后。 一道广播在整架第十客机响起,众多幸存者从声音辨认出广播人的身份。 陈青河! 第十架客机的首领。 “我是陈青河,目前客机正将在改变航线,稍后可能出现颠簸,请注意保持秩序,我不希望在我的客机内有混乱发生。” 广播内容十分简短,在通知完毕后陈青河就关闭了广播,但却并未立即关闭广播电源,使得机舱响着沙沙的电磁噪音。 不过,此刻无人在意这些! 陈青河突然通知如一盆凉水泼在众人心头,什么叫做航线改变,就算这架可以属于你陈青河没错,也不能肆意妄为,虽然众人不清楚陈青河有何目的,但还未脱离恶魔追击情况下,突然改变航线绝不是意味着好事。 这第十客机幸存者性命可不属于你陈青河的,没人有义务随他去冒险。 性命攸关下,纷乱猜想在众幸存者心中浮现。 有激进的幸存者,甚至高喊出要亲见陈青河,质询改变航线目的。 不过,这类人往往没多久就冷静下来了。 尤其以商务舱最快,能呆在此舱多是较为实力的进化者团队,有首领在场情况下,凡是脑袋发热的人立即回想起,曾违反陈青河规矩的倒霉蛋,被扔出客机的事实。 敢吗? 至少身在商务舱的幸存者,无人敢冲入头等舱,暴力进入仅一门之隔的驾驶室。 陈青河恐怖,这里人有明确概念。 相反经济舱就较为混乱了,不少头脑发热的幸存者,囔囔着要去见陈青河,目前不久后就将抵达广陵城,这里可没人愿意在此时冒险。 但这类人刚所有行动,就被进化者拦下,而要是有暴力反抗的幸存者,则以暴力方式强制让人迅速冷静下来。 这帮人脑袋发热,进化者可相对理解多了。 他们可不会眼睁睁看着混乱扩大,演变到最后无法收拾的地步,那样不仅损害到他们利益,更会拖累经济舱的整体利益。 这架客机的主人是谁,他们还没头脑发热到忘记! 此刻,货舱区反倒是最为平静。 唯有短暂议论出现,但却没有混乱发生,货舱区人员整体素质仅次于头等舱,更有一批实力不俗的进化者坐镇,被派来治疗幸存者的人员结构较为单纯,没有经济舱那样复杂混乱。 “昌盛。” 李朝年喝着葡萄糖饮料,看着快捷通道的舱门,向身边赵昌盛问道:“齐队神神秘秘带着曹德旺离开,到底是去做什么?” 陈青河广播他们也听了,但出于对此人的了解,他们倒没有其他人那般激烈的反应,只是更倾向疑惑,不知改变航线的目的。 “我猜应该是关于王队事情。” 赵昌盛也目睹到了齐冠砚带人离开,但他知道远比李朝年更多,就在王海钟消息传到齐冠砚耳边的时候,他曾听到一些。 虽然只是少许消息,但他能感觉到王海钟方面情况不秒,这也是之前为何会找来陈青河的原因,赵昌盛是如此推测的。 “曹德旺一个变形能力者,另外一个岳春生能力则是幻想制造,还有其他几个不是团队的进化者,他们究竟哪里对齐队有用处了。” 李朝年也不完全认识,那批被齐冠砚带走的进化者情况,而这次齐冠砚没有叫他们这些“自己人”,却叫些外人这令他疑惑不已。 赵昌盛却觉得这些进化者,一定与齐冠砚俘虏到的恶魔有直接关系。 就在两人猜测的时候,远在驾驶室内。 “这齐冠砚原来打着这种主意。” 陈青河从驾驶室装配的监控屏幕中,看到位于货舱区第二舱门的齐冠砚,此人正和十余名进化者呆在一起。 除此之外,最为显眼还是就站在于舱门前一道身影,那是恶魔普罗斯,此时它已经从心脏状态重新再身出恶魔身体。 恶魔普罗斯安静站着,对周围进化者目光全然不在意,它脸上没有一点凶暴神情,就这样赤裸—身体站立不动。 这颠覆恶魔印象的态度,引得周围进化者不断投来目光。 齐冠阳“驯服”一名恶魔! 更重要的是此人竟然要利用恶魔,解决正遭到恶魔追击的王海钟团队,这计划在他们听来简直过于疯狂,不可思议。 十余名进化者神色骇然。 除了少数几人齐冠砚的队友以外,其他进化者一个个都不想卷入此事,在联想到陈青河之前的广播内容,众人都意识到此计划也有陈青河身影,虽然不知道齐冠砚如何说动陈青河,但看来他们这批被叫来进化者不太可能抽身离开。 监视屏幕内,齐冠砚述说着他的计划。 周围进化者却一个个脸色阴沉,若不是想到此计划有陈青河的身影,他们可能早就转身离开,不愿掺和此事。 王海钟与他们没有一毛钱关系! 他机上就算有少数人,或许是他们当中的朋友熟人,但那又如何? 好不容易从恶魔手下幸存,这里可没多少人真心愿意再去面对恶魔,尤其是数支队恶魔小队,又是在不利人类的空中区域,这危险完全可以想象。 光是危险问题就不说了,还有身边这名来历不明的恶魔,即便齐冠砚一再向他们保证,但作为致使人类陷入动乱的最大敌人,要他们去相信恶魔愿意诚信合作,这简直天方夜谭。 排斥,排斥! 绝大多数进化者脸上已经将意见,毫不掩饰的反应出来,他们或许会畏惧陈青河,但齐冠砚却远没有资格令他们恐惧。 这次被叫出来也是纯粹给齐冠砚面子! 而现在绝大部分进化者已经受不了,继续在听这个疯狂的机会。 “齐队长,你说够了吧。” 打断齐冠砚说话的是一名,额头缠着纱布的中年进化者。 众人目光朝中年人看去。 虽然其他人没有发作,但当众不少人都支持中年人的举动,虽然齐冠砚不是那陈青河,但在场进化者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这样赤裸裸得罪齐冠砚。 毕竟齐冠砚实力或许不如陈青河,但也远胜过他们这里全部人。 “杜浩波,不知你有什么意见?” 齐冠砚并没有因被打断而表露出阴色,他嘴角仍挂有笑容,令在场进化者根本不能从他表情,捕捉到一丝他此刻真实情绪。 “齐队长,我这人脾气比较冲。” “现在大家在想什么您应该清楚,要让我们冒险去救王队长这是不可能的,关于这一点想来您也明白才对。”杜浩波深吸一口气,将心里话说出。 他就是这样一个压不住情绪的人,哪怕是身处末世,也难以改变他这点性格。 不说出来,他就不痛快! “哦,你们瞧瞧倒是忘记把这事说了。” 齐冠砚一副恍然想起某事的表情,他抬起头望向那安装在死角处的监控探头。 众人不知齐冠砚又在打什么注意。 “在场诸位,不会认为出手帮忙没有报酬吧?” 齐冠砚笑道。 报酬? 杜浩波等人可不相信齐冠砚能拿出什么令他们心动的东西,就算能够令他们行动,但又有什么报酬比得上性命更重要。 经历过一次生死危险不久的他们,实在不愿意在去涉险。 “诸位你们是误会什么了?” 看到杜浩波等人的表情,齐冠砚摇头道:“请诸位出手的报酬并非出自于我,而是这架客机的所有者陈首领。” 陈青河!? 众人心底一惊,不少人表露出质疑神情。 以他们对陈青河的了解,可不认为那等强势霸道的强人,会如齐冠砚拿出报酬请他们帮忙。 “陈首领——” 齐冠砚对着监视器的方向,喊道。 众人顺着齐冠砚视线的方向看去,也发现了监视器的存在,心里质疑一下锐减不少,原来那陈青河从他们来到开始这里就在暗中旁观。 客机驾驶内,陈青河眉头一皱,看到监视屏幕内齐冠砚那眼神,就不由得摇头道:“这齐冠砚明显是要出面解决。” 不过,他不得不按照齐冠砚想法去做。 这笔交易若不付出的话,他绝不可能拿到足够的利益。 况且,打发这十余个进化者的代价,他并不是支付不起,相反在掠夺高岭机场众多进化者团队资源后,这点代价对他而言就是九牛一毛。 “诸位,我是陈青河。” 陈青河按下齐冠砚所在货舱区的广播开关。 顿时,他的声音回响在杜浩波等进化者的耳畔,这熟悉的声音立即就让他们,确认就是陈青河他本人无疑。 这可是第十客机,相信无人敢冒充陈青河! “诸位这下应该放心了吧。” 齐冠砚目光扫过面前的进化者,说道:“有陈青河出面担保,相信事后报酬一定让诸位满意。” 十余名进化者彼此相视。 虽然陈青河出面担保了,但这报酬满意是否却是另外一回事。 “时间不多。” “我给诸位一分钟时间好好考虑。” 齐冠砚知道在场进化者心里的顾虑,给他们一定时间进行考虑。 一分钟虽然很短! 但这是目前可以挤出的极限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