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人车 - 末世重生者

第六十八章 人车

公路一旁山林中逃窜的进化者,纷纷发现黑火当中,恶魔在血脉力量保护下逃出,虽然距离较为遥远无法看清恶魔状态,但那惊恐逃窜速度可以看出,恶魔必然处于极端恐惧中。 “说不定最后还是真被这家伙将客机护进广陵城。” 纪常青身影消失在山林前,最后想到。 人类防御圈只是针对恶魔,类似客机这种闻名产物,如果不妨碍据点防御的话,没有进化者会主动攻击,甚至驱离。 不过,在纪常青看来陈青河真是倒霉! 偏偏在恶魔狩猎日逃来广陵城,要是非狩猎日逃来广陵城,即便有一定危险,也绝对不可能短时间遇到如此多恶魔,甚至与恶魔贵族发生恶战。 但不得不说恶魔狩猎日根本没有准确规律可循,即便因执行官任务潜入恶魔兵营的进化者,也难以将情报时时传回广陵城。 …… 与此同时,广陵城最后防御圈。 这是距离广陵城约十公里的西边区检查站,平日里大量幸存者都由类似西边区检查站进出广陵城,但幸存者以四处检查站中西边区最为活跃,原因是此边区附近最近挖通一条隧道,可供大型车辆运送物资进入广陵城。 虽然距离广陵城有十公里之远,但在西边区向城区方向望去,可以看到密密麻麻金属建筑,给人感觉犹如一座由无数金属积木堆积而成的要塞化城市。 仅仅两个月过去,这座曾经经济发达沿海城市已彻底被改造为一座战争要塞,一切以抵抗恶魔为设计,内部生活着数百万的普通民众。 ——哔哔。 车辆不停往来于隧道与西边区检查关口,其中能看到不少进化者专配的战车,跟在某辆团队货车后头为期护航,甚至有幸存者往车窗探头看去,能发现车内不少进化者身上都带着血迹。 数百万人每日消耗都达到一个天文数字! 进化者被强制参与防御以外,更有一大部分外出收集物资,虽然广陵城税收极重近乎达到五五的比例,但广陵城秩序与安全却让更多进化者选择留下。 虽然进化者生存力极强,但不少人亲朋好友却都是普通民众百姓,他们无法跟随进化者在危机重重的废墟中生活。 稳定,安全! 这就是广陵城最大魅力所在。 政府军方作为最大秩序维持,更为了人类繁衍,即便最普通民众每日都能领取到勉强能够维持人类存活的食物。 西边区,每日都有不少普通幸存者聚集,此处除了重要物资通道以外,更是不少普通人讨生活的重要场所。 每日除了大团队进出边区以外,更有不少小型团队出入这里,甚至是由普通幸存者组建物资小队,大型团队与这里讨生活幸存者几乎没有交集,唯有小型团队和普通人组成物资小队,才会频繁于这些幸存者接触。 边区的官方规矩是以五比五方式收取抽税,但规矩往往有漏洞可循,比如若是身上携带不超过三百克重物资,就可以无需检测进入城内。 这里活跃大部分幸存者,都是靠着类似水—客方式赚取报酬。 不过,也并非人人都能在这此处讨生活! 边区也有它一套独特的成熟关系网,这里每个幸存者或多或少都有自己手段与背景,避免被关卡守卫驱赶。 这里运作规矩已经是公然秘密。 虽然不同边区关系网各有不同,但规矩却都是近乎相同,甚至在边区讨生活的普通幸存者得到一个‘人车’的称呼。 王建书就是这样一名在边区讨生活的普通人车,但几日与以往有很大部分,西边区大批像他这样普通人车,在一小时前被各自上级车头召集在边区停车空地内。 总共有两千人之多! 甚至人车速度还在不停增加当中,停车空地聚满了人车。这种异动甚至引起几支正巧补充物资回归的大型进化者团队注意。 王建书站在人群当中,他不出彩的五官让他在上千人中看起来并不引人注目,与同伴李剑站在一起。 “东边的人也都过来了。” “我的乖乖,阿剑今天到底出啥子事了?弄来这么一大帮的人过来。” 王建书与好友李剑交谈着,他们与被召集在此处的其他人车一样,对今天雇主充满了好奇,纷纷猜测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大手笔,竟然说动了东西两处边区车头们调动关系,将如此多人车集中在一起。 “我听志杰似乎有进化者联络了东西两边的大小车头,说是有一笔大买卖要交给他们。” 李剑是个北方男人,比边上的王建书整整高了一个脑袋,而且他的双臂粗壮,显然在末世以前从事有关体力的工作。 “大买卖!?” 王建书眼睛一亮,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听说过大买卖了,没想到突然被车头叫来竟然是一庄大买卖。 随着通往广陵城的各主要道路,被恶魔大军包围,成功赶到广陵城的进化者团队逐日减少,甚至连他们工作也受到影响。 以前做满15个小时的人车,可以轻松养活一家五口,甚至还有一定结余,但如今随着外来团队减少,他们生活不仅日渐困难,甚至为了生存竞争愈发激烈,渐渐往恶性竞争的趋势发展。 虽然所有人车都明白! 若是报价越来越低损害的是所有人利益,但架不住越来越多幸存者通过车头关系,加入他们这一行成为新的竞争者。 你开一盒两百克重的饼干,别人就开你的三分之二,甚至是一半报酬。 但边区这条灰色链条当中,扮演类似中间人角色的大小车头,以及利用权利默许守军无视的政府管理,他们的利益却丝毫不受到影响,相反收入逐步增长,唯有他们这样毫无背景可言,更没有渠道底层人车受到极大影响。 谁都想要更好一点! 王建书也是如此,他琢磨如何成为梦寐以求的小车头,乃至大车头的时候。 他所在人群却突然骚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