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公事公办 - 末世重生者

第七十一章 公事公办

柯振压抑着心中不安,随人向客机走去。 客机迫降成功之际,周围准备已久的人车就向客机靠去,他们工作内容早从各自车头口中得知,要为数十支团队运送物资。 数十支进化者团队,这绝对是边区简称以来排名前列的大单子,由于每人只能携带200克的物资,靠着蚂蚁搬家式的运送最少需要人车,不眠不休运送数十小时以上。 但某些不可分拆大型物件却无法绕过边区检查,抽税是在所难免的。 不过,这不是王建书这些人车们考虑范围。 “卡兹——” 客机货舱的舱门打开,一部分具有叉车操作经验的幸存者早已安排就位,有序在指挥人员引导下装卸货舱物资。 迫降成功不过数分钟过去,两架客机内幸存者就已投入工作,这效率和人员素质要远远超过绝大部分幸存者。 登上两架客机的幸存者,尤其是男性幸存者其中的绝大部分可都算是普通人中的精英,才会具备如此高效的行动力。 不过,装卸物资幸存者只是不起眼一角场景。 此时空地上引人注目是大批随客机而来的外来进化者,其中最为惹眼便属之前当众为客机减速,协助迫降的年轻人。 陈青河! 王建书这些人车忙碌中,也分神留意着此人。 陈青河被钟海通等人包围着,愉快交流着,但他们却发现一些不寻常之处,如周围几名进化者和军方人士一脸凝重。 “这人好重的煞气!” 李剑瞳孔一缩,他只不过远远看着陈青河,浑身汗毛就不自然的竖起,声音干涩道:“他一个人煞气就相当于周围十几个进化者,这人究竟杀了多少恶魔和怪物?” 煞气? 王建书一脸凝重。 他这个生死好友可不是普通人,末世以前曾在地下打黑拳讨生活,所以对血腥味非常敏感,可以想象这年轻人一路来杀了不计其数的恶魔和怪物,不然绝不可能产生光是让人看上一眼就胆寒的恐怖煞气。 若是心理素质差的幸存者,被这种人眼神扫住,或许就会生生吓晕过去。 就连李剑这样普通人都能感觉到陈青河不同寻常,何况杀过不少怪物的军人,以及连烈这些具备感知力的进化者? 连烈一脸凝色。 他身边几个一同而来的进化者脸色也极位难看,虽然陈青河并故意没有针对他们,但结束一场疯狂杀戮,身上散发自然散发煞气就令人忌惮无比。 而且散发煞气不止陈青河一人! 虽然其他人煞气要远弱于陈青河,但陈青河身后方十几个进化者个个都是煞气逼人。 强者! 一个个都是不简单人物。 “钟海通有了这批人支持,那以后处境就不妙了。” 列烈虽然表扬维持着假笑,但他的笑容却是相当不自然,他已经能够预想到未来死敌钟海通有了这批强者支持,自己必须与其他两家中介联手,不然四家平衡就彻底打破了。 他绝不会给钟海通个个击破的机会! 既然未来彼此撕破脸的情形已经无法避免,那就根本无需再给对方面子。 列烈目光向柯振扫去。 嗯? 柯振看到列烈的目光,心中一动便明白对方目光暗含的意思。 这连烈是想要他动用权利难为这陈青河? 不过,柯振没有立即做出回应,他虽然并不了解陈青河等人过去,但他并不是愚蠢,只要此人还没明确标识力挺自己的老对手,那么他就还有争取此人支持的机会。 虽然这个机会此刻看来并不多! 但如果不尝试一下就贸然照列烈意思去做,实在太过可笑。 虽然他需要连烈支持,但他柯振好歹也算是广陵城军方势力具有一定地位,难道只要随便一个稍有势力进化者对他暗示,他就要按对方意思去做,那么身为西边区管理的他算什么? 岂不是一条对人言听计从的“哈巴狗”! “陈首领。” 柯振深吸一口气,看着陈青河说道:“等下有幸邀请你这样一位强者共进午餐吗?” 共进午餐? 陈青河看向柯振,之前钟海通介绍的时候,他知道柯振的身份。 西边区副总管理,手握边区税务事物的军方人士! 如果与此人相交的话,那么进城可以减去一定程度的政府税收。 一个值得结交的人! 对于自己具有好处,陈青河是介意与此人去吃一顿便饭的,但他却没有立即答案下来。 因为柯振此话一出后,现场氛围立即变得微妙起来,不仅是那钟海通死对头的连烈神色出现变化,同为总管理的莫文神色也是如此。 连烈是眉头紧皱,极力压着自己怒气般。 在此人边上的莫文则是一脸愁意,似乎在忧虑什么,就连边上莫邵华都有面带忧色。 陈青河虽然不知道具体内情,但在他感知力下,在场的幸存者也好,进化者也罢,所有人情绪都处于他的监视之下。 “陈首领?” 见陈青河迟迟没有答应,柯振有些不悦。 就算他亲眼目睹了陈青河实力,但他自认为只要自己身份是西边区总管理一天,那么面前即便是巅峰进化者,他们双方地位也是平等的。 广陵城可是由政府军方主导的地方! 在这里可不比聚集地区域,秩序规则完全由拳头大的进化者决定。 广陵是政府军方的地盘,再强进化者也要听从军方安排,如有不满就立即离开广陵,再者若做出过激举动,甚至以背叛人类的重大罪名处置。 陈青河看向钟海通,这里内情他所知不多,但是相信此人必然清楚内情,而以钟海通智慧会替他解除目前情况,做出最有利于他的决定。 “柯总管事。” 钟海通暗暗点头表示自己明白,随即看向柯振说道:“我早已经为陈首领准备好一场接风宴,所以真是抱歉。” 虽说不是本人拒绝,但柯振却十分不悦。 钟海通和陈青河亲近关系,通过刚刚见面时的对话,他已经能够想到,虽然说以两人关系钟海通为其准备接风宴说得过去。 但他不傻! 如果早有这一场所谓的接风宴约定,那么陈青河本人为何刚刚不拒绝他? 很显然,这陈青河不愿与他打好关系。 “抱歉,柯总管事。” 陈青河略带歉意的说道。 他知道柯振对他发出邀请目的绝不单纯,但与钟海通从白海市开始到现在广陵,他更相信钟海通,而不是一个见面不到十分钟的陌生人。 即便这个陌生人有着普通人看来不凡的身份,但在他眼里却什么都不是。 前世,他就在广陵城生活了一段不短时间! 这里规矩是什么,他可比柯振要清楚了解,即便对方因为此事想要难为他,但以他经验将其化解也绰绰有余。 柯振脸色阴沉下去。 对比他的反应,一边的列烈和莫文却有目光有喜色闪过。 他们一个想着柯振没有被争取过去。 一个则是想自己竞争副总司令希望没有破灭,陈青河还有争取的机会。 “陈首领,既然如此那也没办法。” 柯振深吸一口气,说道:“毕竟钟楼长与你有约在先,此事是我唐突了,但是……” 嗯? 陈青河眯起眼睛看向柯振,他已经感觉到此人真实情绪变化。 “我想陈首领应该清楚我的身份——” 柯振话音一顿,他视线就移向忙碌的客机舱门,说道:“作为负责税收的西边区总管事,我很难对眼前有碍规则情况漠视。” 通过刚刚一次邀请,柯振就断定有了钟海通存在,莫文最后必然会得到陈青河的支持。 这绝非他胡乱做出判断。 若换做是他的话,宁愿不要一个牵扯多方势力的边区副总司令,而要一个只与少数势力牵扯的边区副总司令! 与势力牵扯越多,这个副总司令对自己支持力度越小,甚至面临多方势力冲突时,必然会优先保证自己利益,选择对于任何一方都采取不偏袒的中立处理方式。 而一个只与少数势力牵扯的边区副总司令,则没有这方面问题,支持力度必然更大。 他能够看清眼前情况,一个团队首领会看不清? 所以既然不是朋友,那就是敌人! 对于敌人,他柯振处理方式与列烈一样,那就是打压为难,尽可能削弱对方的实力。 税收就一种极好削弱方式,而且还不会被人抓住把柄。 他这是在公事公办! 如果陈青河答应他邀请,那么此时为难就绝不会发生。 可惜,没有如果。 “老柯,你想要干什么?” 莫文看向柯振,他是在场第一个发出不满的人。 作为柯振的老对手,他自然明白此时情形,知道想要争取到陈青河,那么就将自己态度表现出来,让他知道若是自己当上了西边区副总司令,将有远超过柯振的支持力度。 “老莫,这事给不了你面子。” 柯振微微一笑,看着莫文说道:“我现在是公事公办。” 公事公办? 在场的人一个个都是人精,谁能看不出柯振明显为难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