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请相信我 - 末世重生者

第七十二章 请相信我

众人目光却很快从柯振,转移到陈青河身上。 列烈也好,随陈青河而来的高岭机场进化者也罢,大家都想看看他如何处理此时难题。 “公事公办?” 陈青河却没有表露出在场人士想象中不悦神色,反而嘴角上扬笑容微笑,似乎完全不在乎柯振公事公办的威胁。 “陈首领,别见怪。” 柯振见陈青河反应,就意识到此人比他所想的城府要深,便用一副正义凛然的口气,开口道:“为了维持广陵这座人类最后要塞都市,任何人在规则面前都没有例外,不论是我,或是你,还是其他人——大家都是平等的。” 平等? 陈青河虽然对柯振这番话不屑至极,但不得不说他找不出一丝漏洞。 “曹中平。” 柯振不再废话,张口就叫来最受自己信任的税收执行队长。 “首长!” 一身军官服的曹中平由人群中走出,他挺直腰板,对柯振做了一个军礼。 “现在带你的人去把这里公然违法者都抓起来。” 柯振神色严肃,根本没有一丁点玩笑的意思,命令道:“十分钟内,我不想在见到这里还有一个违法分子存在。” “是,首长!” 曹中平挺直身子,高声道。 顿时,原来一副看好戏的车头们幡然变色,没想到情势变化如此之快,转眼几个大人物交锋就波及到他们这些小人物。 人车被抓,他们信誉必然会受到打击! 但这又能如何? 他们这些人对普通人来说或许已经算是小有地位,但与这里随便哪个进化者一比,就仿若蚂蚁与巨像般的差距。 面对这些大人物,一个个车头都明智选择闭嘴,忍耐满腹的焦急与怒气,他们清楚只要敢在这时候出声表现一丝不满,那么柯振的怒火就会立即转移到他们身上。 面对堂堂西边区总管事! 他们这些仰仗鼻息“蚂蚁”根本没有抗议权利。 “白欢、林森、季德明——” 曹中平转向一队士兵,对里头副队长一一点名后,然后分配任务。 从始至终陈青河一句未说。 在场人都感觉到陈青河异常镇定,似乎就像在等曹中平收税一样。 柯振眉头皱起。 正要看好戏的列烈,内心愉快也因陈青河震惊而迅速消退。 “这一点把戏就能难为住他?” 在场唯有了解陈青河部分底细的钟海通,知道他的镇定来源,或许柯振公事公办对其他人有着一针见血的效果,但陈青河却根本不怕这所谓税收。 “嗯?这群征税兵过来干吗?” 正拿着一包泡面下来的王建书,就看到大队征税兵向他们走来,这架势一点不是来维护秩序的,反倒是找茬一般。 在看不远处一帮车头难看脸色,不少人车都和王建书意识到情况发生变化,显然在他们准备运送物资的时候,几方人似乎和西边区总管理发生冲突,导致公事公办到来。 “快逃!” 不少人车放下手里东西,转头就像边区关卡逃去。王建书和李剑就是第一批反应过来的人车,他们不顾一切狂奔。 做了不短时间的人车,他们深知若是因此时被税收队逮捕,那么结局很可能就是死路一条! 如今末世环境下,更种物资极其匮乏,即便有监狱也没有闲饭去养活闲人,一旦因触犯法律轻者就是肉体惩罚,重者就是死刑! 尤其是与税收发生牵扯,那么罪责就可重可轻。 如今看西边区总管理亲自下令的架势,他们有可能因大人物矛盾而被处以死刑。 “我不想死!” 王书建紧跟在李剑身后。 顿时空地大乱,人车仓皇逃窜着,甚至有士兵准备开枪。 见到此番情景,那些跟随陈青河而来的进化者团队首领,一个个也都急了,人车若是被抓的话,那么岂不是说他们要被政府征走团队一半的物资。 一半! 这就如吸食他们血肉般。 “陈首领。” 一堆进化者团队首领慌忙来到陈青河身强,希望他出面解决。 “老柯,何必让人开枪?” 莫文看不下去了,强忍怒气说道:“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普通民众。” “手无寸铁?” 柯振一笑,他朝疯狂逃窜的人车看去,这些人当众有极少部分竟然拿出匕首之类的武器,试图以此作为威胁进行抵抗。 但回应这些人车却是一颗冰冷的子弹! 砰,砰—— 枪声响着,每一次枪声都意味着一条生命离开。 莫文脸色难看,他只能歉意看着陈青河。 事情到现在这一地步,他知道就算是自己也无法敢于了。 做在他这个总管理位置,虽然职权颇大,但先提一切必须遵循规定而来,如今已经有人车拿出武器,那么就不能以平民对待了。 凡是反抗政府军方就是暴力抗法者! 以乱世用重罚的原则出发,凡是暴力抗法者那就是敌人。 他这个负责安全秩序事务的总管事,此刻所能做到只有漠视,然后让关卡守军放人逃走,除此之外他无能为力。 “陈首领…” 越来越多首领来到陈青河身边,他们当中以小型团队首领,还有普通幸存者团队的首领最为焦急,本身物资就不多的他们,若是被政府生生抽走一半税,那么整支团队可能因此而分裂。 越是弱小团队被抽税的影响越大,但即便实力强劲团队也难免伤筋动骨,只不过因其实力雄厚可以在短时间恢复,而弱小团队则极可能因此一蹶不起,更会导致内部矛盾爆发。 “柯总管事,你真要把事情做绝了?” 陈青河淡淡扫了身边一群首领几眼,他脸上却没有喜怒,转头看着柯振。 做绝? “陈首领,我是维持稳定西边区的高层之一。” 柯振微笑,说着冠冕堂换的话,“对于不法分子,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我除了公事公办以外,没有其他选择。” 众首领心凉了半截,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陈青河。 “我明白了。” 陈青河心里冷笑,表面却没有情绪反应。 这柯振既然想和他公事公办,那么就别怪他了! 有人想踩他,为难他。 不管是重生前,还是重生以后,他的一贯作风就是强势回击,而且力度更凶,更霸道,让对方彻底害怕恐惧。 “你们相信我吗?” 陈青河看向众首领,问道。 相信? 虽然不知道陈青河为何问此问题,但能登上客机的众首领不一定个个都是精明狡诈,但也不可能那种愚蠢,智商为负弱智。 他们明白若想解决此事必须信任陈青河! 或许在未了解陈青河前,他们当中还有不少会有顾虑怀疑,但经过高岭机场的几次事件,以及这一路来陈青河表现。 众首领对陈青河有种盲目信心。 “陈首领,我们相信你!” “您想要做什么,我不会有意见的!” “……” 众首领齐声说道。 陈青河微微点头,他随即翻出空间手环,说道:“那么大家的物资就暂时放我这里,等进城以后再还给你们。” 放? 众人一怔,随即视线集中在陈青河空间手环上。 “这家伙不会打算把物资全部装进空间储物内吧?”连烈看到那枚空间手环,心里忽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然而不只他一人!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不由得这么想到,但却明显分为两种反应。 第一种是如连烈和柯振这样广陵人,更多是在怀疑,疑惑。 第二种则是如钟海通这样了解陈青河底细,知道他空间储物不是凡品,内部空间远超一般进化者拥有的空间储物。 光是陈青河的空间储物就有足球场大小! 或许一次无法运完两架客机的物资,但他身后团队还有另外两枚空间储物,储物内部的空间大小同样是极气巨大的。 众首领都露出恍然神情。 刚刚因为事发突然,他们这才一个个都慌了神,没有联想到陈青河手上,本身就装有他们团队物资的空间储物。 顿时,柯振发现在场首领眼中再也看不到慌乱,一个个竟然无一例外的镇定下来。 “难道真能装下?” 柯振不得不这样想到,而就在他失神的刹那,耳边传来陈青河的声音。 “柯总管理。” 陈青河面带微笑看着柯振,问道:“我想空间储物不属于物资类别吧?” 他这话完全是明知故问,有过前世的经验怎会不了解广陵城的税收规矩? “不属于。” 柯振脸色阴沉,回答道。 他现在已经能够肯定,这陈青河手里空间储物的空间一定极大,不然绝不会问此问题。 “那就不需要被征税了。” 陈青河一瞥身后逃窜的人车,说道:“既然如此,我建议柯总管理你现在最好还是罢手,没必要因为一点小事情,引起不必要的乱子。” 乱子? 柯振并不愚蠢,他明白陈青河话中的意思。 这一局是他赢了,他没必要在为难那些底层幸存者,而重要是虽然他依照规定行事,但若是太多人车因此事丢掉性命,那么可能引起不必要风波。 如今正值人类生死存亡期间,要极力避免引发民怨事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