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有鬼! - 末世重生者

第二十七章 有鬼!

赤蛇不动声色向展台靠近。 不管是谁必须揪出来,这种环境绝不允许一丝超过掌控的情况。 “是你自己乖乖出来!” “——还是要我过去把你腿打断?” 赤蛇走了两三米停下,低沉喊道。 钢梁后,铁岭心不由得一凛,但转而脑中又浮现妻儿的笑颜,顿时恐惧如被冷水扑灭的烛火,他双眼无一丝惧色。 铁岭平静地站起,但为了欺骗赤蛇,他脸上故意露出一副心惊胆战,战战兢兢的惶恐神情,双手投降地举过头。 “我…我我……” 他语无伦次说着话,像被吓坏了似的。 结巴? 见到这男人窝囊的样子,赤蛇心里忍不住想到。 “我是这里的人,不…不是有意躲起来——” 铁岭畏畏缩缩地从废墟内走出,嘴上憋了半天气才讲话出来,害怕看着赤蛇,哆嗦道:“不,不要伤害,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似乎不是什么危险人物,赤蛇紧绷的肌肉下意识地松弛了一些,询问道:“在这里多久了?” 而这时候—— 哒,哒,哒,哒,哒。 越南人及南韩人听到动静,围了过来。 见此,铁岭沾着污渍的脸,神情变得更为惊恐,仿佛拒绝接触陌生事物的自闭症患者,眼神东张西望,明目张胆地寻找陈青河等人身影。 “小子。” 黎文龙见阿铁怕人蠢样子,与南韩黑道金西原对视一笑,故意开口威吓道:“不要打算逃跑,不然我…就把…腿给拧下来!” 铁岭脖子一缩,小腿颤抖着。 “不会,不会…” “我说,我说我都说,只要我知道的都说——” 铁岭使劲摇着脑袋,拼劲全力将自己代入久困于此的幸存者。 哦? 黎文龙咧嘴讥笑,这华夏人害怕模样够滑稽的。 “第一天整个展会大乱,数不清的怪物冲进来见人就杀,我吓得躲进那边的员工休息室,到今天已经第十二天。”铁岭吞了口唾液,眼神弥漫着恐惧,哆哆嗦嗦回答道。 赤蛇一看他的衣服。 上衣、裤子、头发几处地方都是干的,似乎不像是谎言,他们算是相信铁岭的回答。 呼! 铁岭松了口气,他的表情变化被赤蛇三人看在眼里,越自然表情越没有破绽,这是临走前陈青河对他最后的提醒。 哪怕是一点点细节,陈青河都提前算计到,完全将他本人打造成为,一名在会展中心藏匿多时的懦弱幸存者。 此时此刻,金华帮团员屏息静气。 他们用最轻动作清理废墟残骸,完全沉浸在收获战利品的喜跃当中,根本没有人察觉到展馆顶棚有两道人影迎着漂泊大雨前进。 他们正是陈青河,黄子澄! 暴风疾雨中,俩人只携带轻简装备却如履平地般的行走,每踩下一步的声音都被雨声完美掩盖,C展馆内金华帮无人察觉到。 “子澄。” 陈青河腰间倒插一把92式短手,淋湿裤腿印出的匕首轮廓,缠着一只腰包,双手空无一物,道:“阿铁弄成了以后,就立刻将C区东西两面的处口封死,不要让一只跳蚤逃出来。” 展会B区一共有四个出入通道,其中南面出口已在末世首日在塌陷封死,东西两面则是供车辆进行专用通道,最后的北面则是连通B区的通道,留下一面才能够请君入瓮。 这君不是人类,而是血蝠! “是。” 黄子澄背负一根金属黑棍,漠然点头。 这种金属遍地的会展中心,对于他而言是最有利的主战场。 “剩下就看辛格的表现了。” 雨水打在脸上,陈青河透过落雨遥望B区展馆,轻声呢喃道。 与金华帮开战,就以印度人那三脚猫的功夫,或许登场就被某个家伙一枪咯嘣了,他唯一任务就是将集中在B区展馆的兵蝠引入C区令场面大乱,拖延牵制五名进化者。 据他了解到情报! 金华帮马仇龙能力是「空气爆炸」,而那新加入南韩黑道的副会长‘金西原’则是水化结晶,两人能力都非常适合群战。 哒,哒,哒,哒,哒—— 距离C区展馆顶棚的破洞还有二十余米,陈青河与黄子澄逐步前进。 …… 嗯? 越南人眼神忽然一凝,凶厉道:“小子,你的手一直插着想要干吗?” “没,没…什么。” 铁岭懦懦弱弱回答道。 一直插在口袋内的右手,不禁握紧iphone4s。他的表面装出受到惊吓的神情,小腿颤动着向后小步移动,想要拉开他与赤蛇三人的距离, “拿…出来!” 南韩人用很生涩的中文,命令道。 “妞妞,爸妈!” “——你们要保佑我!” 铁岭顺从地要拿出手机,却在白色机壳露出口袋一截的刹那。 他手指按下演练无数次的播放键! 骤然,口袋传出高亢尖锐的海豚音,这个声音传遍整个C区展馆,致使正热火朝天的展馆骤然一静,有数百对目光集中到铁岭身上。 在这安静的氛围,海豚音是如此刺耳。 “你做了什么!” 赤蛇勃然大怒,伸手揪住不断后退的铁岭领口,将他提了起来,这个刺耳声音意味着什么他比谁都要清楚。 该死,那群血蝙就要来了! “没,没…有。” 铁岭拼命摇头,狡辩道。 啪! 赤蛇一耳光甩去,狞声道:“杂种,你在找…” 死字还未说出口的刹那——呜呜呜呜呜呜,安静的C区展馆骤响起,似那鬼月时节死灵的凄厉哭号,阴冷,不祥。 此刻,温度似乎都骤降几度。 耳畔回荡着哭号,不少金华帮的彪形大汉手臂疹出了一片白毛汗。 这是什么声音? 突如其来的变故,赤蛇甚至松手放下了铁岭,目光不安地在四周来回巡视,他的感知力模糊感觉到有什么“存在”来了。 它们在聚集,在移动! ……只不过肉眼无法发现,只有进化者能够模糊感应到。 ——啊!! 一道痛苦地惨叫打破寂静,众人目光随即集中在一个双膝跪在地上,双手拿着扳手,正要为车辆替换轮胎的分头男。 大家都叫他老卫,末世以前曾是个惯偷! “有…什么… ……东西…进去了… 进到我…我的…身……体……” 老卫痛苦地仰起头,他的一双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血丝布满眼白,喉咙就像打了结一样,说话声音是用咳出来的。 “有鬼——” 刚说出鬼字,老卫声音就如鸭子脖子被掐断,嘎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