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无路可逃! - 末世重生者

第二十八章 无路可逃!

死寂,鸦雀无声,万籁俱寂! 上百双眼睛注视下,老卫一度仰高的脑袋,就如生锈的发条般缓慢地垂下。 嘎吱,嘎吱。 呜呜阴鬼声中,只有老卫捏拳的骨头响声。 “老卫,你怎么了?” 说话的是个光头男人,他和老卫都是惯偷,本人却不像周围人在第一时间退走,而是向前走了几步想要查看老友的情况。 吼! 老卫猛地抬头,双目血红,额头脸部暴出肉—虫一般的青筋,他裂开的嘴不断溢出一串串唾液,犹如受惊野兽暴虐低吼着。 “成哥,不要过去。” “太危险了!” “快回来!” 见此情形,附近熟悉的人惊得迅速远离,连连劝解道。 “老卫,他不会——” 光头男微微摇头,刚要说老卫不会伤害自己,面前就有一道黑影扑来。 老卫双手按住壮硕光头男的肩膀,膝盖顶在他的大腿,将他压在地上力气大得出奇,唾液唰唰从口腔流下,眼神如打量到手猎物一样。 眼珠翻白,两排黄牙清晰可见。 猛地,他一口咬在光头男的脖颈,看样子就要把他生吃了。 “杀,杀,杀!” “我要宰了你们,宰了你们!” 老卫口齿不清说着胡话,对光头男在耳畔的惨叫浑然无视。 恐惧! 惊慌!迷惑! 这光头男只是第一例牺牲品,上百人中被幽鬼附身的牺牲者正在迅速增加,此起彼伏的惨叫如瘟疫一般扩散。 “杂种,你做了什么!” “我给你一秒钟回答,不然我立即扒了你的皮!” 血淋淋惨剧不断发生,到处都惊慌失措逃跑的人,赤蛇眼睛通红,死死盯着铁岭,他的话绝不是再开玩笑。 是事实! 他绝对会这么做! “好,我告诉你们。” 阿铁这刻异常的平静,把金属手环从手腕拿下,握在掌心,妻儿在家等着他回去,给予他不可动摇的勇气。 这是什么东西? 赤蛇三人下意识盯着金属手环,这东西很不起眼,完全看不出异常之处,刚要开口质问这杂种是否在愚弄他们的刹那。 阿铁眼神闪动。 不对! 三人观察力极为准确,铁岭神情细微变化,立即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但耳边就听到铁岭的怒吼: “三个杂种,给老子去死吧!!” 任凭他们神经反射何其快,此刻都已晚了,那枚黄子澄能力改造过的金属手环,已经猛地被铁岭砸向地面。 赤蛇,黎文龙,金原西向后急退。 乓,咯吱、咯吱——金属手环落地撞击的刹那,金属就开始不规则的变形,瞬息就扭曲膨胀成为一具拉成满月的大弓形状。 十公分, 二十公分,三十五公分…… 变形的金属手腕体积疯狂骤长着,当膨胀到半人高度以后,就见到满月大弓形状的金属手环,弯曲的凹—面将铁岭完全保护,另外一边弯面则冒出无数颗肉瘤似的凸—点。 进化者,能力! 南韩人立刻意识到危险性,他手已从背包拿出一瓶康师傅矿泉水,扯开盖子,像是抛垒球一样全力投掷出去。 蓬! 在半空飞溅的矿泉水爆开,犹如沸水在零下环境抛出一般,蒸起大片冰雾,紧接着水汽就凝结成一面冰晶墙壁。 这是他的能力,水化结晶。 透亮冰晶壁形成完的一刹那,就见那大弓形状金属手环,已狂暴出上百根锋利细长的尖刺,并如子弹一样飞射而来。 铮,铮,铮,铮,铮! 刺与壁相互撞击,冰晶壁就犹如被利刃同时贯刺上百次,冰屑弥漫,完好的冰晶壁霎时变得支离破碎,金属尖刺近乎贯穿冰晶壁。 但巨大力道已被冰晶超乎寻常的硬度缓冲! 这一切不过是在眨眼功夫的发生,快得让人不可思议。 “逃!” 铁岭不顾惊诧进化者的可怕,借着朦胧的寒气,转身就逃。 iphone4s被他乘乱往废墟一仍,他来前陈青河就曾说过,手机不论是否被顺利缴走,都要立即扔掉,循环播放超过15000赫兹海豚音曲子的手机,将会引来“恶鬼”。 虽然他不知道恶鬼指的是什么! 但C区展馆此刻人袭人的血腥惨状,就连马仇龙以及野仔两个进化者都震不住,已经用事实说明这恶鬼的身份。 怪物,同血蝠死骸一般的杀戮化身。 “杂种,我要杀了你!!” 赤蛇面目狰狞,冲着铁岭背影嘶吼。 他甚至刚有一刹那死亡的错觉,而这就因为这装傻充愣的杂种。 黎文龙,金原西也脸色铁青。 但他们更在意此时大乱的展馆,四处逃窜幸存者,疯狂地涌向最近的东西两面出口通道,那他们进来时打开的大门,就是唯一生还的希望。 离开这里,逃出这里! 正因为肉眼看不到鬼的痕迹,人袭人的恐怖事实,才让这帮早已习惯死骸血蝠存在的金华帮团员,恐惧无止境疯涨。 一米, 两米,三米,四米,五米,六米—— 距离越来越近,那漂泊落下的雨粒就在眼前,这刻吹拂而来的雨风仿佛将恐慌吹散了一丝,但下一秒残酷事实将这几十名逃亡者打入绝望深渊。 大门, 侧翻汽车,展台残骸…… 一切一切只要含有金属的东西,只听到一声巨大震响后,大型车辆能够轻松进出的东西两面通道,被无数金属荆棘遮蔽,完全封死通道。 ——金属地狱! 这是黄子澄的能力绝招。 不! 金属能力! 是,进化者! 费劲千辛逃到这里的人,有的绝望地仰天咆哮后,无力瘫坐在地上。 “到底是谁,滚出来!” 远处马仇龙见到东西门的情况,忍不住破口大骂,他青筋暴跳,没了往日泰然若之的心态,将目光投向目前唯一出口。 B区展馆! 血蝠巢穴所在,想活命就必须通过这里! “老大。” 野仔握拳,砸暴朝他扑咬过来幽鬼附身者的脑袋,满脸血渍,恍然意识到元凶的身份,“阴我们的或许就是水仙楼那三个人。” 那三个人!? “他们怎么敢——” 马仇龙听后一怔,他也听过赤蛇说起这事,原本不放在心上,但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 “老大,快看上面!” “那个臭小子就在上面!” 野仔拳头一甩,地上溅落一串血渍,抬头指向顶棚破洞边缘。 风雨呼啸,一个身影挺立在顶棚破洞边缘,神情漠然,居高临下注视着一个个死在幽鬼附身中的金华帮成员。 他正是黄子澄。 “杂种,好好!” 马仇龙怒不可遏,连说好字。 然而,绝望还并未完全结束! 吱,吱,吱,吱,吱,吱—— 血蝠嘶鸣从B区大门方向传来,守护巢穴的兵蝠疯狂地急掠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