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深渊之谷 - 末世重生者

第一百零六章 深渊之谷

陈青河放下饮完的空瓶。 补充水分,他身体也得到放松。齐冠砚四人也有类似的感觉,入侵恶魔世界以来,所有人神经就绷得紧紧的,现在第二步计划完成了,也终于有时间放松心神。 “现在该说了吧。” 陈青河看向齐冠砚。 虽然视线在齐冠砚身上,但陈青河余光悄然留意着其余三人。 这三人都是军方进化者,个个都为激发了黑暗力场的巅峰级进化者,但却乖乖听命齐冠砚行动,可见这年轻特种兵的个人魅力。 这个人魅力可不仅包括个人实力,还有头脑,交际手腕、谈吐等方面,虽然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如今末世以实力为尊,况且军方当中又不乏比三人要强大的人物,但并非让他们彻底服气。 强劲的实力或许可以压人一头! 但要人彻底服气却不光强劲实力那么简单,还需要具备多方面的特质,齐冠砚虽然未激发黑暗力场,但他却兼备多种吸引人的特质,比如头脑,缜密的心思,忠诚等亮点。 这也是他能够受到军方上层肯定,担任一支十人小队首领的原因。 “普罗斯,你来说。” 齐冠砚从布甲的口袋当中,拿出一颗黑褐色的恶魔心脏。 这心脏就是恶魔普罗斯。 在入侵恶魔世界最紧迫时候,为了安全起见,他也将普罗斯随身携带。 阿兹卡家族的宝藏,如今可不光是他的目标,而是整个军方的目标,之所以与陈青河继续合作,这并非出于所谓的契约精神。 而是齐冠砚看不透陈青河! 恶魔文字,甚至在不久前侵入黄石府邸,这一点点细节都反应出陈青河的深不可测,或许在和陈青河接触之初,从他身上感到是强大实力带来的压迫感,而随着时间推移,这种压迫感虽然也在增强,但更是被他神秘取代。 是的,陈青河对于恶魔过于了解! 这种了解过于反常,给齐冠砚的感觉就仿佛在恶魔世界有过一段数年的实地经历,不然绝不可能如此,来到陌生不久,没有表现出一丁点不适。 在没有确定陈青河的底牌,他平静面对一切资本的真相前,齐冠砚绝不会贸然妄动。 正因为他的谨慎,他细腻的心思,所以才能活到今天。 “诸位先生。” 恶魔普罗斯发出声音。 它虽然如今没有了眼睛这样一个器官,但并不妨碍它以旁者角度,见证人类入侵恶魔世界的全过程,而在见证完一切后,它愈发感到心惊。 人类竟然悄然无声控制了一座恶魔城! 这尤旦家族也算是伯爵贵族当中,十分强大的家族,但在短短十余个小时的人类时间内控制城主,而且没有恶魔察觉到这一颠覆性的巨变。 这一切颠覆它的常识,在以往印象当中,一座恶魔城不论属于哪个一级贵族所要,想要攻占下来,都要付出不小代价,但人类此次行动却不费一兵一卒,却得到常理无法想象的成果。 所以,恶魔普罗斯收敛起它的异心。 陈青河看了齐冠砚一眼,视线移到恶魔普罗斯。 这齐冠砚现在继续维持合作的态度,虽然知道这是最为理智的行为,但让他略微有些意外。 对,就是意外! 当初以阿兹卡家族的宝藏与他达成交易,可以说是不得以而为之,毕竟当时局势之下,他本人是齐冠砚唯一的选择。 但现在不同了,其实说是现在,不如说是在抵达广陵城以后,齐冠砚处境就发生颠覆性变化,有了军方作为靠山,按正常逻辑来说,根本没有继续维持合作的必要。 异蓝之石! 还有人类未知的恶魔宝藏,谁不想占为己有? 陈青河不认为军方会放过这次探宝行动,都已经来到充满危险的恶魔世界,自然没有理由错过阿兹卡家族的宝藏。 而齐冠砚却没有这么做,理由在他看只有一个,那就是对于自己了解深度还远远不够,看不透自己的底细。 聪明的人,最忌讳就是不经过大脑的妄动冒进。 “因为忌惮我吗?” 陈青河心内略微思索,虽然大部分注意都集中在眼前,正在讲述家族宝藏的恶魔普罗斯,但他仍观察着齐冠砚。 原来阿兹卡家族彻底没落后,为了避免家族鼎盛前的仇敌斩草除根,所有族人不论是下族,亦是上族子弟都化整为零,分散到恶魔世界各块大陆低调的潜伏起来。 但经过漫长岁月洗礼,当初仇敌有的没落,有的却仍然保持着巅峰,而在确定仇敌已经将家族遗忘之后,阿兹卡家族的族员们也活动起来。 不过,经过这样一段蛰伏期,本因上族血脉消失,几乎凋零的血脉相反没有借助祖先留下的资源,再次让家族崛起。 相反因为这段漫长潜藏期,身怀贵族血脉的家族上层,为了躲避仇敌耳目,不敢与贵族发生过多接触,几乎都潜伏在平民世界,但为了家族血脉的繁衍,不得不与发生关系,延续整个家族的血脉。 但就是因为这迫不得已的举措,令阿兹卡家族的血脉,不断稀薄的稀薄,最终使得像普罗斯这样的阿兹卡家族后代,沦落到与底层恶魔为伍的情况。 甚至受此拖累,有不少普罗斯这样的阿兹卡家族后代,彻底遗忘了自己曾经辉煌的祖先,更有姓氏也改变的样例。 但恶魔普罗斯却是在阿兹卡家族众多后代当中,少数一批清楚知晓祖先过往,甚至是家族宝藏准确入口的后代。 不过,即便知晓入口地点的它们。 也没有能力去寻回祖先为后代留下,重振家族的庞大资源。 “这么说宝藏入口就在“深渊之谷”了?” 陈青河眯起眼睛,确认问道。 “是的。” 恶魔普罗斯不敢撒谎。 陈青河余光观察着旁人,他面前的齐冠砚没有出声,而其他三人脸上也没有大的反应,可见恶魔普罗斯所说情况,他们早已知道,甚至听过不止一遍。 不过,这也是再正常不过。 恶魔普罗斯落到军方手里,与齐冠砚参与东京计划的同伴,怎会不去了解? “深渊之谷…” 陈青河用恶魔语反复喃念着。 这个地方位于他最为熟悉的极南大陆,而恰巧阿兹卡家族鼎盛时期的老巢,正是位于极南大陆的狂火之地。 根据普罗斯所说,狂火之地完全属于阿兹卡家族所有,不像他们现在所呆的终云之地,存在着大批的恶魔家族,在那片土地之上阿兹卡家族就是唯一的贵族,除此之外就是依附家族的外姓家族。 狂火之地,阿兹卡家族就是帝王! 所以在家族覆灭之前,找到一处隐秘的场所,为后代留下资源实在太容易了。 而这深渊之谷则是狂火之地内,恶魔皆知的一处危险禁地,在这里存在着未知的怪物,长年以来就流传着那里为死神领地,因为凡是进入深渊之谷的恶魔,几乎没有能够活着回来的。 不过,凡是都有例外! 这处危险禁地对于阿兹卡家族而言,则是如同后花园般的存在。 因为盘踞在深渊之谷内的狂暴怪物,正是诞生于阿兹卡家族之手,这一点外界没有任何恶魔猜想到,就连当初阿兹卡家族的仇敌也是如此。 不过,阿兹卡家族先祖却预料不到未来! 继承它们血脉的后裔们,竟然令血脉如此凋零,就连闯过深渊之谷外围区的能力都没有,只能空守着一座宝藏,却无嘴下口。 虽然已经述说过不少次,恶魔普罗斯心内还是有一股淡淡的失落感。 堂堂阿兹卡家族的后裔! 不仅没有能力得到祖先宝藏,甚至被卑贱的人类擒获,为了保命不得不出卖祖先宝藏。 恶魔普罗斯也为自己感到可悲。 但如今它普罗斯只是底层恶魔一样,没有能力获得宝藏的它,不如将其告知给人类,或许不仅能借此保住性命,更能从中获取一些好处,然后一跃成为它无比渴望的贵族。 贵族! 这是恶魔普罗斯最大的野心,也是渴望。 “你的打算是什么?” 陈青河看向齐冠砚。 恶魔普罗斯怎么想的,他几乎可以猜想出来。至于齐冠砚的话,他可不相信控制普罗斯那么久,制定不出一套较为详尽的计划。 如果齐冠砚这般无能的话,那他也得不到现在的地位。 “陈首领,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 齐冠砚却摇摇头,“我更多应该考虑如何完成计划,这深渊之谷可在极南大陆,要去可是等于要横跨两座大陆。” 陈青河眉头微蹙。 他虽然知道齐冠砚所说没错,但却感觉到此人用阿兹卡家族宝藏作为筹码,间接的在向他暗示要协助军方行动。 这样态度让他很不满意。 此次恶魔世界之行,他最大目标之一就是获取阿兹卡家族宝藏。 怎会被齐冠砚这一套说辞左右? 想要横穿过极南,极东两座大陆确实有不小的难度,若是这在地球还好,有时空虫笼、大型运输机等尖端工具,但这里是恶魔世界,可没有在地球时候的充足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