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夜宵酒馆 - 末世重生者

第一百零七章 夜宵酒馆

“太早?” 陈青河脸色一沉,说道:“我看这不一定吧。” 哦? 齐冠砚与其他三人彼此对视,虽然不知道陈青河这话哪来的底气,但以他们对于陈青河的了解,没有理由糊弄他们。 敢说出来! 那么就必然有相应的底气。 陈青河却不再说话。 在恶魔世界跨大陆,若没有高等级红洞的话,简直是天方夜谭的笑话,就像在地球有人想靠一双脚环游世界。 不过,就算有高等级的红洞,若没有相应的准确地图,那么只凭借狂火之地,以及深渊之谷一些信息,想要找到有着不小难度。 不说极南大陆面积庞大性,就说与极南大陆有着巨海相隔的极东大陆,除了极个别恶魔家族以外,绝不可能有其他大陆的地图。 这点从尤旦家族就可以看出! 尤旦家族一城之主手里掌握的详尽地图,也就附近周边几座恶魔城,再大就只是粗略模糊的地图,以此可以合理推测,尤旦家族上族掌握的详尽地图最多也就是附近周边几地,再大便不可能了。 一块大陆,恶魔可是划分为位,域,地,境,城五大类,尤旦家族这样的伯爵贵族也不过是掌握着地类别的详尽地图,即便是比尤旦家族的强盛贵族的侯爵家族,最多不过是掌控域一级的详尽地图,最为高的公爵家族,或许掌握有位级地图,但详尽度却要有极大分别。 如果是普通的公爵家族,那么位级地图的详尽就具有局限性,最多也就是领地周边的地图,以及家族祖先探查过区域。 唯有王族承认拥有一百零八公爵位的公爵家族,才掌握着所在大陆东西南北四大位块的详尽地图,甚至是其他大陆的地图。 有了准确详尽的地图,才能制定出前往极南大陆的路线图,不然在广阔恶魔世界迷失,后果严重可以想象。 这片不属于人类的陌生世界,可没有卫星这类东西,想要定位准确坐标位置,简直是天方夜谭,只存在于梦里。 或许有种种困难和障碍! 但陈青河却有信心在短时间内抵达,跨国极东大陆抵达极南大陆,并且寻找到深渊之谷。 他的信心由于恰恰是深渊之谷,当年在执行任务期间,就曾经前往过,对于狂火之地虽然不能说百分百了解,但也要远远比只从恶魔嘴里知晓此地的军方进化者,强上无数倍。 而现在唯一难题就是横跨大陆! 这个陈青河也有把握,前世他有过太多危险的经历,掌握渠道和信息,可以用丰富一词来形容,所以在从普罗斯口中知道阿兹卡家族宝藏的准确地点,他心内就相应浮现一条路线图。 寝室氛围也陷入沉寂。 齐冠砚自然知道陈青河在意什么,但他是华夏国的军人,以他的立场考虑更多是民族未来,所以注定与陈青河这类更看重自身利益的自由进化者,存在着一定的冲突性。 阿兹卡家族宝藏或许重要! 但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未来相比的话,那即便沦为棋子也不为过。 所以以阿兹卡家族宝藏去作为筹码,换取陈青河这类具备强大实力的进化者为国家效劳,那么在齐冠砚看来再正常不是。 毕竟,如今他所处之处,早已经不是当初以回家为最高目的的高岭机场,现在有军方作为后盾,他考虑是更崇高的东西。 甚至为了民族,为了国家! 他可以不择手段,用阿兹卡家族的宝藏去引诱,更多与陈青河相当的进化者作为棋子,完成领导布置下的全套东京计划。 陈青河低头不语。 他能感受从现在开始,与齐冠砚这批军方人士,甚至是整支联合小队,已经因为阿兹卡家族宝藏撕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以他的阅历和经验,不远将来这个阿兹卡家族的宝藏,必然会在进化者之间引发一场纷争,但具体有多大他无法准确预想。 他是人,并非是神! 不过,他希望最糟糕的情况不要发生,如若发生的话,那么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为了自保他也可以不择手段。 “将人当作棋子,那就做好被棋子反击的准备。” 陈青河,齐冠砚视线对上。 他们二人心内各有着不同的想法。 恶魔世界之行,既有来自恶魔的时时刻刻威胁,也有人类之间矛盾引爆的人为危险。 …… 人类时间两周以后。 磨铁城,外城区西角街一家偏僻的夜枭酒馆。 随夜幕降临,酒馆要远比白昼事端吵闹许多,恶魔妓女穿梭在男性恶魔之间,袒胸露乳,扭动着腰部,勾引它们面前每一个恶魔。 磨铁成独有的一种叫做‘朋鼓’乐器,在恶魔乐师演奏着富有动感乐律的激扬音乐。 上百名恶魔在音乐下狂欢着,即便喝的是劣质酒水,味道空气糟糕不堪,但这并不妨碍恶魔平民放松心情,寻找放工后的快乐。 这样夜晚几乎在磨铁城大大小小的酒馆上演着。 砰! 布满污渍的酒桌一震。 “啊~~~” 一个银发恶魔抹了把嘴角的酒沫,它发出畅快的呻吟声。 银发恶魔面前坐着一个带着黄金耳坠的强壮恶魔,它叫做班克罗夫,对面的银发恶魔则叫做阿诺德,他们都是黄石府邸的守卫。 今天正值轮班放工的时候,这才有机会离开岗位,放松身心。 “阿诺德。” 恶魔班克罗夫看着酒馆内,在各酒桌穿梭的恶魔妓女,说道:“老子就不明白,你一个城主守卫每次放工,就要来这种贱民聚集的破地方。” “班克罗夫,你不懂。” 恶魔阿诺德只是拿着酒瓶,微微摇头。 恶魔班克罗夫也不接话,作为认识超过五年的同僚,它自然了解阿诺德过去,但出身不错的它却不明白,这底层出身的阿诺德为何如此眷恋像夜枭酒馆这类小酒馆。 恶魔阿诺德默默喝着酒。 几个蓝铜币的劣质酒,喝在嘴里有一股刺激性的异味。这股味道难以形容,就算以恶魔的味蕾也难以适应这种味道。 不过,恶魔阿诺德对此味道却十分怀念。 它幼年时候就出身于这样吵闹的小酒馆,它的母亲就是一个低贱的妓女,但怀有身孕以后,母亲就默默离开酒馆,独自在外艰难生存,直至那一天来临后,将它生下并抚养长大。 而不知命运作弄,恶魔阿诺德长大环境同样是小酒馆,为了生计着想,产下它不久的母亲,带着阿诺德来到新的小酒馆,然后再次重拾旧业。 小酒馆就是它一半生命中的回忆。 因此这里吵闹对于班克罗夫这样恶魔是一种吵闹,对它却是难得心灵平静,可以让它起与去世母亲一起生活的童年时光。 那段回忆对于恶魔阿诺德就是最宝贵财富! 所以它每次放工必要去的就是小酒馆,想要凭借相同环境,让自己铭刻过去。 它不愿忘记过去。 尤其有关于和母亲的记忆,至今它还记每次睡前,母亲在床边为它唱起的童谣。 “阿诺德。” 恶魔班克罗夫说道。 嗯? 恶魔阿诺德从回忆中恍过神来。 “你又是这样。” 恶魔班克罗夫无奈的摇头,每次和这阿诺德来到酒馆,这家伙总是会失神,但也认识不短时间,班克罗夫也早已经习惯了。 “嘿嘿。” 恶魔阿诺德举起酒瓶,它歉意的笑了笑。 “听说了吗?” 恶魔班克罗夫灌了口酒水,嘴里吐着酒气说道:“战斧,狼牙,囚鸟三座恶魔城已经撤兵了,似乎明天罗曼大人就宣布撤兵的消息,看来以后有一段悠闲日子了。” 什么!? 恶魔阿诺德瞪大眼睛。 对于同僚所说的消息,令它不可思议! 这战斧,狼牙、囚鸟三座恶魔城,分别属于亚尔维斯、安德鲁、奥格斯格三大家族所有,而这三家与它们尤旦家族都有不小的矛盾,怎么会突然做出撤兵的举动。 难道四大家族要联合? 或是遭遇某种重大危机,让四个彼此都有仇怨的家族,不得不联起手来一共抵抗。 但看班克罗夫轻松的神色,恶魔阿诺德就觉得或许不和自己所想一样,如果情况真同自己所想,那么班克罗夫也不会这般轻松。 “到底发生什么了?” 恶魔阿诺德凝声问道。 它知道这同僚关系网可要比自己要大得多,不少小道消息都要比它要早获得。 “具体不清楚。” 恶魔班克罗夫躺靠在金属椅上,说道:“不过,罗曼城主似乎在不久前,与其他三位城主进行一次秘密会面。” 它知道也不多,很多都是从长辈朋友口中得知。 秘密会面? 恶魔阿诺德一怔,要是往日难以想象四大城主秘密会面的事情发生。 但事实却是真的发生了! 不过,这事却证实了阿诺德之前的感觉。 似乎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磨铁城已经悄然发生了某种改变,尤其这种改变的感觉,在最近数日内最为强烈。 秘密会面正是这种改变感觉的确凿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