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捏爆 - 末世重生者

第三十章 捏爆

“杂种!” 赤蛇眼睁睁看着铁岭背影消失在视野。 刚才当他施展能力活烧这个祸首的时候,就有幽鬼接近附身,生生妨碍了他。 那三只幽鬼漂浮远处半空,线缝的双眼阴森“盯”着他们。 “龙头…怎么办?” 黎文龙防备着上空悬浮的幽鬼,见到马仇龙俩人赶来,连忙问道。 怎么办? “逃!” 马仇龙咬牙不甘道。 四周已经大乱,堪比末世来临的乱景,整个C区展馆已被火焰照亮,到处是死尸断肢,鲜血悲鸣,简直是人间地狱。 他辛苦建立的金华帮,没了…… 一百人装备精良的团队就这样覆灭了,而一切罪魁祸首正是那三个杂种。 想到恨处,马仇龙不禁捏紧拳头,牙关发颤,远望那顶棚破洞边缘的黄子澄,眼神充满了怨毒,恨不得剐了他。 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 不现实! 突然—— 唳! 幽鬼凄厉的尖叫打破此刻的异常对持。 要干什么!? 赤蛇五人齐齐一怔,眼神微变,其中一只幽鬼的异动,令他们脚下无意识地后退。 悬浮在半空的一只幽鬼,它严密缝合双眼,竟然裂开一丝丝森黑的间隙,里头是一派幽暗阴森的纯色眼瞳,有不知明的能量正在波动。 逃! 五人立即反应。 但几乎是在他们大步急腿的时候。 一道银色光线从那只幽鬼露处的眼瞳射出,直接命中逃窜的越南人正面。 “不好——” 黎文龙立刻感觉到不对,他进化后强壮的身体竟然在老化,手背皮肤有了松弛迹象,更出现了不正常的老年斑。 如果进化后人类的生命如正午朝阳一般旺盛。 那在幽鬼银色射线命中后,就如向地平线沉入的晚阳。 这是生命剥夺! 幽鬼最为恐怖之处的“能力”,不…或许不能称之为能力,而是如蜜蜂螫针一样,对敌同归于尽的最后手段。 “不!” 黎文龙一头披头士乱发摇摆,被迫停下,他怒目圆睁,有了刚刚被幽鬼附身的经验,立即全力暴发能力,不顾一切释放暗能量。 能力,肌肉硬化! 倏然,黎文龙浑身肌肉缩紧,皮肤印出一条条似花岗岩一般的纹路,他能力好歹偏向防御型,能够增加一定程度的抵抗力。 双重暴发下,能量力场被动展开。 生命力被剥夺走的现象果然有了缓解,若非越南人身为进化者,在被射线照到的瞬间,生命力就会如闸门洞开的水库被残忍抽走。 唳,唳… 那只幽鬼如女鬼似的惨叫着,它阴雾一般的下—身出现了如燃一样的现象,生命剥夺一旦使用将燃烧作为它存在的异种能量。 这就是代价! 黎文龙心底疯狂咒骂,被迫与幽鬼比拼耐久力,余光刚瞄向抛下自己逃窜的赤蛇四人,耳边就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轰隆。 一道人影竟然破开展馆顶棚,从高处落在一处废墟斜翘的金属支架上。 ——是你! 赤蛇及野仔脚步生生停下,这张水仙楼三楼曾见过脸孔,令他们怒火冲天,甚至忘了身处在幽鬼追杀的环境中。 陈青河脚尖露出支架,居高临下看着他们。 原定计划已经基本实现了,金华帮死伤惨重,五名进化者又被怪物消耗过暗能量,现在这帮跳蚤可谓是瓮中之鳖。 “小杂种都是你做!” 赤蛇怒火中烧,这刻终于意识到陈青河为何如此容易作罢,原来这小杂种那时候便盘算好了,现在已经不是追究如何尾随过来的方法了。 “呵~” 陈青河冷笑,当着他们面抬手,做了一个割喉挑衅的动作。 “就是…这…小子?” “马先…生,难道他认为…一…个,个人可以对付我们五个吗?”金西原不屑看着那支架上的身影,说着吃力的中文。 “他就是这么认为!” 赤蛇眼里寒意浓郁,答话道。 “狂…妄!” 金西原嘲讽道。 陈青河从支架跃下,踩在一张积满尘土的大众全球首发新车的广告布前进,虽然他步伐轻缓,每步却给人有力的感觉。 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物”,妄想和大家做一个有爱的拥抱,来个西式的接吻礼,然后诚恳地说一声SORRY,最后大家握手言和,和好如初,这是三流言情剧才会发生的情节。 如今,不是你死就我亡! 不论这帮跳蚤怎么想,陈青河非常愿意跑下打扫垃圾的龙套。 忽然,陈青河眼神一凝。 呜呜呜——四只现身的幽鬼如翻滚而动的黑雾,汹汹杀向赤蛇等人。 赤蛇一伙人能力暴发。 骤然冰晶、爆炸、火焰接连出现,幽鬼身影被完全覆盖。 陈青河脚尖一顿。 他身体后倾半步,就有一道人影从废墟角落扑咬过来。 吼,吼。 老卫半蹲在一处汽车残骸上,他身体前倾如一头蓄势攻击的野兽,他不断龇牙冲陈青河低吼,满口碎肉脏片,浑身鲜血淋漓,幽鬼附身状态下他力量速度暴增,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他手上。 “来得正好。” 陈青河盯着这张扭曲的人脸,他不退反进。仿佛没有看到老卫在他迈步刹那,如虎扑一样再次朝他扑咬而来。 嗖! 他右手由后腰一探,按住老卫的脑袋,用蛮力将老卫压下,却给人举重若轻般的感觉——叩,叩,叩…牙齿空咬声音在陈青河手掌下响着。 老卫几次挣扎企图去咬陈青河,却没有成功。 “给我滚出来!” 陈青河能力黑火,暗能量双双暴发。 高达1000摄氏度的黑火焚烧下,老卫由发丝开始燃烧,瞬息间人类那脆弱的肉身就直接碳化,然后被完全烧尽。 唳! 凄厉尖叫骤响,一道黑影裹带着熊熊黑火,急蹿向半空,想要逃跑。 “还想跑?” 陈青河负背的左手,却抢先一步抓出。 他左手此时隐隐有暗光闪烁,五指掐住那只幽鬼的脖颈,任凭手中的幽鬼如何凄叫,始终不放,霸道强势。 徒手抓住能量生命,不可思议! “他抓住那只怪物!” “这不可能!” “他想要干什么——” 赤蛇一伙人所在的附近千疮百孔,到处都是战斗痕迹,但那四只袭来的幽鬼已死在能力下,即便能量生命也并非不死之身。 但谁曾想到刚一结束,就见到如此震惊的景象。 “哼!” 陈青河五指猛地发力,他左手有暗光波动。 能量力场,展开! 被掐在手心的幽鬼如同没有反抗力的鸡仔,没有了屠杀生命的恐怖,它那细长给人虚幻的脖颈,竟然随着五指捏紧而出现指印。 唳! 最后一声哀鸣,这只幽鬼被陈青河悍然捏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