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学园惊魂(下) - 末世重生者

第三章 学园惊魂(下)

咚, 咚,咚。 先行赶到的男生冲进校车,便不顾形象地瘫倒在座椅牛喘,虽然精疲力倦但却不敢闭上眼睛,当看到坐在驾驶座稳如泰山的陈青河,不少人眼神不由得浮现复杂之色。 感慨幸免于难之余… 知道若没有陈青河的帮助,死骸绝不会让他们轻易逃脱,是他救了所有人,这个曾经被班级边缘化的同学。 “快,还有十五秒!” 陈青河密切注视着后视镜。 死骸徘徊在侧倒土方车周围,它们用骨爪撕打土方车,本能的将其当作猎物进行攻击,但有小部分被校车的引擎声音吸引。 死骸追赶着女生,与她们之间不过五十米距离。 女生们虽然恐惧,但生还的希望就在眼前,哪怕是处在末尾的燕馨婷,李夕雨也压抑住恐惧,没有尖叫,没有绝望。 赶到校车,这是女生一致的念头。 这一百米多米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能算短,飞人博尔特百米世界记录9秒58,限于身体的先生弱势,死亡阴影笼罩下女生拼劲全力,几乎是在最后几秒赶到校车。 班长李夕雨在燕馨婷的搀扶下,最后登上校车。 ——嗡, 陈青河右脚踩下油门,校车排气管喷出一串黑色尾气,左手老练打着方向盘,目光一刻没有离开后视镜,控制车头朝右转去。 “等下!” 李夕雨突然用手撑住车门,不让车门关闭。 “你要干什么?!” 陈青河在后视镜冷漠盯着李夕雨。 手上却一刻没有停下,转动方向盘控制车头转向,要让校车开出左右两辆校车间的夹缝,以便随时加大马力逃跑。 “再等等,我看到王纣了。” “看,王纣他们就在那里——” 李夕雨泪雾蒙蒙,哀求看着陈青河,手指向操场北面死角,正对育德楼方向的乒乓石桌阴影处,在那里有她高一起便暗恋的人。 凤凰树的树荫下,狭窄小径有八个人正以乒乓石桌作为掩护,焦急地贴墙朝校车靠近。 这八人距离校车还有五十米。 “王纣,车子就要开走了。” “李夕雨刚刚不是看到你了?” “昨天你才收到她的情书,那个臭女人平时一副对你花痴的模样,现在变得这么狠心!难道没有去要司机停车,告诉我们就在这边?” 一个刺猬头,脚下还穿着人字拖,双眼焦虑看着调转车头的校车,对身旁有一头乌黑茂密头发,阳光帅气的王纣,愤愤道。 校车调转车头的缘故,刺猬头及其他人从这个角度并没有发现李夕雨所做的那一幕。 王纣却看到了! “闭嘴,段壬!” “怪物就要过来,是司机故意不停车,不想冒风险救我们。”王纣神色不定,校车要抛下他们离开,再也没人可以镇定。 “那怎么办?” “车子如果走了,我们就死定了!” “好不容易从宿舍逃出来,只差一点就要得救了!” 八个人都是本市的富家少爷,因为跷课留在宿舍没有去上课这才得以逃过一劫,随后一路在王纣带领下凶险逃出育德楼。 现在生的希望却要从眼前生生溜过,谁能承受这样巨大的失落感?! 就算八人中城府最深的王纣也脸色难看。 “我不想死!” 死亡阴影笼罩下,八人中个头最为矮小,在惠野外贸集团董事父母溺爱下生活的张裕,首先按耐不住内心恐惧,尖叫着冲出乒乓石桌。 他不想死! 一路过来不知有多少往日熟悉的面孔,被死骸开膛破肚,在面前脏器肠子混着鲜血被踩烂一地,死亡逼迫而来,催化他的求生意志。 “停车,等等我!” 张裕发了疯一样冲向校车。 “草!” 段壬怒骂一声,第二个冲出乒乓石桌。 逃窜如病毒传播,每人会傻愣在原地幻想校车停到面前富家少爷们面前,犹如往日专职接送的司机那般无微不至。 现在比拼的是矫健的脚力,强壮的身体,迅猛的爆发力…谁能在校车驶出后操场前赶到,就有活下来的机会! 金龙校车内—— “班长,你开什么玩笑?!” “李夕雨,你不要命是你自己的事!” “但请不要连累我们!” “李夕雨,你喜欢王纣那个学生会里的富二代,全年段就没有人不知道,为了一个人的命你就要害全班陪你去送死!” “真是太自私了!” 到处都是声讨李夕雨的声音,燕馨婷退了半步,诧异看着好友,她觉得自己这朋友是不是疯了,在这种时刻还想着救人。 救人可以! 但别拿其他人性命为代价。 李夕雨紧抿着嘴唇,不敢去面对身后那些群情激奋的面孔,只能沉默不语,内心祈祷王纣立刻出现在眼前。 “马上滚进车里,不然就自己滚下车!” 陈青河动侧目注视着后视镜,沉声道。 后方的死骸明显加快了速度,原因正是张裕的喊救声刺激了它们。 原本尽在掌握的状况! 却因这个吓破胆的富家少爷,而开始脱离陈青河的掌控。 该死! 陈青河心里暗骂,加快转动方向盘。 他连正眼去瞧李夕雨一眼都念头都没有,诸如这样将希望寄托于他人的蠢蛋,结局要么丢掉小命,要么被利用干净毫不留情仍掉,他不知见过多少。 ——兹啦。 车尾擦着左右两侧的校车,硬生生从夹缝中挤了出来,最糟的状况已经发生,现在不是担心调车声音会吸引更多死骸的时候。 死骸已经赶来对车尾挥出爪子,嗡…排气管喷出一串黑烟,车轮在地面留下两行车胎痕迹,校车如利箭一般开出。 “所有人回到座位!” 陈青河将油门踩到底,控制着校车转向。 嗡! 引擎声在耳边咆哮,众人视野随司机老朱擦得镜亮的挡风玻璃而转向,车况剧烈颠簸朝着Z字形车道疾驰。 一米, 五米,十米,十五米—— 金龙校车直线疾驰,突然有一道人影蹿出,他挥舞双臂挡住去路,嘴里狂叫停车一类的话,希望校车能够停下。 这人正是张裕! “白痴,你在找死!” 陈青河眼眸闪着冷酷,嘴角不自然地上翘,丝毫没有让校车放慢速度,仿佛挡在二十步开外的张欲,不过是个批着人皮的石墩子。 嗖! 校车颠簸着直线冲刺,超过几个正在和车子比拼速度,企图绕到车门一侧的富二代。 “停,停下…” “让我上,只要让我上去,你要多少钱我都让妈妈给你!” “一百万够不够,不够的话——” “一千万,五千万,还是一个亿!” “……” 张裕痴狂挥舞双臂,看到迎面而来校车,内心的希望如石沉大海一般迅速落空,最后耳畔回响着哔哔的车鸣声,视野就陷入永远的黑暗。 蓬! 一米五八身高的张裕,整个人犹如被斗牛顶飞的西班牙斗牛士,鼻口溢着鲜血,翻滚在操场的水泥地,直至撞击到篮球架才停下。 ——安静。 金龙校车内陷入死寂,陈青河的冷酷众人首次领略到,难以想象他竟然可以这样毫不犹豫,无情地碾杀掉一个生命,这种冷酷是车内的温室花朵,内心浮现此生绝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冷酷吗? 不…这是在地狱生存的基本要素! 未来的地狱,将在很长时间内都是“人.吃人”的世界,不是单纯字面上的人.吃人,而是化身为野兽为了生存权,可以毫不犹豫毁掉陌生人,毁掉一个家庭,强占他们所有的一切,包括女人、食物、水、药品等所有必需品。 没有伦理的束缚,没有道德制高点的评判! 那是个丛林法则…不,远比这还要可怕的环境——作为地球唯一高智慧种族的人类,远不是只具备狩猎本能的野兽能够比拟。 陈青河就是这个地狱的幸存者,他游离在大要塞城市外的聚集地,如忍受饥饿的野兽觅食,直至“那一天”的到来! 他会被全车同学的看法影响吗? 不,这不可能! 在意别人这种文明社会的观念,就像一坨野狗最热爱的人.屎,在他为了一包食盐遭到同伴背叛的时候,就完成了小肠到肛门的通便过程。 千万不要瞧不起人.屎,当你饿到靠啃指甲存活的状态,就算那是一团被风干,散发令人作呕恶臭的大便,也能够把它当作米其林三星厨师亲手烹饪的顶级鹅肝风卷残云般吞下。 相信我,当你饿到空腹被胃酸折磨的状态,你已经没有理智,只要是能够果腹的东西,都可以迅速塞进嘴里。 突然! 蓬,蓬。 重物撞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车内注意力集中在陈青河背影的同学,这才发现早没有李夕雨身影的前车门。 两道人影跌倒在驾驶座后方! 正是王纣,段壬。 他们紧抓在护栏的双手,还有手臂淤青的擦伤都在间接说明刚刚发生的状况。 没错。 从开始两人就没打算把希望交给加大油门抛下他们的司机,而是逆向朝Z字形的车道跑去,在操场入口等待跳车的机会。 一直敞开的前车门正是他们搏命的根据。 “呼——呼。” 大难不死的王纣俩人,还没从刚刚命悬一线的险状缓过劲来,若是他们稍有偏差的话,等待就是飞速旋转的车轮。 那样,他们脆弱脑袋会像西瓜一般爆炸,最终如被弃的肉骨头,变声两具发热的无头尸被蜂拥而至的死骸啃咬干净。 “这两个家伙…” 陈青河抬头,通过后视镜看着王纣俩人。 他尘封已久的学校记忆撕开一角,那还是父亲没有破产自杀的时候,他和王纣段壬俩人同属一个摇滚社团,从高二死亡金属乐队就是宜和高中最受瞩目的社团,乐队每个成员都是女生们追逐的焦点。 王纣,段壬便是乐队的两个主唱! 其中既兼队长,又是学生会成员的王纣可谓是每个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帅气,多金,时尚,音乐王子! 种种这一类正面词句,永远是王纣的后缀。 “最好识相的做好鸵鸟!” 陈青河眼眸泛着冷光。 李夕雨拥入王纣怀里啜泣,再次见到爱人喜跃冲破一切顾忌。在他们身后的段壬,怨恨看着驾驶座的背影,这家伙虽然和他同属一个社团,但关系却并不友好,尤其是在陈青河父亲破产自杀从特等班转出更变得恶劣。 摇滚社团,虽然名义上是摇滚爱好者聚集的社团,但事实上这是富家少爷聚集地,如陈青河这样连五线谱也不明白的大有人在,绝大多数加入社团是为有逃课的借口。 “陈青河,你怎么在这?” “——司机?” 段壬借到后视镜中的脸孔,却没想到是在圈子消失已久的陈青河。 这怎么可能?! 陈青河还会开校车,他没有听说过。 “闭嘴,呆在我的车需要安静!” 陈青河打断段壬未出口的话。 一面,他将油门踩到底,完全无视挡在校车前的学校大门,更不在意是否上锁,就这样悍然朝着校门撞击去。 嘭! 巨大的撞击力下,前挡风玻璃彻底碎裂,变形车头则顶着一扇铁门前进,甚至借此撞开一只死骸,碾断它一根手臂,。 如此暴力的车技… 引得校车内一片惊恐的叫声。

下一篇   第四章 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