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木槿兰 - 末世重生者

第三十九章 木槿兰

南韩人双拳攥紧,压抑着内心激动。 这一刻陈青河这眼里的煞星小子,仿佛不再是那么恐怖,甚至隐隐有些亲切,连周围的空气顿时也清新不少,他的呼吸变得顺畅,好似迎来新生。 辛格余光瞄来。 他的心中在奸笑,小弟计划成功在望。 ×××××× 一小时以后,雨势不减。 南华北道,如意快捷酒店。 这是一栋原本始建于八十年代末的五层民房,但因最近两年国内旅游热而改建为快捷酒店,如今七层酒店最高两层早已在末世降临当日,塌毁在血蝠空袭当中,雨水哗啦啦渗进开裂的墙缝,流淌在瓦砾堆积的走廊道上。 “这是最后一次。” “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回响在五层通往六层的楼梯道口。 这是个留着平头,下颔有稀疏胡渣,面色苍白,双眼浮肿,看起来睡眠不足的中年人,他麻木盯着面前的女人,从背包里拿出一包袋装方便面,往女人怀里一放。 他叫阿东,只是一名普通汽车维修工。 女人背向的斑驳墙壁,开裂出数道指口宽的裂痕,正渗着污浊的雨水,整个楼道口积着鞋底厚的雨水,空气潮湿。 她纤细手指一紧,捏住封袋的一角,像是用了很大劲一般,她的贝齿轻咬红唇,道:“阿东,你也要走吗?” “不走,难道留下?” “越南人他们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还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阿东冷笑,看着这张卸掉浓妆,恢复清纯的脸孔。 这里本是他与好兄弟‘林飞雄’的避难所! 至少在南韩人和越南人到来以前,这里有超过三十名华夏幸存者,而如今却只剩下了一半不到,更重要这批剩下的人全都沦为越南人的走狗,他更是被这帮“自己人”排挤。 若不是兄弟留下一批食物,藏在酒店上层某处隐秘废墟当中,他或许早就已经饿死了,像是一团狗屎一样被“自己人”扔出酒店,在冰冷雨水浸泡下等待死亡降临。 “……” 女人不敢抬头,只是揪紧方便面封装的手指,微微颤动,显然她内心并不平静,尤其是想到某个四天前死去的男人。 林飞兄,如意快捷酒店最初的首领! 末世降临时,展现出色的领导能力救了下三十多人,被视为酒店里的英雄。 “木槿岚,你记住——” “我留给善善的东西是飞雄最后的遗物,如果还有一点人性的话,就不要让王正富那帮杂碎打她的主意。”阿东看到女人这张脸,就为他死去的兄弟不值得,恼恨。 曾经,曾经… 大概十多年前,汽车维修店才刚刚兴起,那时候他和林飞雄满怀梦想从乡下走出,来到城市成为一家小维修店的学徒,拿着每个月几百元的工资,无时无刻都在梦想学成,在城市真正扎根的那一天到来,而眼前的女人那时还在与他的好兄弟热恋,甚至已经到了未婚先孕的地步,但自从一个叫王正富的矿场老板出现—— 这个女人抛下断奶不久的女儿,突然了无音讯。 直到末世来临前三个月,这个女人竟然再次出现于白海市,不过已经成了王正富的合法妻子,是拥有过亿身价的富豪太太。 不过,再有钱又什么用? 末世降临时,这女人带着王正富与林飞雄谈判,希望对方不要再打扰她的生活,但谁曾想到转眼世界迎来末日,铺天盖地的怪物涌来,一朝令人惊羡的亿万富翁就沦为挣扎在生死线上的幸存者,每日为了果腹,为了安全,甚至把女人亲手还给他的兄弟,美其名曰——孩子需要母亲! 草**,当时越南人还没过来,整栋酒店三十多名幸存者,都在他和林飞雄的保护下,虽然生存艰辛但至少没有剥削,而一切不幸就如末世来临一样突然,让人措手不及。那帮南韩人以及越南人闯进酒店,不仅强霸他们的避难所,更把他们储存的食物搜刮一空,将所有人赶到一层。 阿蔡,黑仔,国明,阿岳—— 一个个生死与共的兄弟因为越南人的闯入陆续死去,如今酒店剩下这帮墙头草,没有一点骨气倒向越南人。 更重要的是… 他的兄弟那刚过11岁生日的女儿,没了爸爸。 “我不会的。” “水…善,她是我的女儿——” 木槿岚知道阿东在担心什么,一个没了保护的女孩,若是被发现握有相当数量的食物,那可预见到悲惨的结局。 以前,女儿有爸爸保护。 当女孩爸爸死后,阿东等兄弟接过责任,保护兄弟他的女儿。而如今,阿东没有力量在继续保护,只能选择懦弱地离开。 “希望如此吧。” 阿东勒紧背带,最后看了木槿岚一眼。 然后,他盖上雨帽,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下楼道,离开这里。 “一路小心…” 木槿岚向酒店外眺望。 向东倾斜的酒店建筑前,一条被汽车堵塞的闹市大街,谁处可见到受雨水影响而发狂的死骸,它们狰狞恐怖姿态,都在无声提示藏匿于废墟当中的幸存者,那末世首日的绝望记忆。 死亡,绝叫! 一幕幕血与泪的回忆,让绝大多数幸存者失去外出冒险的勇气。 阿东走在四楼走廊拐角,步伐有过微微一顿。 他不是懦弱地逃离,而是不愿意让好兄弟女儿随自己去涉险,与其在外挣扎逃窜,不如在安全酒店多苟活几日。 这就是他的想法。 一个普通汽车维修师傅的想法,因为此次离开他也不知道将迎来什么,他背后看似满鼓的登山背包,仅仅带了三天的食物。 那包交给木槿岚的方便面,是他六分之一的食物! …… 五分钟后,木槿岚目送阿东身影消失在雨幕中。 这包小小方便面,从前的她或许连去碰的念头都不会有,而如今手里却有一种异样的沉重感,这不关是来自食物沉重,还有一份责任。 女儿,林水善的责任! 十天前,她的女儿便发起低烧,甚至越来越严重,直到今天才有好转的迹象,所以阿东才选择这时候离开。 攥紧方便面,木槿岚将它塞进上衣内。 她知道哪怕是一点点泡面调料香味,都能令酒店内被胃痉挛折磨得痛不欲生的的幸存者,变成疯子,变成野兽。 而这时候,楼下传来一个声音。 “槿岚,吴煦东都和你说了什么?” 吴煦东,这是阿东大名! ×××××× 卡文了,今天好好整理下大纲。 明天1号开始每日三更(6000字)~!

上一篇   第三十八章 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