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飞熊爸爸 - 末世重生者

第四十章 飞熊爸爸

这个声音! “是王正富——” 木槿岚本能地双手一紧,死死按住上衣内的方便面,转身露出强笑,看到迎面走上台阶的人,内心在一点点下沉。 来人,年过五旬,头发灰白翻卷,一张方形脸,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上身是羽绒服,下身则是一条手工西装裤,脚踩一双脏皮鞋。 “阿岚。” 王正富揶揄看着木槿岚。 都做了十年夫妻,妻子一旦情绪紧张的反应,他了然于心,不用说那个吴煦东,走前肯定给她留下了什么东西。 “正富,什么事?” 木槿岚强装无事,想要擦身走过王正富。 “是你自己拿出来…” 王正富挡在木槿岚面前,双手抱胸,淡漠道:“还是我动手?” “你说什么——” 木槿岚心中一凛,就要快步绕开王正富,离去的时候。 “还装什么,拿出来吧!” 王正富就一把按住她的手臂,阻止她离开,另外一只手顺势伸进她的上衣内,往里头用力一抓,果然如他想的抓到某种东西。 方便面! 王正富还算温煦的神情一变,就像饿狼附身,表情疯狂,用力捏碎袋内的面饼,然后不顾木槿岚挣扎抵抗,强行夺走。 木槿岚双手一空。 她怔怔看着已被夺走的方便面,泪水如泉涌一样落下,嘴唇无声喃动着,似乎很想说什么,喊出什么,但她却不能。 声音只会吸引更多饿疯的幸存者! 到时候她所面对就不是一个王正富,而是整整一栋酒店的幸存者。 “哟,我就知道吴煦东藏了些什么东西!” “不然,一周过去他和那个小野种不饿死才怪。” “方便面啊…好好,老子都一周没有尝到了,五香牛肉味,很好——”王正富抓紧饼面碎裂,包装袋变得十分皱褶的方便面,他眼神灼热,到最后语无伦次说着话。 “还给…我!” 听到‘野种’两字,木槿岚内心不知为何有一股力量涌出,伸手就要去夺。 “滚!” “以前吃好老子,用老子的,那时候老子喜欢你,不嫌弃你生过那个野种,但现在不一样了,老子要你这种烂货,把欠的都还给老子!” “草,草,草****臭娘们!” 王正富一巴掌将木槿兰扇倒在地,然后低声咒骂着,抬脚朝她的小腹猛踹,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宣泄他亲手为自己戴上绿帽的事实。 以前,是他花钱戴别人绿帽子! 但如今,他那存在米国花旗银行的巨额存款,就是一堆没用的厕纸,没有人会在乎,他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富翁。 “……” 木槿岚忍着痛,垂落散开的乌发,遮掩她此刻的表情,但那夺眶而出的眼泪,却在无声述说她的无助,与绝望。 ×××××× 五分钟后,如意快捷酒店卫生间。 这是一处不到十平米的男厕,环境潮湿,黑暗又阴冷,里面却摆放着一张办公桌,以及一张金属折叠床,还有几大包黑色塑料袋。 一个女孩,五款匀称,瓜子脸,一双乌黑大眼睛十分漂亮,像极了木槿兰,纯真无垢。她的额头却包着几层纱布,两只手臂上还有几处利器留下,已经结痂的伤口,脖子戴着鲜艳的红领巾,怀里抱着玩具小熊猫。 她就是林飞雄的女儿,林水善。 不过,她一张小脸却煞白无血,病白皮肤甚至能看清肌肤下的血丝。 “这是飞熊爸爸,这是水善——” 女孩握着原子笔,在记事本一页空白画着她爸爸,还有自己。 这是一张到动物园游玩的涂鸦。 青涩的线条勾画出一张笑容爽朗的国字脸,只完成一半的右手,正拉着已经完成的女孩小手,坐在动物园参观车上。 这就是她的爸爸,飞熊爸爸! 不过,她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爸爸了… 水善从记事起,就全是他爸爸在汽车维修店工作的记忆,每日其他同学在结伴玩耍的时候,她却呆在维修店里头,闻着不讨人喜欢的机油味,还有人来人往的吵闹声,完成做作业。 然后,乖乖搬来一只马扎凳,坐在店里的角落,静静注视她始终一脸污渍的飞熊爸爸,同其他叔叔默默工作的场景——举升机、扭力扳手、空气压缩机、气枪、检测仪、抽油机、工作灯、撬杠等等,她从小到大记忆都是这些工具,甚至在店里忙碌的时候,多次临时客串过修车工。 很快笔落,一张涂鸦完成了。 “飞熊爸爸…” 林水善脸上却没有笑容。 都几天过去了,她再也不没见过爸爸,虽然阿东叔叔和槿兰阿姨都告诉她,爸爸出去了,为了找回更多的食物,不会很快回来,要她乖乖在这里等飞熊爸爸回来,不能哭,不能闹……要安定养好病,然后健健康康等他回来。 其实,她知道的,一切都知道的。 飞熊爸爸已经不在了,没有了…自从那一天阿东叔叔浑身是血,同几个被咬伤的叔叔,逃回酒店她就都知道了。 但她不愿意相信。 飞熊爸爸和她说过,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失去希望,所以她一直希望着,熬过了突然而至的疾病,期待奇迹出现。 记事本合上,想到她的飞熊爸爸,林水善就没有了继续涂鸦的心情,她抬起袖口,使劲往泛泪的眼睛擦抹。 她很用力,很使劲。 因为哭泣,落泪,会让希望破灭,这是摧毁希望最好的武器,末世降临以后,飞熊爸爸总是把病弱的她温柔地抱在怀里,度过一个个夜晚,一直这么在她耳边低语,安慰。 最初的日子,总有怪物在嘶吼。 那凄厉恐怖的叫声,伴随着酒店内恐慌的叫声,每每在午夜将她吵醒,而飞熊爸爸总是用他粗糙的大手,在她后背轻轻拍打,用哼着走音的童歌,希望她能静静睡去。 他是这么的努力! 从她记事起,飞熊爸爸他就没有过休息,每当水善问起此事,飞熊爸爸那张粘着机油污渍的大脸,就会出现爽朗的笑容,用宽厚的额头顶住她的小脸,平静而温和的说——他要挣钱,然后在这座城市给水善一处温暖,安静的家。 这个家,不大。 但家里最大房间一定是水善的,然后买来她最喜欢的毛绒玩具,为她布置一间公主房,让她不用再羡慕班上的其他同学。 水善她知道… 飞熊爸爸这么努力,这么拼命,每日早起晚归,想要给她一个小家,为的是补偿她没有母亲的童年,为了弥补她失去母亲创伤的心灵。 “阿东叔叔还不回来——” 林水善拉开抽屉,将记事本小心翼翼放进去。 这一记事本记录了她末世以来的所有心情,但内容最多还是她的飞熊爸爸。 她准备收回的手忽然一顿。 目光定在抽屉里面一张平整摆放的素描画,这是用铅笔画出一个没有五官的女人,一身连衣长裙平躺在草地的素描图。 这正是飞熊爸爸的杰作,而它的诞生日子。 她还记得那末世第二天,自己印象当中最痛苦的日子。 疾病让她浑身在痛,冰冷,仿佛有什么东西要被撕裂打开。而飞熊爸爸始终用他坚实的臂膀抱住自己,不过她还模糊记得当时想要妈妈,喊着妈妈,虽然不知道妈妈的名字,她就这样一直叫着,飞熊爸爸看到后很伤心,而槿兰阿姨那时候第一次落泪,她哭得很伤心,一直念着对不起的话语,似乎是在向她和飞熊爸爸道歉。 她似乎知道槿兰阿姨为什么要道歉,但却不确定,因为那时候的她持续低烧,手足冰凉,浑身无力,近乎虚脱。 不过,当时她还是用尽全力抬手,为槿兰阿姨她抹掉眼泪。 也正是这时候,飞熊爸爸抱着她坐到桌前,拿出一张雪白的A4打印纸,用铅笔迅速地作画,说是为水善画出妈妈。 要她坚持下去,不能睡去。 然而这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就没有了记忆,只知道末世第一日总是对她熟视无睹,摆出麻木表情的槿兰阿姨,改变了。 她对水善微笑,会用手为她暖暖。 “槿兰阿姨,阿东叔叔你们在干什么…” “那么久都不回来。” 林水善轻轻关上抽屉,虽然不知道妈妈究竟长什么模样,但她觉得如果有妈妈,那一定和槿兰阿姨一样漂亮的。 她一手抓住小熊猫,另一只拿起桌上的“东西”。 这是一把自制弩弓,用快捷酒店找到的材料,用手工做出地一把简易弓弩——上面弹簧、弓弦、连杆、阻铁、扳机都是水善在阿东叔叔帮助下,一件件亲手做出的。 林水善手指轻轻抚摸,简易弓弩的表面。 如今这光滑的手感,是她一点点用砂纸打磨出来的。她还记得当说出准备制作弓弩时候,阿东叔叔的疑虑神情,但最终她还是做出来了,虽然威力很小,不过确实可以称得上一件武器。 阿东叔叔最后的震惊,她还记得。 事实上,她根本就没有过制作弓弩的经验与知识,当时她看到闯进越南人酒店所带的手枪,浮现了一刹制作弓弩的念头,而紧跟着关于弓弩制作的知识就像泉水一样涌出。 水善,不知道这是不是魔法! 但是办公桌最下层的抽屉,还藏着不下十只的简易吹箭,那同样是她亲手所做。 ×××××× 该死的卡文,终于熬过来了! 来点饲料~现在血线贫弱,魔法枯竭——急需喂养!

下一篇   第四十一章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