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机械师 - 末世重生者

第四十二章 机械师

“大人…” 金西原掀开雨帽,雨水溅落在他那张扁平脸上,顺着从鼻翼边延不断流下,紧张道:“我和黎文龙是两天以前离开酒…店的,我们走后酒店会发生什么,不…能…保证,但是我们走前食物就所剩不多,大概只有五天的量左右。” 五天? 陈青河眸光闪动,在雨幕中盯着酒店后门。 前方十五步左右,如意酒店的后门锈迹斑斑,底部埋没在塌落的土方瓦砾下,门板有数道死骸留下的爪子扣痕。 “大人,您怎么了?” 见陈青河忽然沉默不语,辛格疑问道。 “酒店内只有一名进化者…” “但“他”的生命气息有些古怪,就像是风中火烛一样弱小,似乎才刚刚觉醒不久,还没完全熬过病疫期——”陈青河眸光泛着幽色,他的感知力清楚回馈出酒店内的情况。 普通幸存者约十二人左右,几乎都集中在一楼中央的某处房间,其中有四人的情绪急剧波动,似乎有冲突正在酝酿。 感知力就如同热成像仪,对于进化者而言反馈的信息,会在脑海构建出一副以不同色颜色的信息图——红色代表暴躁、橙色代表平和、银色代表坚毅、蓝色代表包容等等。 “那军…师应该已经离开了!” “不过,大人那气息微弱的进化者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没有感应到?” 金西原神情先是紧张,又转而诧异。 他和江原会四号人物朴在旭关系并不和睦,此次来到华夏除了与越南人交易外,更多是江原会的会长朴正龙要锻炼他的儿子,作为会内的三号人物才不得不动身陪同。 之所以与黎文龙会见金华帮,也有避开朴在旭等人的意思。 “小金,大人岂是你能相提并论的?” 辛格伸手,用力在南韩人肩头一拍,一脸鄙视斜眼瞧着他,就算这家伙被他心目英明神武的大人折服,还是难改棒子自大的劣根性。 “呃——” “辛格先生,您说得是…” 金西原被印度人眼神看得不舒服,他已确定这家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但碍于跟随煞星小子的“老资格”,不敢发作。 “知道谦虚就好!” “想跟如太阳一般闪耀着伟大光芒的大人相比,你还早上一万万年,我们必须清楚了解到自己渺小又卑微的存在!” 印度人胸膛一挺,就像拿出红色—党—员证,向着某国家徽章握拳宣誓,高喊振奋口号的优秀革—命—分子一样。 “……” 金西原嘴角抽动,点头赞同。 但与印度人无耻下贱的品行相比,他就像单细胞的草履虫与霸主恐龙有着无法跨越的鸿沟,根本不是一个量级,一个维度。 “我们走。” 陈青河没兴趣再听这俩人扯皮。 他大步流星地来到后门前,握住冰凉的L型把手,发动能力黑火,顿时铁门紧—合的锁芯就像麦芽糖一样融化,赤红。 咯啦——锈化门轴转动,陈青河右臂逐渐加力,直至后门完全拉开,酒店那阴暗超市的走廊,印入他的眼帘。 里面很潮,很湿,蛛裂墙壁渗着污水,走道上随处可见肮脏的衣物及鞋子,还有倾倒废弃的酒店陈设,杂物。 空气有一股淡淡的霉味。 陈青河一步跨进走廊,从背包拿出手电筒,推开电源开关,站在门前用强光照看着死气阴森的走廊,他的听觉十分敏锐,能听清一楼中央段幸存者所制造的争执声音。 但他并不急于去一看究竟。 普通幸存者对他而言根本不值得上心,他在意的是那属于进化者的微弱气息,当然还有并不能确定是否离开的越南人。 南韩人,印度人随手走进。 “还记得什么人呆在那里面?” 陈青河关上沉重锈铁门,黑暗中侧目斜视南韩人,抬起手电强光定在离后门不远的厕所,他所感知到的进化者微弱气息,源头正是那里。 “不清…楚。” 金西原微微摇头。 自从霸占了酒店,将原来的华夏人赶到一楼后,除了越南人有在留意外,他们南韩人几乎就没有关心过华夏人。 陈青河收回目光,不发一言地朝厕所走去。 “没用的家伙!” 辛格鄙视看了南韩人,急忙跟上去。 嘎吱,嘎吱——泥泞塑胶鞋底在潮湿摩擦的响声,他们走入厕所,手电强光从洗手池扫过,最终停在男厕的大门前。 门板有许多鞋印,显然被人用力踹过。 叩,叩叩。 陈青河轻敲厕门,不管这微弱气息的主人是谁,他决定先接触再说。 一秒,两秒,三秒过去。 里面仍没有一点反应。 叩,叩叩。 陈青河没有不耐,继续敲门。 但里面始终没有一丁点的反应,这令他有一丝不解,莫非里面的“进化者”感应到了两名同类,因而忌惮才不愿现身? 几次敲门后,陈青河眉头微蹙。 既然对方不愿意出来见他,那他就采取主动。 ——黑火能力,发动。 如方才后门一幕相同,与锁芯融化为如麦芽糖,陈青河稍稍一推门,因潮湿而生锈门轴发出艰难转动的声音。 当门完全打开。 手持简易吹箭的林水善,那在暗色下紧张的病弱小脸,印入三人的眼帘,但也在这一刹那陈青河却蓦然大惊失色,甚至发出不确定的失声惊叫。 “是…你?” 陈青河难以置信,看着面前的女孩。 他几度暗自吸气,才确定自己双眼没有看错,这张脸配合这条鲜艳红领巾,尤其是那一双清澈眼睛,像极了他记忆的某个人物。 女孩一步也不退,握着吹箭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如果没有那一串敲门,来人又并不是认识的脸孔,她已在第一时间发动攻击,绝不会有一丝犹豫。 “大人,您怎么了?” 辛格上前一步,陈青河出乎异常的反应,让他及南韩人都意识到面前这女孩并不简单,绝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般普通。 “……” 陈青河不答,眸光闪动。 这是他回归以来,首次与前世的熟人(同学并不算)相遇,虽然对方如今并不认识他,但他却始终记得面前的女孩。 林水善。 如果没有意外,他与她的相遇至少要在末世的两年多以后,当时她已完全觉醒,更是在进化者当中已是十分可怕的存在。 机械师,能力机械工程! 不同于一般进攻型或防御型的进化者,她是罕见的特殊型进化者,在需要暗能量之余还要有庞大的资源作为支撑,如此才能完全展现她能力的潜在性,可怕性。 陈青河清晰记得,两年后一场袭击要塞都市的怪物潮,那时候的怪物潮完全不同于如今,怪物潮中存在着大量T—4等级以上的怪物,它们浩浩荡荡要摧毁人类政府控制的文明火种。 面对这以百万,以千万规模为数量单位的怪物潮,就算是再强大的进化者也多少怛然失色,因为这已不是个人能力决定胜败,而是一场种族与种族之间存亡的超级战争。 但就是这场超级战争! 却让这个十几岁的女孩成为最耀眼的存在,在长达十天人类与怪物的血战,整个要塞都市血流成河,尸堆如山,成为名副其实的“绞肉机”,战况却始终胶着不下的时候。 一支数量以十万计的“机械死神”,就如电影当中机械战士的终结者,它们从要塞都市杀出,在超时代武器的帮助下,碾杀袭来的无尽怪物,用最血腥,最有效率的方式,只用了短短一日便击退了怪物潮,守护住了要塞都市。 这就是她能力所创造的奇迹! 甚至因为她的存在,大大加速了终结怪物入侵地球的行动。 “你不用紧张,我们不会伤害。” 陈青河心中有无限感慨,他尽可能用温和的语气,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 林水善第一开口,声音隐隐有些颤音。 虽然她能感觉到对方没有敌意,但三个陌生人突然到来,对于一名十一岁的女孩来说,还是有着太大的心理负担。 “自然是你不认识的陌生人。” “我们是到这里,看看能不能找到某些人。” 陈青河微笑,他对女孩过往略知一二,更对她性格有相当的了解。 虽然目前女孩还十分稚嫩。 远没有两年后异于年龄的成熟,更没有善于洞察人心的敏锐感觉,但这不影响陈青河以成人方式与她交流。 “某些人?” 林水善弯弯眉毛,微微蹙起。 她紧紧握在小手中的简易吹箭,有了一丝松动,并不像最初时那样的警惕。 “比如越南人——” 陈青河微眯眼睛,说道。 越南人! 林水善暗暗吃惊,那帮越南人的厉害,整个如意酒店幸存者都亲身体会过,完全不是一般普通人可以对付的。 嗯? 陈青河忽然脸色阴沉,发现什么。 刚刚竟然有一丝十分微弱的气息,在女孩背后的黑影处波动,这绝不是林水善的气息,而是熬过病疫期的进化者才能散发的气息,但令他心惊的是这气息如此隐匿,他需要如此之近才能感知到。 如果换做其他进化者,或许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 ——竟然有进化者潜藏在这里!

上一篇   第四十一章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