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阴影分身 - 末世重生者

第四十三章 阴影分身

新书期最后三天,零点后打滚求饲料,让我在榜上留到最后吧! 感谢「醉梦蓝曦草」六次打赏爱抚,这让我如打了鸡血一样激动亢奋! ×××××× “滚出来!” 陈青河一步跨进厕所。 他黑眸杀意迸发,伸手将林水善拉到身后,另外一只手五指曲伸作握拳式,然后高高举过透顶,黑火能力悄然发动。 腾地黑火片片串烧而起,在他掌中焰光涡转荡漾,最终固化为一把半尺焰剑。 咻! 前臂发力,半尺焰剑甩击掷射,插—向林水善身后的黑影。 说来缓慢,但一切不过在瞬息间发生。 快到林水善无法做出反应,就被强势却不蛮力地拉到陈青河身侧,因为习惯她下意识地后退再前进,抱住陈青河的右腰。 半尺焰剑没入黑影,剑尖灼热的高温,瞬间就将厕所湿润的地砖灼穿,阴湿空气瞬间变得干燥,只见惨叫骤响。 “——啊!” 一团阴雾乍现,“他”如鬼魅一样从林水善背后的影子蹿出,就仿佛化身为深海游荡的海鱼,在虚空极速游转一圈,想要从厕所的通风管钻出,迅速逃离这里。 “还想逃?” 陈青河右手将林水善往腰里一挤,冷峻表情下杀机高涨,左手轻抬,食指对准那通风管道隔空一指,能力轰然爆发。 黑火燃烧! 呼哧,一道滚滚火墙兀然立竖而起,先于那阴雾逃窜以前,将通风管道那一面墙壁完全覆盖,上千度高温瞬间蒸干湿气。 “你是谁——” 那团阴雾前冲趋势骤止,它悬空在半空,混沌阴暗的雾气渐渐凝聚出一张脸。 这是一张典型的三角脸,“他”的颧骨突出,塌鼻,薄唇,双眼细长,给人一种强烈的阴翳感觉,尤其此刻阴雾弥乱,整张脸被雾气拼凑而成,如同久困地狱的恶鬼。 恐怖,阴森! 印度人当即从后腰掏出短手,而他身旁的南韩人却一脸恍然,显然认出这张东南亚一带脸孔的主人究竟是谁。 “你觉得呢?” “范文同,红棉帮的军师先生?” 陈青河看都不看他一眼,低头斜视被吓坏的林水善,显然女孩根本没有察觉到,早已离开酒店越南人头领就藏匿在她的影子中。 不…准确的说! 从越南人离开酒店起,军师就利用他的能力‘阴影分身’分裂出一个具有他个人独立意识的分身,游荡藏匿在酒店各个角落,始终在暗中监视华夏幸存者的一举一动。 虽然他们已外出搜寻物资,但不代表他们准备放弃这处并不能算是绝佳的临时落脚点,白白送给华夏人。 “金西原是你!” 被叫出身份,尤其是发现陈青河身后的南韩人,军师心中一凛,就凭此信息在脑海开始拼凑出接近事实的猜测。 虽然,他并不认得陈青河! 但是这个“火焰进化者”(陈青河)胆敢把后背暴露在金西原面前,仅有两种情况下,要么南韩人已经是没有生命的死人,要么就是他已经背叛他们,向华夏人臣服。 不管哪一种情况,军师都不愿见到。 不过很明显,一同前去水仙楼与马仇龙商谈的野人,应该遭遇不测了。 瞬息间,军师神情巨变。 “不怕,他不会伤害到你。” 陈青河温煦微笑,右手有力按紧林水善娇小的肩膀,掌心温暖,清楚感觉到女孩颤抖的身躯,以及冰冷身体。 林水善默默点头。 握住简易吹箭的手不禁垂落下,小脑袋藏到了陈青河的背后,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陌生哥哥,有种奇怪的感觉。 有点像飞熊爸爸,又有点像槿兰阿姨—— 高大有力却又很温和,似乎不管什么事这只按在她肩膀的手,总能顺利解决。 军色雨衣有着淡淡的塑料味,水善脸贴在上面,冰凉凉,但她那一直微微颤抖的身躯,却在不知不觉中平静下来。 “没…想到,你的能力是这样。” 金西原从陈青河背后走出,难怪这只老狐狸总不显露他的能力,原来并非他在故意隐忍,而是自信进化者难以发现他的能力。 阴影分身,可以从主体分裂出一定数量,完全由异种能量构成,能够自由潜匿影子,又具备独立意识的影分身。 “野人,应该死了吧?” 军师忽然镇定下来。 “军师,我劝你向大人投…降吧。” “你没有胜算的,不要妄想能够从大人他的手里逃…走。”金西原点头,算是证实军师的猜测,用着半生不熟的中文劝解道。 也在他话音落下的刹那! “投降?” 军师蓦然狰狞大笑,脸部的阴雾随着笑声而抖动,只见他松散阴影雾身,骤然一紧,就像被人为揉紧似的。 整个过程就是眨眼的功夫,众人眼前一花,他的阴影分身带起一串如彗星般的雾尾,神情疯狂,如炮弹一样向陈青河冲来。 ——咻! 这是军师阴影分身的逃跑手段,燃烧异种能量换取短暂的极速,他前冲的轨迹蓦然下沉,贴着地砖企图从陈青河脚下空隙逃出, “你们以为刚刚就是我的全力?” 军师声音传来,阴影分身已骤近到距离陈青河不到半米的位置。 他自信,陈青河不敢全力爆发能力! 因为他看得出这个华夏人,似乎很在乎这个除了一双眼睛格外清澈以外,浑身上下并不起眼的女孩,所以才如此断定。 拼了! 这一刻,他与陈青河又拉紧不少,俩人或许仅有十公分不到的距离,军师甚至只要微微抬头,就能够清楚看到抬起左手的陈青河,那淋湿的刘海滴溅而落的雨滴。 “找死的家伙!” 骤然,一句淡漠的话传入军师的耳畔。 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一股异于寻常的排斥力作用在他的阴影分身,那迅速燃烧的异种能量顿时如遇天敌一般,以成百上千倍的速度瓦解融化,完全不受他意志控制。 “这是什么力量!!” 军师失声尖叫,他的阴影分身反身就要逃跑。 “你不配知道。” 陈青河左手暗光弥漫,看似缓慢,实则旁人看来如电光一般迅速,五指如同铁钳,身子弯下,一抓之下掐住妄图逃跑的军师脖子。 在黑暗力场的绝对领域范围内。 就连生物死去的残魂都能禁锢,这个能力状态下的越南人简直就是在找死! “——” 军师被缓慢抓起,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他阴影分身在已被黑暗力场侵蚀剩下三分之一,这还是陈青河刻意控制的结果。 见到那迅雷一般的军师阴影,眨眼就被陈青河徒手制服,南韩人既是恐惧之余,心底深处那一丝反抗的念头,瞬间荡然无存。 林水善则露出半张小脸,清澈大眼睛不可思议看着这一切。 “是你是痛快地告诉我…” 陈青河虚眯看着军师,问道:“你的主体还有那帮其他越南人的位置?还是到时候让我亲自把你们揪出来?” 说话的同时,他的手劲再不断加大,如同挤面团一样在军师脖颈留下越来越深的指痕。 军师无声张口说道: 小—杂—种—去—死—— 这就是他的答复,一具阴影分身即便死亡,对他本体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伤害,只不过损失一部分暗能量罢了。 “哦,是吗?” 得到答案,陈青河完全不敢到意外。 他掐着军师的左手举高,最终停在鼻尖位置,然后前臂蓄力,将他如一团垃圾一样甩向,通风管道那一面已被黑灼穿的火壁。 ——轰! 军师阴影分身,如同泼进火焰里的污水,瞬息就被高温焚为虚无。 与此同时,就在这军师分身死亡这一刻。 远在水仙楼三层的地图馆内,正拿起一份两级指印地图的军师本体,脸色铁青,攥着地图纸狠狠甩在地上。 “小杂种!” 军师横眉怒目,不顾周围人的目光,大声咒骂。 “发生什么了?” 就在不远处的朴在旭带人赶来,紧蹙眉头,军师在他们面前素来镇定从容,从不轻易动怒,将情绪暴露出来。 朴在旭他一张方正脸,单眼皮,挺鼻,下颔有颗黑痣,一身浅白色的德里球衣,脚踩阿迪球鞋,完全是足球运动员的打扮。 “待会再说…” “我们先离开这里——” 军师深吸一口气,压下他心底翻涌的怒火与深深寒意。 “嗯。” 朴在旭眉头更紧,军师一反常态引起他的重视。 虽然他们曾经敌对,但这里是华夏人的地盘,尤其是水仙楼这种人多口杂的地方,军师又突然如此反常,可见事情的严重。 当他们刚要转身,准备离开地图馆的时候—— 哒, 哒,哒,哒,哒哒哒。 一阵急促脚步声从何韵的办公室方向传来,只见数名背负装备的蚁工走过门前,断断续续的微弱议论声音传进地图馆。 “金…华帮…失去联络了。” “五个进化者…” “还有一百多号人,怎么就这么突然…” “太奇怪了,现在情况还不清楚…” “楼长,要我们过去支援阿华他们。” “还好今天下雨了…不然这次过去就危险了…” “嗯。” 地图馆内挑选地图的进化者,在蚁工下楼远去以后,神情无一都是巨变,他们听力超胜于普通人,刚刚蚁工的话在不少人心底引发惊涛骇浪,尤其是熟识金华帮的进化者,感觉更为强烈。 死了? 一百多人规模,五名进化者的金华帮覆灭了? 想到这个就有不少人心底发寒,脸色难看,不管是因为什么而死,至少那三级指印的国际会展中心绝不能再有企图。 “军师——” 朴在旭盯着军师,觉得他一定知道了什么。 “我们走,这地方不能再呆了。” 军师面无表情,眼神示意朴在旭不要多问,率先大步走出地图馆。 如果刚刚他还心存报复的念头! 那此刻他的报复就荡然无存,之前的怀疑通通烟消云散。 “我们走。” 朴在旭紧随其后。 他有一肚子疑问需要从军师那得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