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给你机会 - 末世重生者

第四十四章 给你机会

水仙楼附近一处无人的空巷内,两侧建筑墙体开裂,又长满了青苔,两端出入口各有全副装备的南韩人存在,他们密切注意着任何动向,不论是街口游荡的死骸,还是高空飞过的血蝠。 “都是真的?” 听完一切,朴在旭仍不相信。 金西原背叛就罢了,这人在国内爬上江原会高层手段,他就十分不屑,就算他不背叛迟早也会被他所抛弃掉。 但金华帮的全灭就不同了! 甚至还有包括,那在边境缉枪林炮雨中活下来的黎文龙,也死了! “都是真的。” 军师声音很嘶哑,低沉。 他还有一点没有告诉南韩人,阮维武死去的数天以后,他觉醒为进化者之时,就曾立即分出一具阴影分身前往帝豪酒店,但因能力还未完全熟悉,为了不暴露行踪在酒店外围远远监视,所以仅仅发现一名进化者(黄子澄)。 不过,素来谨言慎行的他,在无法确定对方(黄子澄)实力,阮维武等一众人又都惨死的情况下,就无更近一步的行动。 “我们离开这里,以后不出现在附近!” “那个小杂种总不会有本事能在全城搜索?!” 朴在旭朝地上吐一口唾沫,对陈青河充满了恨意,狞声道。 如今可不是末世以前,没有满大街的摄像头,以及遍布城市的公安警察,想要从怪物横行的城市找到他们,根本就不可能! “嗯。” 军师细长眼睛闪烁着思索。 ×××××× 与此同时,如意酒店正门前被汽车堵塞的马路中央。 王正富四肢被尼龙绳,以及铁丝层层绑死,仿佛仿佛一颗人形肉粽平躺在马路中央,他浑身衣物被雨水淋湿,仅仅在这里呆了几十分钟,已经冻得通体冰冷,四肢更没有一点知觉,仿佛手脚不是自己,他呼吸微弱,疲惫痛苦。 同他如此的还有三人,他们无一例外都是造成林非雄一干人惨死的间接帮凶,所以当陈青河从木槿兰那里了解到全部经过以后,就不动声色地处理了王正富这帮垃圾。 对于处理垃圾有着丰富经验的他,十分小心,避免给心灵脆弱的女孩继续造成伤害 此刻,酒店一楼走廊。 近十名幸存者集中在厕所外围,他们纷纷向里面投去羡慕的眼神,尤其是在印度人帮助下,忙着收拾行李准备随陈青河一同离开的木槿兰母女。 渴求,希望…还有后悔! 这几乎是此刻每一名幸存者的心态,如果林飞雄等人没有死,说不定他们也能有机会同这对母女离开,对于这处在两天以前就断电的路艾姐酒店,没有人有任何眷恋。 而可笑的是这帮人或许根本不知道! 陈青河在知道女孩身上所发生的悲剧以后,本意是将这里所有人都同王正富一同处理掉,但碍于女孩原因暂时放弃这样的年头。 林飞雄一方人之所以死! 除了这帮人原因外,还有很大一部分都源自军师的刻意暗示,教唆,激发矛盾,最终连阿东等人也死得死,残得残,逃得逃。 不少人在羡慕女孩之余… 还有纷纷用复杂目光看向走廊拐角,他们各自琢磨着心思,还在做着不切实际的美梦,希望陈青河能够大发慈悲,带他们一同离开这里。 此时,单人房。 房门紧锁,到处可见幸存者凌乱摆放的生活用品,在这安静氛围当中,轻响着有节奏的敲桌声——叩,叩叩。 陈青河坐在软椅上,为自己泡上一包铁观音,清香雅韵的茶香萦绕口腔,随着热茶的饮入,四肢多几分暖意。 他舒服得眯上双眼,对面前局促坐着的南韩人,拿起另一杯早已泡好的铁观音,轻声问道:“要来一杯吗?” “不…不用了。” “谢谢,大人…你的好意。” 金西原神情紧张,看着茶杯飘起热气。 若是平时他一定毫不客气的喝掉,但是煞星小子再次单独找他谈话,这让他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似乎和那女孩有关。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这么觉得的。 “哦,是吗?” 陈青河睁开双眼,淡漠扫了他一眼,道:“真是可惜。” 金西原心一沉,有好的预感出现。 “说实话,你对我的用处已不大了。” “我们之前又发生过那么多的不愉快,我似乎没有什么必要,把你这颗“定时炸弹”继续放在身边吧?” 陈青河拿起茶杯,热茶蒸腾起的水汽,让他眼睛看起来朦胧不清。 “不,不不——” “不要放弃我,我对您…还有用处。” 金西原脸色涮白,被陈青河看得心底发寒,他贫瘠的中文词汇,根本无法准确表达他的恐惧,只能用生硬的中文重复求饶。 咚,他双膝跪下。 连一丝暗能量都无法释放的他,就算想逃也逃不了,一切希望只能寄托在陈青河的“慈悲”。 “上述这些并不是最重要,如果没有伤害她,或许说不定我就接受你了。”陈青河对南韩人的求饶视若无睹,轻抿一口热茶。 喉腔咽下热茶,四肢有多了几分暖意。 蒸腾朦胧水雾中,他深邃双眸浮现回忆之色,前世两年以后,他至今还未曾忘记过与女孩相遇生活过的日子。 那是个很冷的冬季,从不下雪的南方飘起了鹅绒大雪。 在没有电力的城市废墟,就连靠死人腐肉为生的野狗也冻死在路边,万物寂灭,幸存者靠着厚衣与篝火煎熬着。 那时候他受了重伤,只能卷缩在聚集地的角落,忍受着痛苦,忍受着寒冷,冷眼看着一个个从身边路过,神情麻木的幸存者。 没有帮助,他也不期待帮助。 而在他最无助,最煎熬的时候,一双红色手套,摊开一件军色羽绒服,轻柔地为他披上,当他抬头所看到是女孩那一双清澈的眼睛。 哥哥冷吗? 这句柔柔暖暖的话,让他重新感受温暖。 “说真的,我不在乎你是不是进化者——” 陈青河又抿下一口热茶,眼眸中的回忆渐去,冷眼盯着神情越来越绝望的金西原,他可不相信同越南人在此处生活如此之久,就没有做过一点伤害到女孩的事情。 闻言,金西原如同窒息,后背泌起层层冷汗。 “你觉得我如果在辛格与你之间,会选择谁?” 陈青河放下茶杯,忽然问道。 “我——” 金西原回答一滞。 他觉得肯定是自己,那个印度佬除了马屁与无耻还有什么?而他却是进化者,但不知为何他对自己并没有信心…… “不是你,是他。” 陈青河低声说道。 “为什么!” 金西原忍不住质问。 “他很努力活着,对,这不算什么…” 陈青河知道南韩人难以理解,漠然说道:“或则应该换一个说法,虽然他确实够无耻够下贱,但面对我的命令,他从未退缩过,没有犹豫过,他用自己的命去争,去拼,去做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任务。” “然而换做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你会不会同辛格一样,为我用命去拼,去争?”陈青河冷漠看着南韩人,他与他之间只有屈服与支配的关系。 “……” 金西原默然无言。 “不过,你目前还有一点用处。” “所以我不杀你,我给你机会证明自己,也给你机会赎罪——”说完,陈青河从小腿拔出匕首,拍在电视桌上。 南韩人顿时松了口气。 他发誓就算面对江原道的会长,自己也从未像面对这煞星小子如此不堪。 “我们走后。” “这里剩下的人,一个都没有必要留着了。” 陈青河从地上提起登山包,又从里面翻出一把射钉枪,同匕首放在一起。 “没必要?” 金西原觉得是否听错。 他几分钟前,还亲耳听到正是这个煞星小子,信誓旦旦在当着酒店里其余幸存者面前,保证他既往不咎,放过他们。 而如今却…… “我只给你五分钟!” 陈青河拉上背包拉链,不理会神情错愣的南韩人,在他的肩膀轻轻拍了拍,说道:“当然你可以认为这是一次绝佳的逃跑机会,可以去赌赌看能不能从我手里逃掉——” 咕噜! 金西原艰难地咽下口水。 他忽然觉得煞星已完全不足以形容陈青河,相比他这个名副其实的黑—道,不管城府、狠辣、手段…与这煞星小子相比根本就是不是一个量级,完全把人命视若草芥。 恶魔一般的男人! 让人难以琢磨,又心生畏惧! “这是我给你的第一次机会,希望你把握住。” 陈青河忽然灿烂微笑,在南韩人恐惧注视中,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走出单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