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脆弱的友谊 - 末世重生者

第四十五章 脆弱的友谊

陈青河一行从后门离开如意酒店,整个酒店却如同坟地一般死寂,充满霉味的空气多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涓涓血水透过正门缝隙流出,这浓郁新鲜的血色,证明酒店不久前所发生的一切。 马路中央,王正富吃力地翻过身子。 他费力睁开眼睛,恐惧看着那从正门流出越来越的鲜血,在他不远处两具血肉模糊,被死骸啃咬得残缺不齐,内脏—横流的尸体,已经用事实证明妄图挣扎注定失败的。 等待他这种人渣的结局,只有活活被饥饿冻死,或是被死骸当作肉畜生吞的命运。 大雨仍然在下着,像是上天在为这绝望的世界哭泣。 ×××××× 半小时以后。 陈青河一行人回到C区展馆,他们远远冒雨走来便看到站立在东面大门的黄子澄,显然经过调整他的情绪已经恢复了。 陈青河为了林水善脱掉雨帽,成人体型雨衣在女孩身上尤为宽大,两只袖口软软垂落,松松垮垮,极不合身。 “这就哥哥说的车子吗?” 林水善甩了甩淋湿的小手,倍感兴趣看着停在门边的皇宫级豪华房车,那暗金色的烤漆,充满现代感的车身设计,就算是对此一窍不通的人也难以忽视它的存在。 “嗯。” 陈青河宠溺地在女孩淋湿的头发,揉了揉,温声关心道:“冷了吧?” 他的动作很轻,很小心。 林水善微微摇头,这种冷对于阴冷潮湿生活近一礼拜的女孩来说已算不上什么,她很懂事,不愿给哥哥制造麻烦。 这种温和体贴,虽然让她十分沉醉。 但是从小在维修店长大的她,自立懂事,从来不愿意给人增添麻烦,尤其在这种地狱一般的世界,更是如此。 一旁木槿兰看在眼里,她很难想象怕生的水善竟然对见面不到一小时的“陌生哥哥”这样亲近,这种投缘让旁人难以理解。 南韩人对此是最有体会! 很将这洋溢温柔笑容的年轻人,同如意酒店下令除掉“垃圾”的煞星联系在一起。 “没事的。” “辛格,你带水善她们到车上,然后放好热水,让她们好好洗下热澡。”陈青河叫来印度人,接过他递来的干毛巾,随意擦了把脸。 “是,大人!” 辛格囔了一嗓子,就伸出棕黑色的大手,拉起十分不好意思的水善小手,向房车快步走去。 热水澡! 在这种湿冷的天气,尤其是你浑身被雨水淋湿的时候,这绝对是一种难得的奢侈,它能促进血液循环,助人尽快恢复精力。 “谢谢你,青河。” 木槿兰停在陈青河身边,挽起垂落鬓发,额头包扎的纱布,令她看起来十分娇弱可怜,她望着水善登上房车的背影,感谢道:“我很久没有见过,水善这么高兴了。” 自从女孩爸爸死去,笑容就很少在她脸上出现。 “这是应该的。” 陈青河微微一笑,他余光一斜。 边上南韩人已经识趣地离开,走向蓝鸟校车找到东西弄干自己。 “嗯。” 木槿兰最后感激看了他一眼,虽然有雨衣披身,但雨水还是部分浸湿了一身V领针织衫,更为凸—显她傲人的双峰。 臀—肉随着步伐而微微颤动,可见它的弹性。 如此妩媚的女人,却有一张清纯动人的脸孔,难怪当初王正富不惜一切代价,用尽手段,也要将她夺到手里。 望着这妖娆的背影,陈青河眼神却一片清明。 他此刻的注意力不是在这女人身上,而是在不远处蓝鸟校车前,整齐坐成一排,向他投来目光的十余个陌生人。 背包, 手电,矿工灯,运动鞋—— 这样的打扮一看便是水仙楼的蚁工,这帮人见他看来,一个个神色紧张,为首的一名分头中年人用眼神,无声向同伴示意大家冷静。 “这是?” 陈青河见黄子澄走来,眼神询问。 “你们走后不久,抓到的。” 黄子澄漠然答道。 血刃仇人以后的他,更为冰冷,尤其首度杀人以后,身上有多了一股不同于以往的血腥味,若寒冬出鞘的铁剑。 沉重,锋利,冷煞! “哦?” 陈青河轻喃一声,朝这帮蚁工慢步走去。 不用浪费脑细胞去思考,他也大致能猜到这帮蚁工,无非是水仙楼派来探查情况的马前卒,毕竟偌大金华帮就这么土崩瓦解了。 黄子澄紧跟其后,随陈青河来到蚁工面前。 “谁是头?” 陈青河目光扫过,这一个个衣着脏黑,头发膨松,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洗澡,浑身都有一股臭汗酸味的蚁工。 “是我——” 之前那分头中年人走出,低头恭声道:“您叫我阿华,就行了。” “嗯,我不会难为你们。” “只要你们帮我带上一句话回去就行。” 陈青河微微点头,看着面前这张粗糙疲惫的脸,他并不准备难为他们。 “您请说。” 听到此话,阿华越发恭敬。 他们身后一帮蚁工都露出劫后余生的神情,来来展馆探查情况的时候,他们便曾见到C区展馆内血淋淋的景象。 血肉横飞,残肢断体。 这触目惊心的虐杀画面,让他们误以为将他们擒住的黄子澄,就是变态的超级杀人魔,以虐杀人为最大的乐趣。 而能令“杀人魔”像仆人一般乖乖听话,这个年轻人更加让人畏惧! “跟你们楼长说——” “就算发生过种种不愉快,但我仍然珍视同水仙楼的友谊……虽然这种友谊非常脆弱。” 说完,陈青河忽然眉头一动,目光落在阿华左脚那满是土垢的运动鞋子上。 不仅他如此,黄子澄也是如此。 他们相视一眼默默点头,似乎发现了什么,却并没有特别的举动。 “是。” 俩人异眼看在眼里,阿华心底虽然有疑虑涌现,却不敢表露出来。 “你们可以走了。” 陈青河冷笑一声,似乎在嘲弄什么,转身就同黄子澄朝房车走去, “这人太怕了。” 直到陈青河俩人走远,阿华才舒了口气,刚刚浑身似乎被完全看穿,不同于黄子澄的冷漠,陈青河那眼神十分锐利,极有穿透力。 周遭的蚁工连忙收拾行李,想要尽快离开这处地方,身后一百多人尸体无时无刻在提醒他们,此处的危险性。 他们却根本没有发现… 正提起地上背包的阿华脚后跟,竟然爬出两只六足蝉翼,甲壳通体漆黑的怪虫,那高高翘起的褐色触须,微微动着,似乎在传递什么讯息。 …… 与此同时,水仙楼一处不为人所知的地下室。 像是储藏室改造而来的昏暗房间中,有数台电脑显示器的亮光在闪动,这微弱亮光映照出四周凌乱堆积的各种工具。 这才是水仙楼高层的真正所在! 嗒, 嗒,嗒,嗒嗒,嗒嗒嗒—— 键盘飞快的敲击当中,有五个人影围坐在一张圆形餐桌前,桌面上摆放着厚厚的打印纸,以及各种制图工具等东西。 “我和你提醒过这人不简单!” 郎正淳拿起一张照片,在指尖轻轻转动。 照片上的人物正是从水仙楼离开的陈青河,不过从拍摄角度以及像素来看,这很显然是一张监视器偷拍的照片。 噗——陈青河背着登山包,同印度人站在地摊前的照片,甩在面无表情的何韵面前。 “他们就两人而已。” 就算知道自己轻视了对方,从而给水仙楼带来麻烦,何韵也不愿意认错,仍然顽固地对陈青河一干人抱有偏见。 她就这样偏执的女人! “哼,金华帮也不过五个人。” 郎正淳讥讽道。 他余光一偏,落在身旁穿着得体西装,头发打着啫喱水,正翻着一本财经杂志,不时举杯轻抿咖啡的中年男人。 “我们才不是那帮狂妄的货色!” 何韵深吸一口气,压抑着胸口翻腾的躁气。 将他们五名进化者,同被陈青河虐杀的金华帮相比,这种说法让她难以接受,自从陈青河在众目睽睽下,破坏了水仙楼定下的规矩,她就对于这种人存有极大的偏见。 “你觉得他们用全力了?” 郎正淳一直看不贯何韵,这种作风死板,思维僵化的女人。 “……” 何韵沉默不语,郎正淳说的事实。 况且,远在国际会展中心的爆虫已传回讯息,她也意识到对方已经发现自己,这敏锐感知力令她无法反驳。 ×××××× 该死,又卡文了! 还有今天现实又有事要忙,导致更新慢了,字数少了500,非常不好意思! 欠的明天我一块补回来,我现在需要好好考虑接下来的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