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疯子,天坑 - 末世重生者

第四十六章 疯子,天坑

“好了。” “既然有错那就要主动道歉——” 财经杂志翻到介绍经营之神一页,举到一半的咖啡缓缓放下,中年男人微微抬起头,电脑光映出他浓密的胡渣。 顿时,四周目光集中过来。 五当中始终默默不言的另外两人,在这男人开口后都不约而同停下,七点钟方向是一个盖下超级本的肥男,与之对面则是插着MP3耳机,正在听音乐的平头年轻人。 肥男,外号肥虫,末世前曾是一名超级骇客,以破坏数据库,防火墙及寻找肉鸡为乐,觉醒能力——高速运算。 平头男,人称阿土,曾是水仙楼麾下上百蚁工中的一员,但后来觉醒进化者,便一跃成为了水仙楼的高层之一,觉醒能力——局部变形。 “楼长…” 何韵还想要说话,却被打断。 “不用说了。” “阿虫,给他们五级待遇。” 中年人双眼闪烁着睿智。陈青河所要带的话他已经知道了,既然选择友谊不再追究,那必须给予相应的补偿。 他们不是好勇斗狠的帮派分子。 仅仅是在这末世当中特别的生意人,作为水仙楼创始人,钟海通是如此对自己定义的。 五级待遇!? 四人都为之一惊,五级标准是钟海通设定的一种衡量标准,就如指印地图一样,五级代表最高,同样也意味着目标人物的危险性。 “老大…” “这小子能和那个“疯子”相提并论?” 肥虫眯起眼睛,一双小眼睛被肥肉挤成一条细线,他要比其他人更加清楚了解,这五级待遇背后的真正意义。 疯子! 此话一出,其他人脸色惊变。 水仙楼远比外界对这座废墟城市有更多的了解,每日都有大量情报通过何韵的爆虫,汇总到这间小小的地下室,而这短短十二天当中,只有一人被列入那五级待遇。 正是,五天以前陈青河在天台所感应到的进化者,阿铁本人所看到召唤出“恶魔”,疯狂碾杀怪物的进化者。 “不确定,但我觉得至少有三成的可能性。” 钟海通眸子很亮,大脑似乎正在飞快地分析什么,拿起咖啡轻抿一口,感受着口腔黑咖的独特苦涩感,沉呤道。 能够拿下国际会展中心! 光凭这一点就绝非一般进化者能够办到,T—3级的幽鬼存在,目前仍只是在少数进化者当中流传,甚至这种怪物还有许多未知之处,更勿论研究出切实有效的应对手段。 “不过,这小子怎样我不关心。” 肥虫提及这个“疯子”,他一松软的肥脸微微颤动,有关陈青河的事情便被他抛到脑后,沉声道:“老大,我们已经三天没有他的消息。” 他手指下意识点开命名为「神秘人」照片的分类文件夹,顿时里面有近十张JPEG格式的图片以平铺形式出现,再打开第一张图片。 这是一张极为模糊的夜视照片,从角度来看是从高远角度拍摄,“疯子”则是站立于一栋倒塌医院前,虽然无法看不清他的相貌,但一身本市最大精神病院的病服却能清晰辨认,他赤着双脚,弓着腰,似乎正在废墟间穿梭。 第二张,拍摄时间推近到末世第七日,也正是陈青河首次天台修炼黄金秘法的午夜,“疯子”不再是最初的那身惨白病服,而是换上一身嘻哈风格的衣服,仅仅露出半边模糊的背影。 第三张,拍摄时间为第八天,“疯子”换成了摇滚风格的装扮从小巷内冲出,不同之前图片这张图片,拍到他双手似乎有不明的黑气萦绕,如同鬼雾一般虚无飘渺。 第四张,第五张,第六张—— “疯子”像是T台上的超模一般,以废墟城市为舞台,身上衣饰风格在不停变换着,从韩版潮服、到运动休闲、再到商务正装,这种怪异行为就像在扮演不同人一般。 三天没有消息? 钟海通眼神投向何韵,问道:“怎么样?” “找不到——” 何韵微微摇头。 她本人就像母体一样,不仅能用特殊能力繁殖出爆虫,更能因情况需要而改变爆虫的体型,以及肢体结构,去利用小型数码相机拍摄,在城市每个角落收集情报信息。 就像疯子正是这种能携带数码相机的爆虫,在某次意外发现的。 “今天开始,试试看把虫子分布的范围扩大。” 钟海通十指交叉,沉呤道。 他的情报网络一直仅分布在城市以南的范围内,其他三面并没有急于建立,如今似乎有必要让水仙楼情报网扩大。 短短时间,这附近一带低级难度的地图,都被许多幸存者攻略完毕,所剩大多都是二级指印以上的危险地图,他必须为以后早做打算。 “是。” 何韵应道。 “阿虫,那个统计做出来?” 钟海通结束这个话题,忽然问道。 “做好了。” 肥虫心领神会地点头,将超基本的显示屏面向钟海通。 这是一份命名为「天坑」的Word文档,里面记录的是爆虫在城市以南所发现的天坑数量,每一个天坑都附有详细的具体发现时间、地点、周边情况、图片、实时动态,然后在最末端以柱形、饼形、条形等多种统计图进行统计。 图片的上天坑大小不一,直径最小都超过七米,就像末世以前国内陆续出现,因地陷而形成的天坑一般,但不同是图片上天坑一个个都深不见底,犹如无底洞一般,让人有种仿佛通往从地球另外一面的错觉。 “最近发现的数量正在上升…” 钟海通从这几副小小统计图中,嗅到了不同寻常的讯息,他眉头紧锁,闭起眼睛,手指在桌面有节奏地敲动,进入深深思考。 见此,四人纷纷静默下来。 外人或许不知道,每当钟海通这种深思表情的时候,都是正在发动能力——记忆分析! ×××××× 一小时后,帝豪酒店。 717套房,这本是赵堂的房间。 如今却一派狼藉,到处都是打斗留下的痕迹,甚至在墙壁还有数处焦黑的弹痕,显然这里曾发生过激烈的枪战。 ‘阿唐’盘膝坐在地毯上,他赤裸着上身,一张黝黑的脸却阴沉似水,在他身上能有几处还未包扎,仅清除完伤口的刀伤。 就在陈青河离开不久后,习克之等人最终被赵堂说服,发动偷袭,夺枪杀人,带上赵堂最后的家当,逃出帝豪酒店。 在他左手边,来旅游团当中有过野外生存经验的‘魏叔’,正为阿唐包扎伤口。 “小李那帮杂碎!” 阿唐只要想到赵堂那帮人成功逃掉,心底就越发地不甘,尤其还是陈青河走前将枪械交给他们的情况下,还死了不少人。 “现在不是想那帮杂碎的时候…” “应该好好想怎么和青河解释,才对。” 魏叔无奈一叹,为阿唐系好纱布。 原来赵堂那帮狗腿子自从越南人死以后,就被陈青河完全区别对待,如囚犯一样承受着来自非肉体的精神折磨。这帮人数天来所积累的怨气,终于在他走后完全爆发,但他们逃跑的成功关键因素并非仅仅这一点而已,还有除阿唐以外的幸存者,都几乎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普通人。 不过就算如此,最后成功逃掉的也是少数,大部分都被当场击毙。 “是啊…” 阿唐心一沉。 陈青河离开以前,他曾信誓旦旦保障过,有他在绝对不会发生任何意外,如今怎样与他解释才是最为重要。 突然——轰! 酒店外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整栋酒店的玻璃都在剧烈颤动。

下一篇   第四十七章 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