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秒杀 - 末世重生者

第五章 秒杀

停车产生的惯性让半车人前倾,脑子一团乱麻的众人,还没有消化刚刚消息,就发现校车停在雨棚塌陷的公交站前。 “我们要用走的过去。” 陈青河放下手刹,拿起简易短矛背上书包,从驾驶座走出来。 走的过去? 开什么国际玩笑! 放眼从校车四周看去,除了复制一般的疮痍街景以外,那八车道的宽阔马路,以及两侧面目全非的人行道,都能随意发现被刹车声吸引而来的死骸身影,现在下车简直可谓是找死! 不过,当众人发现笔直马路,延伸至尽头的十字路口,汽车“尸骸”犹如被海啸推挤过,一望见到不尽头将马路完全封塞。 从前方二十米开始车辆就无法行驶,唯有步行! “最多一分钟死骸就会到了。” “现在你们需要不是恐惧,而是从附近弄到可以当作武器的玩意。”陈青河在车内众人恐惧情绪弥漫的气氛,打开车门率先走下。 武器! 死骸已经逼近而来,没人再愿意留在这和棺材性质等同的校车内,要么爬窗,要么冲向车门,顿时四十多人混乱地涌下车。 抛锚的公交, 侧倒的大货车,小超市, 私家车,体育用品店,五金店。 全部人像是没头的苍蝇,恐慌地涌进凡是他们认为能够找到武器的地方。 金龙校车变形的车头前—— 陈青河吸着略带烧焦味的空气,眼神冰冷,望向四周的死骸,隔着老远他就已经闻到那股熟悉又作呕的血腥味。 腐烂,腥臭。 这些恶臭的源头分布在校车半径几百米内,部分被惊动的死骸,那口沾着泛黑碎肉的骨嘴僵硬地上下张合,骨齿相互摩擦发出咔叱咔叱的声响,可见距离上次“野餐”已经结束了一段时间。 “十只左右。” 陈青河飞速计算附近死骸的数量,眼皮微微沉下,不急不缓地前进,即便一具距离不到20米死骸在他眼中不过摆设。 这种垃圾,他不知杀过多少! 他撇下还忙于寻找武器的同学,举起简易短矛,朝一具死骸最近的走去。 此刻,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他。 黄子澄在一辆行道树侧倒的哈雷重机内,找到了一把马刀,背起驾驶员遗留的背包,翻过路边护栏,小步朝陈青河追去。 吼! 死骸从燃烧马自达后车箱内猛地蹿出,食物气息刺激着它饥饿本能,那两颗类人布满血丝的眼球,聚焦定在陈青河身上。 举臂,挥爪。 蛮力刮带起呼啸风声,抓向陈青河的脑袋——它要捏碎它,然后像迷恋蜂蜜的野熊一样,享受这颗人脑的滋味。 “啊!” 死骸突然的现身,令不少在陈青河附近寻武器的女生尖叫,她们脸色泛白,似乎预见到下一秒脑袋四分五裂的场面。 然而目标陈青河他,却从容地小退半步,侧过脸,闪开了死骸的抓击,仅做了一个回击动作—— 右臂发力,握住简易矛尾端。 …然后,准确无误地用前端的老虎钳,横扫在死骸那根细长,脊骨块块分明的骨颈。 蓬啦! 既不是头骨破裂,也不是脑组织喷溅的声响。 在不可置信的目光注视下,死骸细长颈骨如脆弱的纸物,当即从中断裂成大两截,狰狞骨颅在地心引力作用下坠落。 安静,若见证不可思议现象一般! “不禁用的东西。” 陈青河脚踏住滚落至脚边的死骸骨颅,斜视手中的简易短矛,在前端缠死老虎钳的胶带已经绷开三圈,暗道:“像刚刚那样的动作,最多再来三次就不能用过了。” “这怎么可能!?” 段壬才刚从体育用品店,一身冰球运动员的打扮,心里那找到合适装备兴奋还未过去,就被陈青河凶悍而震撼。 其他人也看傻了眼! 那杀人如麻,视人类若肉畜的死骸,竟然如此简单在眼前被解决掉,而且还是一击秒杀,这样视觉冲击让人难以置信。 黄子澄来到陈青河背后。 他深深看着抱怨武器不给力,准备另找一把趁手家伙的陈青河。 那半途才加入的王纣俩人,或许因为陈青河一路上震惊四座的车技,而让他们对昔日老同学印象发生根本转变,但极少人会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陈青河对怪物了解已经到达极致! 不是单纯对怪物习性的了解,那么简单。 而是形成一种本能,这种本能是屠杀了成百上千次怪物而养成,对它们每个反应都熟悉了然于心,身体能够下意识做出任何回击。 这才陈青河真正的恐怖! 即便是心思缜密王纣也暂未联想到,但一路来紧跟在陈青河背后行动的黄子澄,却是这种暂未让人发觉恐怖的最好见证者。 “看清楚了吗?” 陈青河侧身手持简易短矛,风吹得刘海倒竖,首次展现实力让他黑眼眸多了别样的身材,若从尸山血海走来的镇寂。 一种不动如山,镇握一切的气质。 黄子澄默默摇头,刚刚那一幕实在太过突然,死骸蹿出到被一击秒杀,整个过程可谓是电光火石才足以形容。 “既然没有的话——” 话音未落,陈青河嘴角噙一抹冷意,一股血腥伴着微风临近。 他右腿嗖地向前一跨,然后猛地连进三步! 陈青河的面前一具嘴里叼着半截小肠,满身泛黑鲜血的死骸奔袭而来,只见他持矛刺穿死骸细长的骨颈,动作行云流水,轻松自若。 嘎吱,骨裂声在耳畔轻响。 又一颗硕大的骨颅落地,黄子澄内心巨震,看着陈青河那消瘦的脸庞,耳畔回响着一句轻飘飘的话语—— “那我就再重复一次!” 陈青河持矛停于一辆雪弗兰前,他双眼微眯,远望西南十点钟方向的帝豪酒店,眉头微蹙,似乎在沉思什么。 “能教我行吗?” 黄子澄神情诚恳,请教道。 “任何生命都有弱点存在,死骸也不例外!” “死骸的身体结构类似于骨骼,一般的办法想弄死它要费很多力气,不过它也不是没有弱点可寻,虽然全身硬与龟壳似的,但脖子却像女人.娇.嫩.菊花一样好爆!”陈青河停目光从帝豪酒店,那被29路公交撞开的水晶大门收回。 “没有技巧!” “只要够快,把握好时机就行!” 陈青河低头看了看即将报废的简易短矛。 嘶啦。 老虎钳被从几乎完全绷开的胶带内扯下,陈青河拿在手里掂了掂。 打斗动静引起了更多的死骸注意,顿时四面八方都有死骸朝陈青河包围而来,仔细数来足有近五十具之多。 “待会不管发生什么。” “记住屏住呼吸,用最快速度跑到帝豪酒店。” 陈青河余光注视着黄子澄,帮助体育委员这种具有潜力的人,可远比身后那帮只懂得索取的炮灰同学有价值。 “你要干…” 黄子澄眼神疑惑,话音还没问出口。 蓬! 只见,陈青河右手探入雪弗兰驾驶座,手持老虎钳重砸在车载喇叭上,骤然震耳欲聋鸣笛声,如血鹃鸣啼在满目疮痍大街响彻。 吼,吼,吼,吼!!!! 咆哮,嘶吼—— 只属于死骸那空洞,嘶哑凄厉的亡灵绝叫,仿佛被这突兀的车鸣激化,引起了它们唯一的本能燃烧,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十具, 五十具,一百具, 二百具,三百具,四百具……数量飞速暴增,如黑色浪潮迅速赶来。 ×××××× 大纲经过梳理,今天起加速更新。

上一篇   第四章 逃亡

下一篇   第六章 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