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遗物 - 末世重生者

第五十九章 遗物

陈青河没有动。 就这样任由胡明耀在面前跪下,没有去扶他。 如今早已不是曾经那和平的秩序世界,礼仪道德已成为比屎还不如的狗屁,胡明耀如果连这点感谢都不表达出来,那证明这人不过是只懂得吸血,索取的糟老头罢了。 黑暗区那是什么地方? 这可是一处只要稍加不小心,那就会有丧命可能的危险之地,或许目前里面连接异度空间的通道可能没有完全建立,但要是万一已经建立,或是有其他可怕存在呢? 这其中有太多变数,就连陈青河也没有完全把握。 “姥爷——” 明乐扶起胡明耀,大眼睛可怜兮兮看着陈青河。 懂事的他,知道姥爷这么做原因。 不过心疼姥爷之余,更苦于自己年龄太小,他这身小胳膊,小腿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成为任何人的累赘,增加负担。 “你们在这里等着…” 这双眼睛让他想起同样可怜的水善,陈青河心中黯然一叹,说道:“如果我一个小时以内没有回来,那你们就不用等了。” 明乐,胡明耀神情一变。 就算年幼的阿乐也感觉到陈青河话中隐意,恍然意识到这害他们失去亲人的商业广场,似乎存在远超他们想象的危险。 “陌生人哥哥,你要小心点。” 明乐咬着薄薄小嘴唇,担心道。 “嗯。” 陈青河微微点头,看得出阿乐这孩子担心没有虚假,更觉得他是懂事的孩子,随即他从椅子站起,他背影在烛影下拉长,倒映在狭窄的仓库。 咯吱—— 仓库大门打开,陈青河走了出去。 明乐冲着还能依稀看到陈青河背影的门缝,挥手再见。 胡明耀合十双手。 他心底里为这认识不到一小时的陈小弟,向菩萨虔诚地默默祈祷,末世前他一直是虔诚的信徒,家里常年供奉着菩萨。 ×××××× 十分钟以后。 云雾退散,露出一轮皎洁的明月。 呼——突然,有一道风影从海风商业广场外围步行街一家寿司店穿过,他速度很快,径直朝不远处的地下停车场入口前进。 陈青河冲过保安亭,感知力探查着四面八方的环境,面对黑暗幽深入口他毫不减速,如同疾风一般进入下坡车道,朝着停车场的地下二层前进。 片刻后,黑暗环境有了微弱的光亮,这是绿色的安全出口指示灯,地下二层停车场安静异常,只有陈青河潜行声回荡。 兹啦——陈青河右脚一顿,赫然停了下来。 他眼眸在漆黑中泛着光亮,整个地下二层停车场有大大小小不自然破洞存在,小则直径数米,大则十几米遍布各处。 这是未成型的天坑! 虽然看上去就如同寻常墙体开裂破洞似的,但在异种能量立场将海风广场一带磁场完全侵蚀,这就将形成深不见底如无底洞般的天坑通道。 “到上面看看——” 陈青河目光一闪,侧身朝安全入口跑去。 他开始对16.64万平方米的海风商业广场展开,由地下到地上,再由外围到内围的细致探查,如此才能大致确定天坑的数量,以及形成进度。 …… 二十分钟以后。 家乐福、电脑品牌专卖店、品牌服装店、中式快餐店、鲜花店、家电城、电影院、名表店—— 陈青河身影穿梭在海风商业广场各个角落。 一番探查以后,他对天坑数量有了大致的概念,小型天坑数量少说也超过一百个以上,这还是小型部分,大型天坑则数量更多! 此时,陈青河在广场步行街一家‘豪来亨’牛排店前停下,他手拿着从超市内找到的手电筒,亮光所照位置是一处龟裂玻璃门前的地砖,这里的灰尘很浅,周围还有不少人为打斗后的痕迹。 牛排店蒙着后灰尘的透明玻璃墙,墙上有过刀砍留下的刮痕,印着不同掌纹的人手印,以及类型不同的鞋印。 从印痕深浅来看时间并不长,或许两天左右。 陈青河默默记下这些讯息,对广场几乎探查一遍,他就没有发现有幸存者活生的痕迹,对这样有大量物资存在的商业广场简直是不可思议,毕竟并非人人都如他一样知道黑暗区的存在。 一定有误认为这里是一处绝佳避难所的幸存者潜入过,而诡异的是他却一个人影也没有发现,这种幸存者犹如蒸发一般。 咯吱,推着变形的玻璃门走进去。 “有血?” 陈青河眉头一蹙,周围有扑鼻而来的浓浓血腥味,并非他想象中的灰尘味,这一来就发现的一丝怪异,紊乱着他的内心。 还没走几步,他脚却一顿。 断手? 陈青河目光一凝,手电光照去,竟然在这一只翻到软椅下,发现露出一小截的中指,他挪开软椅,便看到一只皮肤溃烂,血液干涸的断手。 他蹲下身,拿起断手仔细查看。 这只手并不大,指甲却很长,从手形来看似乎是女性的断手,不过腕部是被利器一刀砍下,骨头断面比较整齐,软椅四周喷溅的血液,还有凌乱分辨不出人数的脚印就是间接证据。 “这里不简单…” 陈青河放下这女性断手,对这牛排店曾经所生争斗愈发感兴趣。 继续朝牛排店的深处走去,不过是前往后厨区。 他没有绕行左手边往二楼走去,因为楼梯附近一带的桌椅陈设还算整齐,并没有被人为搬动挪移过的痕迹。 一路走来… 陈青河发现大大小小,或重或轻的打斗痕迹,而且不是双人打斗痕迹,是至少五人以上幸存者激烈打斗留下的痕迹。 片刻后,陈青河来到后厨区。 手电光定在这一处染血铁锅上—— 铁锅周围有干涸的黑褐色血,遍布在厨灶周围,案板上竟然有一根根带着发臭肉渣的人骨,从肋骨到指骨,再到臂骨,肩骨都有。 陈青河脸色铁青,不发一言。 整个空气都是死人肉臭味,这种味道混合着人血腥味,寻常人闻到一定毛骨悚然,吓得惊声尖叫转身逃跑。 呼~ 他长长吐了口浊气。 在感知力探查之下,对后厨区有了大致的了解,不过陈青河的脸色却更加铁青,朝着牛排店存放畜类冻肉的冷库走去。 他走在一片鲜血干涸的地砖上。 脚下传来触感就像踩在失去水分青苔上,行走中偶尔一下的柔软,让他意识到这是洒落在地上的人体内脏—碎块。 “畜生!” 陈青河可以想象这里曾发生过什么。 他拉开冷库的把手,迎面而来是一阵寒风,虽然已没有电力供应,但是冷库特殊的全封闭设计,还是让它最大限度保持着冷意。 手电往深处照去—— 果然,手电光亮中两具没有头颅的尸骸,犹如被弃的垃圾般横躺在地上,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他们胸前完全被掏空,从这骨骼断面陈青河可以判断,这是与之前同一把利器,同一人所为,还有两具尸骸的下半身竟然还穿着裤子,分别是女式牛仔及黑色西裤,部分露出的皮肤呈紫黑色。 “没有手…” 陈青河目光落在那女性尸骸的左手,那处空空如也,仔细看着这一对被弃的尸骸,他心里忽然激生出不妙的感觉。 一道念头闪过! 难道…… “老胡,曾和我说过她的女儿末世来就戴着一条钻石项链,听说这是阿乐的爸爸,在结婚五周年纪念日送给胡悦安的——”陈青河心里回想着,老胡曾对他提到的女儿叙述。 胡悦安是老胡女儿名字! 下一刻,陈青河忽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 “是胡悦安没错。” 手电光所照的女性尸骸脖颈上,对陈青河双眼反射着淡淡晶莹。 虽然钻石因干涸鲜血而蒙尘,早没有了那璀璨耀眼的钻石光彩,但仍掩盖不了项链的光彩,陈青河一下便断定这正是老胡提到钻石项链。 “那另外一具就是明亮了…” “阿乐他的爸爸。” 陈青河从女性尸骸边上,这具骨架高大确认男性尸骸的身份。 都死了! 但绝非死在怪物手中! 而是人为…… “这么残忍杀了他们,究竟为什么?” 陈青河思索着这个疑问,快步走到女性尸骸前,半蹲了下来,伸手一抓,将钻石项链从胡悦安脖颈取了下来。 钻石项链拿在手中,反复观看。 但是,陈青河很快便放弃这个问题,不管凶手目的是什么,他能够肯定这帮人已经离开了,不然绝躲不过他之前那番探查。 他不是圣人,不可能再为爷孙继续无偿帮助。 “回去要怎么告诉阿乐?” 陈青河收起钻石项链,放入口袋。 一想到那懂事的男孩,他就可以想象若是听到父母这样消息后,这对爷孙将会有的反应,不过既然死者已逝,那更不应该让活着人的痛苦。 尤其地狱般的世界,想要找凶手更难如登天! “有时候,善意谎言是必要的……” 冷库内响起陈青河的呢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