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凶手 - 末世重生者

第六十八章 凶手

“Fu—ck!!” 左中天心底大爆粗口。 他自认为个人涵养够好了,但是在被灌了几十杯coffee以后,中枢神经似乎遭到了刺激,满肚的火气呈呈地冒起来。 外国佬他见过不少! 其中以白心黄皮的华人最多,如果接受西方思想的华人被称为香蕉人的话,那么他眼前的印度佬就是一颗彻头彻尾的黄心猕猴桃,跟华夏扒皮一样阴损下贱,无耻。 面对印度人这种极品货,他严重怀疑是不是凡是来到华夏天朝长久生活的外国佬,都受到了神州大地浩浩皇气熏陶,一个个都发生了基因突变,就比如这印度佬简直比华夏人还像华夏人。 一口顺溜的中文自然不用说,连成语也运用自如,简直是熟读史书,华夏典故也略有所闻,堪称人体版新华字典。 “嗯?” “左先生,你怎么走了?” 辛格走了两步,忽然不解地回头,盯着愣在原地双手按在小腹,似乎很不自在,连带表情也非常古怪的左中天。 “辛格先生,请问下…厕所在哪?” 左中天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某种决心,半响才憋出这句话。 “哦…” “在八点钟方向,你拐过一条走廊就能看到了——” ×××××× 与此同时,镇海老街。 幽幽月光之下,有一道黑影在冷风当中疾驰。 ——嗖。 陈青河在老街的残破建筑群上空穿梭跃行,他速度极快,却无声无息。 这一段时间,酒店储备的物资消耗严重,在黄子澄全心修炼情况下,单靠着南韩人如同勤劳工蚁在城区各个角落穿梭,搬运收集必需品早已无法维持基本的收支平衡。 为此,他也不得不乘着修炼秘法《魂光》的空档,替南韩人分担一部分责任,不过只要等待印度人谈判成功,那就将获得巨额的物资,如此离开白海市以后的旅途,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了物资之忧。 “国林批发店,东南方向一千八米左右。” 陈青河如轻翔的飞鸟,灵敏而迅捷,他从口袋拿出几份水仙楼指印地图,微微一看,确定了目的地的基本信息。 不过前进途中,他转而想到未来那从其他团队身上挖来的物资,就不由得头疼起来。 有时候“财富”多了也是一种烦恼! 尤其这种不是几张支票就能将财富带在身上的末世时代,未来面对那一大堆物资,他们只有两辆座驾条件下,陈青河已经考虑好了,决定对蓝鸟进行再次改造,给它的“屁股”加长一截,让它能够装运更多的物资。 十五分钟以后… 陈青河走出一家门面倒塌的批发店,他的登山包已经装满了饼干,还有泡面罐头等必需品,抬头望向夜空那轮明月。 朦朦胧胧雾气在飘动,让疮痍的街道看起来尤为凄凉,倒塌废弃建筑放眼都是,冷冽风下偶尔有卷帘门抖动的声响。 “也不知道阿乐他们怎么样了?” 陈青河站在人行道上,他目光落在不远处马路中央有一条蓝色的BRT高架桥,就不禁想起阿乐那个懂事的孩子。 这孩子就像他在最初末世的那一年,煎熬在漫长的绝望当中,但没有放弃,而是慢慢成熟,走向独立坚强。 没有母亲的消息,饥饿寒冷相伴,永远是孤零零一人,这就是他最初一年的经历,不过阿乐却比他幸运些,至少还有疼爱自己的姥爷相伴。 “今天结束后,顺便该过去看一趟了…” 陈青河目光微动,脚尖蹬地,跃高而起,跳上临近一家民宅的破阳台,如同跃动的猿猴,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 朝阳升起,BRT广莲站。 一道影子站在坑坑洼洼的高架桥车道上,他远望向海风商业广场,虽然已经是白昼时段,但广阔商业广场却让人有种仍然身处夜色,朦朦胧胧,虚幻飘渺的错觉,仿佛有一道时间鸿沟,渐渐隔断广场与周围的时间轴面。 “这么快…” 陈青河眉头紧蹙。 感知力外放之下,海风商业广场在他眼里就如即将构筑完成半壳状的黑色力场,异种能量充斥在周边,如若生命贸然闯入定会被那无除不在的异种能量,迅速感应出来。 这种情况下,已经不可能潜入了! 按照异种能量密度,多则十余天,慢则一周黑暗区就将完全形成,到时候可不仅仅几十倍怪物那般简单,还有更可怕的存在。 他忧心的正是这种存在! 不然就算公然闯入,他本人也毫不惧怕。 陈青河感知力从日渐成型的黑暗区收回,转而扫向站下不远处的茶叶店,如雷达的波纹一般无形力量扫荡而过。 “咦,不对?” 陈青河眉头紧锁,他感知力探查之下,竟然没有周围有生命存在,若是正常的话这种完全不可能,那对爷孙没有理由离开茶叶店才对。 嗖! 他跃下BRT高架桥,要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还未接近… 陈青河瞳孔微一缩,茶叶店大门有明显人为破坏过的痕迹,他更是发现门框的死角处,竟然有干涸黑褐血水流到外边。 出事了! 陈青河在茶叶店的门外停下,他偏头朝如破布一般扯到门框的卷帘门一看,底部星板有五个极深的指印,而且不自然的变形扭曲。 目光收回,他迈步走进。 “老胡……” 陈青河眼睛微缩,进门便看到一条条干涸的长长血痕,它的尽头是一具肌肉已经僵硬,全趴在地上不动的尸体。 尸体身上所穿衣服,还是他五天前离开,胡明耀所穿的那一套。 “阿乐不在这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青河又用感知力探查四周,甚至扩大了范围,却仍没有发现明乐的存在,这种结果意味着多半不是好的情况。 有人半夜闯入,杀了这对爷孙? 不过,这究竟为了什么—— 忽然,陈青河灵感一闪,他脸色阴沉下来,快步朝茶叶店的仓库走去,当他本人再次出来后,手里多了一袋还打着结的购物袋。 里面装满了那晚他留下的必需品,泡面、饼干、罐头、肉干……一件也没有少过,如此信息更加断定他的猜想。 陈青河提着购物袋,来到胡明耀的尸体边上停下。 蓬。 购物袋在一边放下。 陈青河侧目仔细一看才发现,胡明耀那右半只手臂的肌肉是被某种利器撕开,整根臂骨几乎是被巨力撕扯下来,里面骨头清晰可见。 这是虐杀! 不是纯粹地抢—劫杀人,凶手目的很明确是这对爷孙。 陈青河将胡明耀翻过来,忍着尸臭,手在他胸口与腹部摸索,里面肋骨断裂,体内脏器受到了致命伤,上衣有不少鞋印。 凶手深夜闯入,只为了虐杀他们而已? “果然…” 当陈青河翻遍胡明耀的所有口袋以后,却完全没有发现钻石项链的影子,这种结果就完全应证了他的猜测。 变异者,杂种! 只有这种杂种才有能力轻易闯入店内,并且对物资毫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