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金利酒店 - 末世重生者

第六十九章 金利酒店

“变异者这么快就出现了。” 陈青河抬起头,目光阴沉不定闪烁了一阵。 变异者的出现,尤其最初时候往往伴随着邪—教,这种杂种的目的,陈青河比谁都还要清楚,曾经在他最初一年未成为进化者以前,也有过差点沦落沦落为肉猪的遭遇。 不过,目前他要想找出这帮杂种并不容易。 黑暗区他本人无法进入,也意味着失去守株待兔的机会,面对这末世前能够容纳三百多万人口之巨的白海市,陈青河根本无力揪出几只藏匿在幸存者当中的变异者。 “唉。” 低头看了胡明耀的尸骸一眼,陈青河轻声叹息。 将尸体的双手相互交叉放于胸前,然后再把胡明耀这对死不瞑目瞪着的眼睛合上,他能做地只有对他好好安葬。 至于阿乐… 他无能为力,所能做的只有等待—— ×××××× 三小时后,水仙楼地下室。 白炽灯亮着黯淡的白光,环境安静得只有电脑待机的电流运行声音。 室内,圆桌上边缘一角,放有一封撕开的信封,以及一杯不再温热的咖啡,就在两小时前水仙楼接到一封来信,由此展开的会议才结束不久。 钟海通手里拿着信纸,神情凝重,人坐在软椅上,微眯双眼,出神看着墙上一张白海市地图,五指时而捏紧,时而松开。 他面前地图上的白海市,就像一个不规则的菱形,南边与北边各是最狭长的一端,不过相比空荡的北边,地图上南边乃至中部插有密密麻麻的小红旗,这都是水仙楼情报收集所延伸到的触角。 南边一切可谓尽在水仙楼掌握当中,陈青河正因此让印度人为他带信,而他信上只阐述两个内容,黑暗区最终形成的预估时间,以及变异者概况说明,还有一个要求。 要求他发动水仙楼力量,在最短时间收集到关于变异者的一切讯息。 看过信以后,钟海通答应了。 事实上,他同陈青河从未真正见过面,交流几乎是靠中间人用信纸传递,但并不妨碍他对于帝豪一方人实力的了解。 这时候—— 咯吱,地下室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何韵一身古板黑色职业套装,拿着封信笺朝钟海通走来,她一张素养面无表情,始终是一贯的严肃军人风格。 “楼长。” 何韵声音让钟海通在沉思回过神。 嗯? 钟海通侧面看到她手中的信封后,眉头蹙起,帝豪那边一天送来两封信,看来事情比他想象得还要严重许多。 他拿过信封,倒出一封信纸,认真阅读起来。 何韵背后站着,默默等待,自从那天楼长给予帝豪一方人五级待遇以后,她原来还非常不满,觉得过于高估这帮人。 但是一段时间过以后,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错了低估对方—— 就算不提,连楼长也无法分析出的黑暗区秘密,就拿抢在所有大型团队前面,将汽修设备工具完全垄断的疯狂行动! 身为水仙楼高层的何韵,她几乎亲眼见证了整个过程。 她清楚这整个过程当中,水仙楼方面仅仅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若没有黑暗区准确的讯息,绝无法引起所有团队的恐慌,更做不到从这次事件当中获利,抢占先手。 这一切的关键都是——他! 陈青河,末世以前区区一名学生。 “阿韵。” “去,派更多人出去。” 看完信,钟海通脸色有些僵硬。 嗯? 楼长表情,何韵看在眼里。 她暗暗吃惊,就在不久前已经派出比平时多两倍蚁工,深入他们掌握中的幸存者避难所去查明情况,现在却要增加。 这意味着什么? 何韵不清楚,也不愿过多的询问,她雷厉风行地走出地下室,有过一段军旅经历的她,办事效率毋庸置疑。 “变异者,邪教?” 钟海通望着白海市地图。 若说陈青河第一封来信仅仅是说明情况,那么第二封则是详细说明了关于变异者的大大小小危害,所以他立即嗅到了蛰伏在身边的危险味道。 一个让各大团队土崩瓦解,甚至他建立水仙楼瞬息间崩溃的巨大威胁。 ×××××× 三天以后。 各大团队为招募技工,争夺设备工具闹得头破血流,甚至隐隐有爆发冲突的倾向,但谁也未曾察觉到看不见的黑暗处,乃是暗流涌动—— 期间,水仙楼方面就像一台负荷运转的机器,利用他们所有力量对城区南边,凡是十人以上规模的幸存者聚集地,展开了一场全方位的细致调查。 此时,文苑路一带。 金利酒店,这原是本地一家三星级酒店。 但是如今却被附近长江大学武术社的学生占据,这个拥有两名进化者中型团队,俨然是附近一带最大幸存者势力。 两天前,阿浩就被出租到此。 当然因为他的含蓄建议,金利大酒不得不通过左中天,向帝豪酒店一方炙手可热,隐隐有成一代传说人物的“印度扒皮”,咬牙硬是认购下一批急需必要的工具设备,以便改装。 由此为破口,不少团队深怕工具设备被抢购一空,都相继加入认购行动中,为此甚至有人提前把物资送到印度人面前作为押金。 不管如何,若要出城逃亡! 那么汽修工具设备是必不可少的,作用绝不是一次性用品。 此时,在一晚的工作高于段落后。 阿浩舒服地回到真皮沙发坐下,在周围几个幸存者目光当中,拿起放在沙发上的一瓶碳酸饮料,抬头轻饮。 经过冰镇以后,带着青苹果香气的绿色碳酸水,透过舌尖传来麻麻的感觉,最终灌入喉腔,这在你一天工作忙碌后,绝对是最好的调节剂。 ——嗝。 阿浩打了气嗝,舒服地眯上眼睛,呻吟道:“好爽,好舒服。” 如帝豪酒店一样,作为三星级的豪酒店,金利酒店仍然有电力供应。不过最近两天至少有像他一样的三十名技工,被以高价出租给不同团队,当然因他们关系如金利酒店一样,团队就算再不愿意,也不得不认购一批迫切积蓄的工具设备。 嗡,嗡嗡。 气割机声音不绝于耳,电焊的刺光不时在眼前闪耀,阿浩翘着腿,监督着改装区正在忙碌的幸存者,如同帝豪酒店情况一样,这里也有一批像阿唐那样的幸存者存在,目前他们唯一作用就是打下手,尽可能减少技工的工作压力,加速改装进度。 这时,远处有两个人影走来。 ——王武德,艾伦! 看到来人,阿浩立即从沙发站起,朝他迎面走来的是金利酒店的正副首领,都是普通人眼中如超人一般的进化者。 王武德,皮肤黝黑,一双杏仁状眼睛却很明亮,穿着一件李宁羽毛球运动服,背负着一只黑色的空扁大登山包。 在他身后则来,一头亚麻色碎发,碧眼,鹰钩鼻,颧骨很高,因仰慕功夫而从爱尔兰来到华夏留学的艾伦。 每当夜晚这个时候,他们两人总是双双出现,如其他团队首领一样,都会亲自离开酒店收集物资,以尽挽回认购设备而导致的物资损失。 “林——” 艾伦走来对阿浩热情打招呼。 “艾伦先生。” 阿浩双臂张开,同迎面走来的爱尔兰人来了个热情拥抱,相比木讷,不善言辞的王武德,他更喜欢这个天主教信徒。 俩人分开。 “情…况,怎么样了?” 艾伦眼神忧虑,刚刚的热情很快不再,他目光看向改装区。 改装区内,有三辆集装箱货车停靠着,周围正有有五十六十人忙碌着,不过大多都是连扳手都使用不好的大学生。末世降临以来,他们武术社几名社员,带着一帮同学老师抢下一辆附近的公交,九生一死地逃到这里。 每天总是这个时候,他都过来询问改装进度,显然在他亲自探查过黑暗区以后,危机就如同悬梁之剑一样,令人无法再和以前一般轻松。 “按照您的要求,至少还需要五天——” “这已经是最快速度了。” “毕竟您的要求虽然不高,但是您也清楚没有足够合适的工具,我们总不能用手解决问题!” 听着这中文的古怪发音,阿浩无奈地摊了摊手,爱尔兰的人要求加固底盘,还有改造集装箱内部环境等改装,虽然远没有帝豪酒店那么夸张,但也是不小的工作量。 这还是需要所有人没日没夜地忙碌的结果。 “我知…道。” “这次…外出我和王……试试能不能找到一些工具。”艾伦眉头紧蹙,对于阿浩的回答毫不意外,也没有不满,第一天来到酒店,阿浩就曾很直白地告诉过他们情况。 “哦。” “那祝愿两位顺利!” 阿浩微微点头,他很用心才听明白爱尔兰人所要表达的意思。 这糟糕的中文! 简直和帝豪酒店的南韩人有得一比。末世降临,就算身处华夏的外国人,也并非人人都如印度人一样,能够在极短时间内操出一口流利,甚至活用成语及典故。 “嗯。” “我…昨天…和你讲的事,好好考虑——”

上一篇   第六十八章 凶手

下一篇   第七十章 阿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