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阿秋 - 末世重生者

第七十章 阿秋

阿浩严肃地点点头。 艾伦一双碧绿的眼睛,深深看了这东方人一眼,然后转身同木讷的王武德,朝酒店酒店后门走去。 目送着俩人背影远去以后。 ——呼。 阿浩吐了口浊气,坐回沙发。 虽然爱尔兰人很热情,似乎也很看重他,但是面对进化者他这样的普通人却是心理压力倍增,不过想到昨天爱尔兰人对他说的那翻话,阿浩就有难以抉择,踌躇不定。 “如果可以的话,加入帝豪才是最好的选择。” 阿浩拧开碳酸饮料的瓶盖,却没有立即喝下去,而是拿在手中微微摇晃,他默默想着心事。 同他一样抱有加入团队想法的,在为帝豪酒店团队工作的五十名技工当中并不在少数,但知道有一位精通所有机械的“大师”(林水善),未来他们的作用就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出租以前,印度人就曾对他们专门召开过一次会议,将首领意思明确传达给所有人,这次出租在他们需要配合帝豪“吸血”行动之余。也正是他们融入其他团队的最好机会,毕竟没有哪个团队会有机械师存在,在未来旅途中养护修理车辆是必须的,如果没有专业人士,就一帮连扳手都使不好的幸存者,鬼才晓得掌握最浅显维修技巧需要多久! 如此一来,他们这批技工就尤为精贵。 毕竟没有哪位团队首领希望在旅途路上,自家车辆会发生任何意外,不过这种概率就小到上帝眷顾,让某个衰男连中三次米国超级大乐透头奖一般,根本不可能。 “哪次回去再问问辛格先生——” “如果不行的话,或许加入金利酒店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有两名进化者存在。” 阿浩灌两口饮料,喃喃道。 见识过帝豪酒店冰山一角的实力,他们这五十名技工有不少人如同他一样,对加入帝豪团队的事情仍不死心。 不过,那位机械师就像巨山一样! 压迫在阿浩五十名技工心头,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实力差距,什么叫大师。 “浩哥——” 阿浩愣神沉思的时候,一个嘻哈打扮的卷毛年轻人走来。 咚咚,耳畔锤音敲击不断响着。 阿浩抬起头,从沙发站起来,对迎面走来的年轻人肩头,就是轻打了一拳,熟络的说道:“阿秋,完事了?” 他收回拳头,微笑注视着,面前这个戴着变色隐形眼镜,头发凌乱,身上却没有一般幸存者臭味的卷毛年轻人。 这人叫谢子秋,是个标准的90后。 末世以前,正是他做事维修行的老板儿子,平日俩人关系不错,有空就会到网上和店里的同事一起上平台开黑房。 前两天他来到金利酒店以后,却意外与发现熟人的身影,这让阿浩激动不已。 “有程哥在那帮我顶着。” “艾伦,还有王哥又出去了?” 谢子秋坐了下来,不客气地拿起阿浩手里的饮料,灌上两口,不过他变色瞳片为红色,近距离看上去一对眼珠子有些诡异。 “嗯。” 阿浩看着渐渐见底的饮料。 以他现在的身家,早已不是曾经那个偷偷啃鸡骨头的穷鬼了,对于再次重逢熟人他还是大方的,况且以前已受过谢子秋的照顾。 不过,他疑惑… 他两天来到金利酒店以来,阿秋似乎每回碰到他头一句都是在询问艾伦及王武德的情况,每每聊天他更感觉他有什么“心事”。 “或许…” “峰哥的安危很让他担心吧。” 阿浩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同谢子秋聊起以前维修行的往事。 他听谢子秋说过自己的事,他是从北边逃来的,前阵子一次和父亲及车行里的技工外出寻找食物,却遭遇血蝠狩猎,被迫失散,他是九死一生才从北边逃到南边这里的。 “浩哥。” “你想不想见见五哥,书安他们?” 谢子秋手里敲着空掉的饮料瓶,忽然神秘问道。 书安? ……五哥? “我——” 阿浩眼眸黯淡下来,神情伤感没落。 只要想到几个车行里头和自己关系最铁,如同亲兄弟一样的同事,他就很难过,心像是被人用手揪起来一样。 “在那种局面下,他们应该凶多吉少…” 阿浩叹息,摸了自己下颔浓密的胡渣一把。 他指头传来刺扎的感觉,按照谢子秋的描述,他在车行内几个好哥们,在那一次血蝠狩猎下,能够像他一样幸运活下来的人并不多。 “浩哥,我都能活下来。” 谢子秋微笑,一双红色眼瞳盯着阿浩,道:“你觉得书安,还有五哥他们就没有办法活下来,他们就这么没用?” 闻言,阿浩眼睛一亮。 “阿秋,你想说什么?” 他眼神灼灼盯着谢子秋,这种口气很明显在传达一个意思。 “浩哥,我见到书安他们了——” 阿浩眼神注目下,谢子秋轻声说道。 吸气! 阿浩心一凛,双手拳头不自觉地握紧,这是他末世以来听到的最好消息,甚至超过了被帝豪酒店招募的时候。 亲人,朋友! 这是孤单于末世挣扎的幸存者,永远无法忽略的词汇,那种被温情融化的感觉,阿浩他似乎有点能够理解了。 谢子秋却不说话,神秘看着阿浩,似乎有意吊他的胃口。 “在哪?什么时候?” “阿秋,你快告诉我!” 见此,阿浩不满地皱眉,任谁这种时候都不喜欢被故弄玄虚。 “别急浩哥,听我说——” 谢子秋卷起衣袖,说道:“最近两天艾伦先生,不是同意我外出到水仙楼,看看能不能替酒店找到一些工具吗?” 阿浩点点头。 确实有这回事,金利酒店的工具设备十分匮乏,很多时候都不得不用其他工具勉强代替,这样大大拖延了改装速度。 阿秋同样也是被招募的技工,虽然只懂得一些粗浅基本技术,但作为维修行老板的儿子,打小起就泡在车行里头,长年累月,耳濡目染下,懂得东西自然远比酒店里头那帮连扳手都使不好的大学生多得多,动手能力更是甩了这帮人几条街。 他挑选工具眼里自然不用说了,或许能找到某些替代物也不一定。 “我在水仙楼见到书安他们的。” 谢子秋留意四周,轻声说道。 “他们也逃到南边来了?” 阿浩惊喜的反问道。 他工作的维修车行是城区最北边,想要逃到南边可并非一件易事,这可不是末世的士一打,就能轻易到达城市任何地方。 “嗯。” “我提起过你,书安他们很希望见见你。” 谢子秋将阿浩激动看在眼里。 见我? 阿浩眉梢的惊喜却被愁云代替,他往改装区一看,想要在这些人的注视下,悄然离开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金利酒店,如绝大多数团队聚集地一样。 看似松散的环境下,实则是有严格潜在规则,绝不允许有人私自外出,更不允许有人将陌生幸存者带入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