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死斗(上) - 末世重生者

第七章 死斗(上)

“它来了…” “臣仔,不要怕,爹地会保护你!” “不哭,不哭…乖仔。” “妈咪死了,爹地不会让那帮残忍越南人伤害你,我无论如何也要让你活着…相信爹地,爹地能从它手里逃掉…” “爹地死了的话,以后申红阿姨会照顾你的…” 中年人精神失常,时而傻笑时而痛哭,如在回忆痛苦往事述说着。 “越南人?” 陈青河内心微沉,中年人话中提到信息很不妙,加上刚刚酒店内所发生,对真相大概有了相对完整的轮廓。 他在中年人面前半蹲下,看到对方泛黑的双唇,知道这人就算止血也没有救了,他的左臂明显是被死骸咬断,病毒已经在他体内扩散。 “它好快,我们怎么也甩不掉它!” “这个恶魔,这个怪物…” “只要被它追到的家伙…最后都被分成碎尸。” “阿南…印度佬最先被杀掉…接下来是那个分头大堂经理李坤……呜呜,他们死得好惨…在逃下楼的时候,我看到阿南的肺叶被揉成果冻…印度佬脑浆也流了一地。” “李坤一只脚被扯断…他趴在地上挣扎…呜呜。” “…我不想死…臣仔,臣仔!” “爸,妈,小妹大家都还在等我…咳,咳咳。” 到了这里,中年人咳出一滩废血,声音顿时弱了下去。 “你们,在哪里发现他的?” 陈青河脸色微变,问道。 “在五楼的安全出口。” 黄子澄走到他的身后,说道:“我们发现他的时候已经这样了。” “青河,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黄子澄看到陈青河眼眸闪动,眉头紧锁,失去了一路来的平静。 这种反应是危险的信号! 众人从陈青河脸上读出意思,顿时恐慌如病毒一般扩散般传播。 “全部人拿上武器立即退到二楼去!” 陈青河命令道。 众人内心既是困惑,又是恐惧,但还是按照陈青河命令照做,迅速朝玄关跑去,走在首位的是叫做马楠的雀斑女生,她有过田径校队的训练经验,一路以来表现都是女生中的上游。 她伸手握住门把手,就要打开。 然而,突然间! 咚,咚,咚,咚—— 宛如动锤的声响,仿佛死亡哀乐透过门缝传来。 “不要开门!” 陈青河恍然意识到了什么,神色瞬间大变,就要去阻止房门开启。 他推开挡在身前的男生,不顾一切地向前猛冲。 但还是晚了… 咯吱,房门打开了手宽大小的缝隙。 霎时,实木做成的欧式房门犹如脆弱的薄纸片,只听到‘嘭啦’的碎裂声响,一只暗红色的爪子刺穿房门。 木屑,尘埃飞扬。 这只表面布满鱼勾状骨刺的爪子,一把按在最近的马楠脑袋,然后不费劲地轻轻一扭,如萝卜拔地般向上提起。 倏然间,马楠颈.肉犹如拧干毛巾变得紧.实,她的脑袋被生生扯下。 噗哧,一尺高的鲜血喷了出来。 狭窄的玄关染成了血红色,一个高大身影破门而入。 啊~~! 尖叫声骤响,众人鸟作兽散一般逃出玄关,唯恐落后。不过,空间狭小的玄关犹如悬崖断壁一般,直接影响到逃亡速度。 第二名牺牲者随之出现! 这是名叫做李学庆的阳光男生,胳膊被骨爪按住,然后如小鸡仔般被提到半空,他渗出鼻涕的鼻子,嗅到了背后熟悉的恶臭。 这是人血的味道,沐浴过大量人血的味道。 “啊,救我,救命!” “我不想死,不要…不要不!” 李学庆手中的棒球棍疯狂挥打着,但却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目睹自己的脖子,距离背后的怪物越来越近。 一公分,两公分,三公分—— 死亡急速临近着,一口犬牙似的獠齿,轻易撕开李学庆柔软的肌肉组织,深入颈动脉。 “怪物”痛饮人血,邪异双目注视着大厅。 “这东西是死骸?!” 黄子澄惊恐失色,骇然道。 玄关处的“怪物”,远比普通死骸高出一截,它的外形更为狰狞恐怖,骨刺数量更为密集,更为锐利,浑身骨骼泛着暗红光泽,额间凸起一根十公分长的血色犄角。 它空洞.眼眶闪烁着红点似的光源,一具镂空骨骸身躯,竟然有一条类似肠道的肉.管连着正常人类三倍大小的胃袋。 怪物,真正的怪物! “救,救……救命。” 李学庆渐渐没了挣扎的力气,四肢无力垂落,棒球棍早已掉落在地上,他身体如泄气的皮球一般,迅速萎靡干枯。 仿佛生命力透过血液被吸走。 突然——嘭! 一台37寸液晶电视,猛地砸向正在享受猎物血肉的死骸。 蓬啦。 死骸骨爪挥动,顿时液晶电视四分五裂,电子元件飞洒四周。 然而,正是这个空档! “给我死!!” 一道身影嗖地不畏死亡地冲向死骸。 陈青河凌空跃起,双手举高消防斧,暴力地重斩向死骸。骤然,挡在死骸身前的李学庆半边脑袋被一斧劈开,温热的鲜血迎空飞洒,锋利斧刃却只镶入死骸左颈骨骼三公分而已。 偷袭失败! 死骸如被暴走的野兽,咆哮着抬爪拍向陈青河。 陈青河却异常灵活,果断放弃消防斧,右脚大力踹在死骸大腿,借着反作用力急退,死骸接踵而来的骨爪只勾断几缕发丝。 呼,呼呼—— 陈青河回到原位,沉重喘息,双手十指发颤。 “不,完蛋了!” “青河,都杀不掉这具死骸。” “快逃,逃啊。” “谁慢了就死定了!” 陈青河浑身是血的乏力模样,让逃过一劫的幸存者,意识到这具死骸远远强大于同类的普通货色,顿时向四周逃去。 没错! 这是具发生变异的死骸,即便陈青河经历过那段不堪回首的地狱世界,也不理解变异如何产生,但却清楚明白一点—— 变异后的怪物,远比同类强大! 例如,此刻这具死骸相比同类,它具备更强的力量,更坚硬的骨骼身体,多了同类不曾具备的嗅觉,以及吸收血液转化为力量的能力。 吼! 四散逃窜的学生正是最好的猎物,变异死骸放弃掉陈青河,展开血腥狩猎。 客厅大乱,众人已没有了冷静。 “把刀给我!” 陈青河脱下书包,对黄子澄说道。 “太危险了。” 看到变异死骸凶暴的状态,黄子澄担心道。 “必须杀掉它!” 陈青河深知变异后死骸的可怕,如若不除掉它那将会后患无穷,这种怪物它的嗅觉异常灵敏,只要在酒店不论藏在何处都会被找出来。 “不然,我们就没有退路。” 狩猎还在继续,恐慌逃窜的幸存者,对于变异死骸就是最好的食物。 一名,两名,三名,四名—— 凡是被变异死骸盯上的人,没有可以逃出死亡的命运。 “我来帮你!” 黄子澄隐约猜到陈青河的想法,从背包拿出一把匕首,说道:“待会你不行的时候,我会为你制造逃跑的机会。” “嗯。” 陈青河看了他一眼,觉得没有看错人。 但并不急于行动,变异死骸虽然也不存在智慧,一切行动同样是通过本能催动,但正面与它死斗的话必将有死无生。 充分利用条件化为时机才是上策! 弯腰脱下鞋子,陈青河踩在波利斯柔软的地毯,步伐在天然纤维柔软质地下降到最低,来到冰柜前打开柜门,里面摆放着马爹利、轩尼诗、拉菲、人头马、皇家礼炮之类的小瓶酒。 这些洋酒就是最好的道具,陈青河准备上演之前横过马路的戏码。

上一篇   第六章 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