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新生教 - 末世重生者

第七十一章 新生教

阿浩无奈摇头。 他也很想去见昔日的好朋友,但转而想到那些避难所规矩,就感觉到自己被一道道枷锁铐住,根本无法如愿地自由行动。 这是一种代价。 得到庇护,得到食物,得到福利以后——避免技工任意妄为的代价! “浩哥…” 谢子秋神情平静,似早就预料阿浩会是这副表情,他靠近附耳说道:“相信我,你只要相信我,我就有办法让你见到书安他们。” 相信你? 阿浩眯起眼睛,盯着谢子秋。 自从很早以前为了一袋米面,他被同伴下了黑手,就再也不愿意相信任何人,而这次要他相信的则是以前的熟人。 谢子秋看着阿浩,并不说话。 但他眼神充满真挚,似乎看不到一点虚假。 久久过后。 “好吧,阿秋我相信你——” ×××××× 夜色深黑,冷风呼啸。 有两道身影从酒店后门溜出,他们背着书包,手持消防斧,小心翼翼地从消防通道冲出来,便急速蹿进临近人行道的一家礼品回收店。 阿浩趴在翻到货柜后,深深喘息着,他透过卷帘门缝隙,在朦胧的月光下,能看清街道上有零星死骸游荡。 对于这游荡在避难所附近的怪物,进化者之所以不完全清理,也有更深的含义,零星的死骸对于进化者而言几乎没有任何威胁,但对普通幸存者却极为可怕,就算有幸存者滋生出携赃逃跑的想法,也要好好考虑下外界现实的危险。 “阿秋,程治没问…题吗?” 阿浩店内能见度极低,他看不清谢子秋面容,声音压低道。 从出门起他就隐隐有不对劲的感觉,平日看起来十分老实的老汽修工老程,还有几个叫不出名字的幸存者,竟然联伙为他掩饰,以便让他同阿秋顺利脱身,而如此冒险仅仅因为阿秋几句话而已。 这可能吗? 阿浩知道谢子秋来到金利酒店也并不久,也就是比自己早上个把天的事,却竟然不声不响和不少人做成“朋友”。 他难以想象,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阿秋吗? “没问题。” “不超过两小时就没事,浩哥放心好了——” 黑暗中,阿浩耳边传来谢子秋沉着自信的声音,似乎他本人对十几米远,街道上那游荡徘徊的死骸毫不惧怕。 “嗯…” 阿浩迟疑地点头点头,又问道:“蚁工还要多久能到?” “浩哥,你跟我走就是了。” 谢子秋从货柜后站起来,斜眼在黑暗中看了阿浩一眼,潜行到卷帘门旁,低声道:“我保证你能安全见到书安他们。” “嗯。” “阿秋,我…相信你。” …… 与此同时,金利酒店正对面一家肯德基二楼内。 快餐桌椅倾倒一地,灰尘弥漫的地板垃圾随处可见,这些都是末世首日幸存者逃跑时所留下,大多以孩童物品居多。 面近街道窗户角落,有三道身影站立。 “今天果然忍不住了…” 嘶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引得他背后两人相互对视,朝窗外街道看去。 残破狼藉的大街上,阿浩跟在谢子秋身后竟然从礼品回收店冲了出来,他们虽然十分小心,但是鞋底摩擦声已经令他们存在暴露了。 诡异的却是距离他们不过十米的几具死骸,对如此清楚的跑动声毫无反应,犹如坏掉的玩具一般,只在原地徘徊。 “陈…” “果然你说…没错,那个学…生有问题。” 艾伦目光注视着,阿浩俩人身影逃入对面一家渔具店后消失,他中文却比在酒店时流利不少,至少意思表达清楚。 王武德眯着眼睛,不发一言。 他们正是之前在众目睽睽下离开酒店,长江大学武术社目前的首领。 “艾伦,按你给我的讯息。” “最近两天,这个谢子秋至少找过你们酒店十人以上,问起过你们的行踪,虽然他问得小心,也没什么么让人特别怀疑的地方,但是终究还嫩了一点。” 陈青河手里拿着一份名单,当说到谢子秋这名字以后,徒然冷笑起来。 艾伦,王武德对视一看。 这传闻中的帝豪酒店首领,大概两天前与他们见面,来时就拿着一份名单说明了来意,需要他们一起与他配合。 关于变异者消息,水仙楼方面已在三天前放出—— 几乎有固定避难所的大中型团队,都知晓了变异者这样杂种的存在,尤其是最近几日查到的一个结果令众人心惊不已。 新生教! 如今一个横跨城区北西两边的邪教,已经不知不觉当中,仅仅用了短短几日的时间,便极速发展壮大到毫不逊色南边水仙楼的规模。 不可思议,愕然! 凡是团队首领都难以置信这种壮大速度,不顾随即想到变异者不会被怪物攻击的特性,仍惊愕之余也释然了这种结果。 人在处于绝望时,若有一丝希望出现! 那他就会紧紧抓住这一丝希望不放,哪怕明知它是毒药,也有无数人愿意服下,何况末世以前尚有诸如真—理教、天道—神—教、太阳神殿—教、撒旦—教、天堂—之门、雷尔—教派等邪—教存在,更不要论如今能在幸存者眼中引发“神迹”,又以慈悲无私形象示人的变异者。 更为重要! 若是这种极具蛊惑性的邪教入侵团队内部,那对于各大团队首领也意味着灾难,这是土崩瓦解的清晰讯号。 好在即便新生教在城北,城西势力极大,但目前在南边却没有多少作为,只有些许所谓的“引导者”潜入了部分团队内部。 引导者,这是新生教内第二阶级的教徒! 相比自由被限制的普通教徒,引导者拥有相当大的自由权,他们不仅能够随意离开“乐园”,更被神之使者赐予了“神之秘宝”用来展开行动,到幸存者各个聚集地发动神迹,集结更多挣扎于地狱的羔羊前往“乐园”。 在陈青河名单上,谢子秋正是这种教徒,是新生教发展链条中第二层存在,从这个人出现在名单上起,陈青河就注意到他,并且特意把阿浩安排到金利酒店工作。 而到了今天! 水仙楼已经完全掌握了,潜入南边发展教徒的全部引导者,各大团队首领更是蛰伏在暗中,等到一网打尽的时机到来。 打蛇不死反被咬! 没人会容忍新生教这类危险存在,所以这也是原本松散的南边团队,竟然如此快速团结的原因。

上一篇   第七十章 阿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