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小哥,面孔很生! - 末世重生者

第七十五章 小哥,面孔很生!

“王武德!” 解决掉最后两个守卫,陈青河终于受不了爱尔兰一路以来的话痨,大声抱怨道:“这家伙每次发动能力都这样?” “嗯——” 王武德却惜字如金的回答道。 “你真可怜…” 黑暗中,陈青河恍然明白了,为何王武德如此木讷,想来有个话痨西欧人在身旁,就算再多话也最终也会被逼成王武德这副模样。 地上谢子秋充满绝望,垂着头,用脚趾去想也能猜到,除了金利酒店的两个首领以外,那第三人也一定是进化者。 他分辨不出陈青河声音! 但是在帝豪酒店呆了很长时间的阿浩,却对这个声音异常敏感。 “首领!” 阿浩目瞪口呆,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了。 不过显然从他随谢子秋离开酒店起,陈青河就同爱尔兰人俩人尾随而来,更是潜入消防站做掉暗中所有守卫。 话音落下—— 他们面前的莹莹月光似乎出现折痕,陈青河真身显露出来,一起的还有靠在水泥柱上的爱尔兰人,不过他肩上坑着三个昏死过去的大汉。 见此,谢子秋面如死灰。 这七个人都是一层的守卫,他已经能想象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怎么处理?” 王武德走来,居高临下瞥了谢子秋一眼。 这一眼看得他浑身颤抖,身子缩紧,眼神恐惧,可见就算是被洗脑了,一个人本性也很难在最短时间内磨灭。 说到底,阿秋不过是个90后高中生! 在死亡面前可怜得如同弱鸡一般,那层由引导者身份表现出来的残忍成熟,不过是薄薄的外壳,此时烟消云散。 “他还有用,暂时先留着——” “其他人杀了。” 陈青河寻思片刻,余光将阿浩暗暗松气的反应看在眼里,淡漠道。 “小朋友,运气不错嘛。” “王,见面就只送给你一记不痛不痒的耳光,以往我看这家伙…动手就不知道留情,不把…人砸成肉酱是会罢休的,还有陈…也大发慈悲地放你一马,啧啧…我都要替你的幸运向伟大的主感谢了!” 爱尔兰人来到谢子秋面前,眼神戏虐看着他,不过他的中文却出现退化,磕磕巴巴,咬音不清,远没有了之前的流畅。 谢子秋脑袋深深埋在胸口,那紧绷脸部肌肉出卖他的情绪。 “王武德,你留下。” “我和艾伦上去看看这场祭祀表演。” 陈青河没兴趣再理会这被吓回本性,全然没有一点先前引导者姿态的谢子秋。 王武德微笑,点头。 不过他裂嘴露出的一口白牙,让他笑容看起来森冷,渗人。 “哟。” “王,慢…慢玩……我们走了。” 艾伦心里默念了一声‘Oh,Lord’,抬手竖起两根指头。 声像屏蔽——发动! 骤然,洒落映照陈青河俩人的月光,再次出现扭曲皱褶的现象,在阿浩这旁人眼中从小腿开始,朝二楼走去的俩人迅速消失。 最后连同行走发出的轻微声响。 阿浩看着那黑漆漆的楼梯口,却不知道自己肉眼,还有听觉被那爱尔兰人强行屏蔽掉,他对一方空间的感官能力。 …… 与此同时,二楼—— 中央恶魔雕塑前方,最狂热的教徒跪伏一地,岳书安还有一名陌生脸孔的短发女人,再加上陈乌一共三名引导者呈三角状,正簇拥着一位黑袍人。 使者大人! 如其他使者一般他真容也被方布遮盖,站在雕塑最近处,他目光扫过四周来自于附近街道的南边教徒,忽然大手一抬。 呼哧,衣袖垂落。 使者露出他小麦色的手腕皮肤,只见他声音洪亮,充满蛊惑性的喊道:“今日聚集于此的幸存之人,首先感谢你们接受吾神的指引…来,默闭双眼,随我一同放开内心…去聆听…去注视…去感觉…吾神的声音… 然后宣誓…全心全意去敬仰,伺奉,祭拜吾神——萨多!” 萨多,萨多,萨多! 骤然,整个二楼响彻着教徒狂热的嘶吼,他们浑然忘我,仿佛只有这个名字才能带来幸福,只有这个名字才能实现救赎自我,只有这个名字才能让他们免于饥寒。 这狂热的氛围中却谁也没有注意到,教徒人群边缘多了两道陌生的身影。 陈青河,艾伦! “Oh,Lord!” “陈,我发誓…这绝对是我见过最狂热的集会。” “Shit,这帮疯子,我相信中间那个黑袍使者,一声令下,就算要他们躺下来互—操—菊花,他们也能兴奋地叫着神的名字。” 爱尔兰人吐了口唾沫,嘴上虽然骂着,但是双眼放着亮光,倍感兴趣盯着那尊恶魔雕塑不放,从下身到上身端详个遍。 不过,那眼神陈青河看来,怎么都觉得有点在欣赏艺术品的味道。 “如何?” 陈青河忍不住问道。 他越接触越觉得这爱尔兰人很有意思,不过貌似来到华夏大地的外国佬,都多少发生某种“变异”,即便是号称红色敌人的米国人也是如此,何况来自人口四百余万西欧小国的爱尔兰人? “一般般…” “明显是业余水准,还是赶工做出来的!” 艾伦抿着唇,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这种下三滥的作品根本引不起他对艺术的共鸣,转头问道:“陈…你看不出来吗?” 陈青河微微摇头。 见此,爱尔兰人眼神不由得带上点鄙视的味道,仿佛在看不懂欣赏的下乡农夫。 不过,他哪里知道! 陈青河年仅十八岁,曾经末世的绝望经历,甚至让他快要遗忘文字如何书写,什么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梵高等大师对他如同狗屁,甚至连这批闻名于世的大师名字都叫不出来。 食物、水、药物、保暖—— 他的满脑袋只装着如何更好,更持久生存下去的经验,换做通俗易懂的话来解释,他就是一个在原始丛林中穿梭生存,为电视机前无数大众展现如生剥青蛙,徒手抓虫等“特技”,并美滋滋当作嘎巴脆鸡肉,大口吞下肚的强化版贝爷。 华夏末世版的爱德华?迈克尔?格里尔斯! “陈…” 爱尔兰人刚要说话,却见到陈青河看着中央雕塑前的黑袍使者,眼神徒然一凝,随即问道:“这个…神—棍…怎么了?” “他的气息很熟悉。” “我们之前应该再哪里见过——” 陈青河微微沉呤道。 那随着黑袍使者誓词,整个二楼的氛围越来越狂热,那双不断上举放下的手臂,袖口不时滑落一截露出的小麦皮肤,让他脑中灵光一闪。 他想到了,这黑袍使者的身份——越南人! 陈青河嘴角不禁微微上翘,露出森白的牙齿。 “陈…” “你,忽然笑得这么阴森做什么?” 艾伦眨了眨眼睛,看着微笑的陈青河,不知为何这笑容让他浑身感到不舒服。 “没什么。” 陈青河抬眼瞥了爱尔兰人一眼,淡淡道:“只不过见到老朋友而已,这让我忽然有点兴奋。” 老朋友? 艾伦眼神疑惑,抬头朝看向黑袍使者,他就不明白同样身为进化者,自己这双眼睛为何看不穿中间神棍的长相。 “艾伦,你不觉得表演该结束了吗?” 陈青河眯着眼睛,问道。 爱尔兰人咧嘴一笑,双眼闪露出会意的亮光,然后用大灰狼盯着小白兔的眼神,灼热看着中央处岳书安三名引导者。 怪物眼球! 它才是这趟来的真正目的。 艾伦竖着两根手指抬起,然后猛地一握拳。 倏然间,屏蔽陈青河同他本人存在的能力消失,俩人身影就出现在一个留着老鼠胡子,矮个的中年教徒背后。 似乎感觉到背后多了些什么,中年教徒转过头,看到俩人陌生的脸孔,下意识的问道:“小哥,你们面孔很生!”

上一篇   第七十四章 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