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风暴之序 - 末世重生者

第七十六章 风暴之序

“怎么还有个鬼佬?” “我没有听说过引导者大人,这次还有国际友人参加的?” 中年教徒手摸着老鼠胡子,操着一口粤语普通话,瞪大眼珠子看着俩人,声音非常讶异。 陈青河,艾伦对视一眼。 他们在这家伙背后站了那么久,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教徒也挺有意思的。 不对! 不过刚说完这些,中年教徒神情剧变,他附近沉浸于祭祀氛围的教徒,一时间如同正在享受鸦—片的瘾君子,忽然发现有陌生人闯入,先是本能地一愣,随后神情大多都狰狞起。 用充满敌意的目光,注视着陈青河俩人。 “你们是谁,哪个引导者大人麾下的——” 那中年教徒伸手就要去抓爱尔兰人,就如正常人一眼能烦别邪教徒一般,他们一眼就发现这俩人根本不是教众。 俩人眼中毫无对神灵‘萨多’的狂热憧憬! “引导…者?” 在这一双双目光逼视下,艾伦抬手摸着下巴,镇定自若的答道:“叫做谢…谢子秋,阿秋的小朋友认识吗?” 小朋友!? 中年教徒刚露出疑惑的表情,动作本能地一顿。 “跟他们废话什么!” “我们来这里是清理垃圾的,不是陪你侃话练习中文的。”陈青河知道爱尔兰人那该死的话痨病又犯了,随即他上前一步。 右手伸出,在中年教徒未反应过来前,他一把揪住这人的脖子提了起来,无视四周一双双诧异后,要把撕掉的目光。 “陈…” “我发现不管是王还是你…你们这些东方人,真是…真是…太…太没幽默…感了!” “就算工作也要懂得减压,放松神经,不要老…老绷着一张该死的扑克脸,那会让你患上肌肉硬化症,我建议你可以——” 爱尔兰人唠唠磕磕说着,但忽然说到一半,他抬头才发现落大的二层都安静下来了,有几十对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不管是那装神弄鬼的黑袍使者! 还是他眼里手握宝贝的三只“小白兔”(引导者),一个个神色铁青。 “愣着干什么?” 陈青河抬手像抛垃圾一般,将中年教徒砸向附近的教徒,才发现爱尔兰人竟然傻愣在原地,心底大骂一声蠢猪,恼怒道:“干活了——” 艾伦恍然醒悟过来,就见到陈青河冲出,如同一道黑箭直逼中央而去。 “小杂种!” 黑袍使者方布下响起惊惧的叫声。 “这次还是分身吧。” 陈青河身影逼近,冷笑道。 一刹那间,有上次经验军师就立即做出反应,他黑袍下身躯蓦然极速收缩,看上去就犹如泄气的皮球般,霎时袖口钻出一团浓郁的阴雾,军事毫不犹豫地燃烧异种能量。 嗖! 阴雾疯狂燃烧,他的速度骤然增快朝着窗户冲去,那里是他唯一脱身的机会,只要逃出综合楼他自信对方抓不到自己。 但就在这一瞬间—— 军师的视野陷入黑暗,周围混乱的喧嚣安静下来,他立即意识到这可能是那话痨鬼佬的能力,但此时完全失去方向感,他不得不停下。 陈青河眼神一凝,猛地发现军师阴雾身躯的心脏处,竟然有颗红色眼球被挤出来,落到他的掌心中,“暗魔眼球?” “小杂种是你逼我的!” “这里的人全都给我去死!” 军师狞声狂怒吼,他手指用力捏碎暗魔眼球,软组织宛如小型水球般爆开,一手不知明的液体粘满他整只手。 ——杀,他…… 正当他要下达某种命令的刹那,陈青河已来到他身前,右手冒着黑烟,捏住他的脖子,骤然黑火燃烧而起。 连惨叫也未来得及发出,军师这具阴影分身就已被焚烧为虚无。 轻松解决掉最大的麻烦,陈青河却站在原地。 他转身目光扫向教徒,感知力探知到空气中多了一种别样的气息,而这正源自军师捏碎的那一颗暗魔眼球,它的作用就像吸引蜜蜂的花蜜,引起野猫注意的鱼腥味。 不过这吸引的是附近怪物,并能下达命令! 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凄厉泣鸣声中,温暖的消防站综合楼二层骤然降温,穿过墙壁的幽鬼,附向那一个个毫无反抗力的新生教教徒。 陈青河平静注视着这帮附身者。 轰! 顿时,他周边空气撕开出一条条如破布状的黑焰,焦烟熏陶下,陈青河杀气逼人,对付这种被附身者他从不手软。 …… 二十分钟以后。 消防站综合楼燃烧起的熊熊黑焰,空地上岳书安三名引导者关节被卸掉扔在地上,他们眼神怨毒,死死盯着陈青河几人,疯狂咆哮道: “神灵萨多,会对你们这些亵渎者降下神罚!” “林浩,你也死定了!” “我诅咒你们!” “还有谢子秋,你这个没用孬种!” “竟然胆敢向亵渎者提供教内的情报,你不得好死,该死!!” 陈青河脸上沾染着血污,他冷漠扫了这三人一眼,一场杀戮过后就连爱尔兰也罕见的沉默下来,话痨病暂时得到控制。 这帮人或许还不知道就在他们咆哮的时候,白云小区、渝州大厦、六号批发市场、南华小区等几处被查清的地点,像他们一样潜入南边的引导者正面临相同的命运。 整个南边团队已经联合起来,对他们这批臭虫连根铲除! “陈…” “四件东西,你觉得要怎么分?” 爱尔兰人抹了把鼻梁上的血迹,从口袋拿出四个钻戒盒子,眯眼看着陈青河,他可不觉得这种宝物,对方能够轻易割舍。 “五五分账——” 陈青河抬眼看着俩人。 不过他却全然漠视,脚边还在囔囔的岳书安,在他眼里这帮人已经属于死人,对于临死之人他一向十分宽容大肚。 “五五?” 王武德觉得这种分法有些不妥。 多一颗怪物眼球,那意味能让多一个人安全地外出寻找物资,他们本意是只分给陈青河一颗,不过想到对方覆灭金华帮的事迹,想法就不由得动摇。 “好吧…” 爱尔兰不舍地将两个钻戒盒子交给陈青河。 拿在手中,陈青河轻轻掂了掂,确定钻戒盒子里面的怪物眼球。 “那剩下的麻烦就劳两位解决。” 陈青河像小鸡仔似的拎起谢子秋,深深看了一眼阿浩,从今以后他应该就会留在金利酒店,和帝豪酒店完全分别。 “Good—bye!” 爱尔兰人笑了笑,告别道。 “那我先走一步了——” 陈青河微微点头,纵身一跃。 嗖! 霎时,就见到陈青河带着谢子秋跃出近十米远,他还有许多情报需要从这家伙嘴里知道,至于岳书安几个残废,他相信爱尔兰人嫩能够处理好。 况且,对付这种没有怪物眼球护身的残废,根本不需要亲自动手,随便往大街上一丢,饿疯的怪物就会非常乐意处理垃圾。 呼哧,呼哧。 夜风呼啸着,那背后破败的消防站逐渐远去,陈青河极速奔跑在大街上,不时将抛锚弃车当作跳板,如海中飞鱼一般穿梭前进。 他身影渐渐消失在夜月下—— 与此同时。 远在城区北边的一家辆正在疾驰的97路公交,蓦然停了下来,刺而的刹车声响彻夜空,四周徘徊怪物都有反应,但却没有离开原地。 “小杂种!” 军师面容狰狞,愤恨道。

下一篇   第七十七章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