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死斗(下) - 末世重生者

第八章 死斗(下)

客厅中央血肉横飞,变异死骸如入羊圈一般,所到之处只有死亡,逃亡者慌不择路,在死亡压迫下全然忘了死骸特性。 用尖叫释放恐惧,用嘶吼宣泄绝望! “又死了三个…” 陈青河手握六瓶50毫升装轩尼诗,掌心感传来冰凉的触感,表情麻木。 如这样肉畜待宰追逐的状况,已引不起他内一丝波动,他见证过,亲历过,逃亡过,绝望过——为了活着,任何丑态他同样展现。 “陈青河,你见死不救!” “只会站着看我们去死,无动于衷——” 一个平头男生被变异死骸抓住,不甘咆哮道。 变异死骸犬齿挤入胸口啃咬,涓涓鲜血溢出,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但见到陈青河无动于衷站在自己面前,临死前不再忍受满腔怨恨。 场面混乱,恐慌逃窜。 平头男临前的话语,引起了所有幸存者的共鸣,就因为他无所作为,就因为他无动于衷,就因为他见死不救——是他的错,是他的无能,是他的不对,就这样的! 从陈青河经过逃向玄关的同学,都对他露出怨恨的眼神。 “这群白痴活该去死!” 黄子澄压抑着胸口怒火,怒声道。 他真想一刀砍死这群白眼狼,也不用脑袋去想想青河若是想逃的话,还会站在这里,被你们这帮废物责吗? 他为陈青河不平! “……” 陈青河眼神木然,无所谓周围可怜虫的指责。 脚下踩着残肢断臂,踩着脏腑器官,嘴角微微上扬,任由杀意发酵膨胀,手握马刀的右臂肉眼可见的鼓胀一圈,青筋暴起,肌肉如虬龙隆起。 这正是之前那能够爆发的神奇秘法,若有精密仪器检查的话,能够发现陈青河身体各项指标,直线飙升超过100%。 原本他消瘦背影此时异常高大,穏如山岳。 一步,两步,三步—— 陈青河就这么冷酷看着,平头男气息变弱,来到距离死骸三米远位置,两指夹住轩尼诗扔向三点钟方向的玻璃墙。 蓬! 酒液肆溅,酒瓶撞击玻璃墙产生极大响声。 变异死骸松开平头男,一脚踩断他脖颈,僵硬的骨颅,红眼闪烁,盯着溅满酒渍的玻璃墙,它侧对陈青河似乎完全没发现它。 陈青河跨出一步。 他膨胀的右臂举高马刀,劈向方才消防斧留下在变异死骸留下的伤口,马刀重劈割起一片火星,却仅深入一公分就不得寸进。 “吼——” 变异死骸本能地反击,转回的骨颅一矮,粘着碎肉的大口扑咬而来。 腥臭到极点的味道迎面而来! 陈青河冷静应对,抽出马刀。 他双脚一动,切步避开变异死骸的狂咬,两指再夹起一瓶轩尼诗。 嘭啦。 酒瓶破碎,酒液四溅,这套房内分贝最高的声音,致使变异死骸条件反射地转向,迈出一步,要把产生声源物体破坏。 声音是它的第一本能,呼吸则是第二本能! 变异死骸转身的空档,这个暴露在眼前的机会,陈青河再持马刀劈下,刃口精准切入左颈旧伤一公分左右,但锋利刀刃却是出现缺口。 变异死骸暴虐咆哮,张口扑咬! 闪避! ——抛瓶,重劈! 陈青河仿佛在与变异死骸上演与狼共舞的绝命戏码,只要有一丁点失误出现就将丧命,成为变异死骸的腹中血肉。 重复,再重复! 陈青河神情始终冰冷,没有溢出一丝气息。 “究竟哪个才是怪物!” 黄子澄看得头皮发麻。 难以想象这样运动状态下,竟然有人能够对身体控制得如此准确无误,一分一毫的失误都完全杜绝,并刀刀砍中目标。 他甚至感觉若再如此下去,根本不需要他的帮助,陈青河就能独自干掉变异死骸。 铛,铛,铛—— 刀影闪动,变异死骸颈骨已经断裂三分之二。 蓬! 陈青河掷飞手中最后一瓶轩尼诗,乘着变异死骸转身空荡急退,继续无法维持闭气状态,必须再另寻机会。 侧身,小步后退。 但在这一刹那! 砰砰砰——套房外的走廊竟然有枪声传出,陈青河瞬间分辨出声音源自92式手枪,内心却没有丁点得到热武器支援的喜跃。 反而是窒息! 因为套房客厅已经空了,丧失了操控死骸本能的绝佳环境,刹那他如于钢索行走,却一脚踩空坠落山涧的艺人。 变异死骸硬生生停下呆滞的转向,骨颅僵硬地正对他,红眼闪烁寒光,这是它的第三本能嗅觉在催化行动。 肉畜,食物! ——就在眼前。 “完了…” 陈青河瞳孔一阵收缩,本人只距离变异死骸仅不过一米之余,如此近的距离他甚至看清楚,死骸犬齿上粘稠的碎肉。 变异死骸张开血盆大口,扑咬而来! 这千钧一发之际,背后却有一道熟悉的怒吼传来。 “怪物,你给老子看过来!” 死骸微微一顿,似乎本能地要抬起头,但第三本能嗅觉催化状态下,第一本能声音一时难以占据主导地位。 电光火石间,巨大死亡危机铺面压盖而来! “不对!” 陈青河双目疯狂,如失去一切赌徒,不退反进。 经历无数生死的本能,让身体做出反击举动,这是超越有意训练的反应,决绝果断,是无数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境反击。 一道刀影劈砍而下,力道凶霸而狂乱。 变异死骸哈着作呕的腥酸味,停顿刹那的血盆大口再度扑咬。 “给我,死!” 陈青河右臂爆发最强巨力,刀刃变形成锯齿的马刀,劈中变异死骸左颈的伤口。 咔,乓—— 两种截然不同的断裂声音骤响,马刀横断为两截,变异死骸已没有了头颅,黄子澄目瞪口呆,看着沉重喘息的身影。 变异死骸,死了。 而处于巨大震惊中的他,却没有发现几名手持武器的身影,已然出现在套房玄关处,同样目瞪口呆看着眼前景象。 这怎么可能! 玄关处,越南人以及南韩人的表情精彩。 他们难以想象区区一名华夏学生,面对怪物没有落荒而逃,而是持刀肉搏怪物,更出人意料的一刀斩死怪物。 陈青河脸色异常难看。 他的左肩处有一道伤口,从胳膊延伸至前臂的位置,这正是死骸临死前给他留下的“礼物”,鲜血涓涓渗出伤口。 如若是寻常伤口也就罢了! 但死骸具有致命病毒,寻常人被死骸咬中一小时内会出现感染迹象,感染者短则一小时,长则三小时就会死亡或是变异为死骸。 陈青河感染了病毒,还是变异死骸携带的超级病毒! “青河——” 黄子澄怔怔看着他。 他的内心愧疚在迅速发酵,因为他认为刚才那惊天一吼足以达到影响死骸本能的条件,却没想到结局截然相反。 陈青河静默得可怕,仿佛狂风骤雨来临前的平静,看向从玄关处慢步走出的陌生人,尤其是他们手中的枪械。 来者不善! 这帮人可一点不像动物保护组织的成员。 “就是你们把死骸赶下来?” 陈青河脸色阴沉,用英语问道。 他的左臂已经没了知觉,体能在斩杀变异死骸时早已消耗殆尽,几名持有枪械的外国人突然出现,他深知绝不能示弱。 弱小,意味着欺压! 强大实力,才是安全的保证。 “YES。” 胳膊纹有毒蛇刺青的越南人点头。 他浓眉大眼闪烁,瞥了一眼中间辫子头同伴,若非如果陈青河凶悍干掉变异死骸的事实,依照习惯已经开枪恐吓。 绝不会这样站立行注目礼,然后似乎要来一场友好国际交流的架势。 这伙人可不是善男信女! 尤其是两个人越南人,是一伙活跃于云越交汇处被称为‘红棉帮’的毒.枭,此次来到华夏就是为了和身边南韩人背后的黑.道进行交易。 但万万没想到,千辛万苦躲过了华夏公.安卧底的眼线,却迎来了席卷全球的末世。 “我被咬了,你们不需要浪费子弹。” 陈青河眼神盯着中间的辫子头,说道。 他的声音嘶哑,低沉。 辫子头手里的92式手枪,正是他在走廊开枪,致使斩杀变异死骸的局面失控。 “……” 辫子头虚眯双眼,沉默不答。 呵,呵呵。 陈青河嘴角上扬笑了,但笑容包涵寒意,杀意。 他感觉到了这帮人身上的血腥味,这种饱含淡淡杀意的味道,说明至少在他们手里有不下十条人命,是如他一样的同类,有一颗狠辣的心灵。 不过,若想要他死! 那这帮人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Duy—Vu—anh(维武哥)。” 纹毒蛇刺青的越南人,被陈青河漠视略微感到不舒服,用越语沉声道:“这个华夏学生很危险,没必要让他活下去。” 陈青河散发着危险气息! 常年游离在死亡边缘的毒枭,按照他的经验有危险就必须提前扼杀。 “Kh?i—Anh(魁英),放他走。” 阮维武手指一直虚扣在扳机,他比魁英从陈青河身上感受的危险还要强烈,却说道:“他说得对,没必要对一个被咬的人浪费子弹” 南韩人,魁英眉头一蹙。 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Thank。” 陈青河深深看了阮维武一眼。 他强忍着左臂的疼痛,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连临时包扎也不做,警惕的与越南人保持安全距离,来到黄子澄面前。 “青河…” 黄子澄轻叫了一声,连他也感觉到这帮陌生人的危险。 “什么都不用说了。” “跟我一起离开就行了——” 陈青河始终在留意阮维武,捡起书包就走。 这个人阮维武远比南韩人,还有那个叫做魁英的越南人更加危险,面对他身体的肌肉始终紧绷着,鞋尖爪地,眼神一刻都没有离开过他,保持绝对警戒的状态。 黄子澄默默点头,边随陈青河离开套房。 蓬! 套房房门关上。 确认房外的脚步远离,魁英细长眉毛拧起,困惑注视着阮维武,他的维武哥可是帮内头号枪手,弹无虚发,外号阴风。 “Duy—Vu—anh(维武哥),为什么放走他们?” 阮维武两瓣眉须松开,紧绷肌肉松弛下来,淡淡扫了魁英一眼,道: “他很危险!” “我从他的身上感觉到死亡——”

下一篇   第一章 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