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战斗秘法! - 末世重生者

第八十四章 战斗秘法!

黑木令罕见的神情严肃。 他浑然无视周围的目光,全心留意那道在能力暴风中穿梭的身影,尤其是那撑出一片无能力区的黑暗力场,最为引人注目。 赵堂,军师不敢打扰,悄然退到黑木令身后。 “怎么办?” 赵堂压低声音。 陈青河的强大远远超过他们预估,原先计划更因此有了重大偏差,不过至少消减进化者数量这一点,目前并没有全盘脱离。 军师嘴唇动了动,然后眼神瞥向黑木令。 他要赵堂镇定,情况不管如何糟糕,他们至少性命无忧,逃跑绝不是问题。 “杂种!” 赵堂默默点头。 背后都是黑袍进化者,此处完全不是谈话的场合,不过他仍心存不甘,看此时的状况杀死那小杂种(陈青河)已经不太可能了。 不过… 他目光落在,发出一连串单音节诡异笑声,眼神闪烁着嗜血渴望,仿佛内心当中某种东西被点燃的“疯子”。 让两只怪物去斗吧! 赵堂磨牙,眼神阴毒看着前方,对军师狞笑道:“就算没办法亲手宰了小杂种,嘎嘎…弄死阿唐那帮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酒店有进化者守护又如何? 来此以前,另外一路由李祟四人带领的队伍在他们之后就赶到帝豪酒店,相信对付区区一个南韩人绝不再话下! “闭嘴!” 军师却脸色一变,呵斥道。 “干什么——” 赵堂被军师徒然弄蒙了,脸色阴沉,刚要质问的时候。 “赵堂!!!” 能力暴风蓦然出现一个黑色豁口,看上去就犹如五彩缤纷的面包被咬了一大口,只见一道厉喝声雷鸣般在大街响起。 一个身影慢步在能力暴风中,他目光锐利,定在赵堂手里的军用酒壶上。 那条钻石项链他认得的—— 这是阿乐父母的遗物。 酒壶里的“糖果”他也认得—— 这是变异者最爱的一种“零食”,说不定原料就来自小阿乐。 还有刚刚的话,他一字不差的听完了…… 当赵堂出现的时候,他已有了猜想,但是在被证实以后,他却发现自己无法冷静,无法让自己可燃苍天的怒火平息。 “怎么可能!” “这么远,他不应该听到才对!” 赵堂面如土色,难以置信陈青河的听力之余,对方的声音更唤起他内心深处的恐惧,过去帝豪酒店地狱记忆悄然浮现。 “白痴!” 军师心底骂道。 进化者肉体已经是人类极限状态,尤其此刻小杂种那远超一般进化者的磅礴生命气息,很显然身体素质提升到了他们难以想象的地步。 注意力始终在他们状态下,百米之距根本不算什么! “我,我我……” 赵堂哆嗦着,但看到面前黑木令却镇定下来。 对,只要有他在! 就算陈青河再强也没有用,黑木令强大深入人心。 “我要宰了你!” 陈青河神色狰狞,大吼道。 随着吼声,他所站着的无能力地带,多了一丝噼啪噼啪的静电声音,瞬间肉眼可见他的肌肉紧绷到极致,额头、手背、前臂等多处暴起青筋。 战神六式,雷霆—— 这是战斗秘法,由前世十大巅峰强者‘战神’开创,一种纯粹武者战斗使用的秘法,对于肉体要着极高的高求,最少需要3倍状态下的进化者肉体,才能勉强满足施展的条件。 想到水善他们正身处危险下! 陈青河就再也无法保留,顾不得这种秘法对身体可能造成的后遗症。 兹! 他脚下似有一道迅疾的电光闪耀,速度瞬间飙升到了,几乎要脱离进化者视力追捕范畴的程度,宛若慧光来到黄子澄身边。 “子澄!” “现在立刻回酒店去!” 陈青河一到的刹那,同黄子澄混战的三名进化者能力,完全失效,他们眼神闪露出恐惧,身体还做出闪避的反应,就被三段金属剑刺穿透。 噗,噗,噗—— 空中多了几朵血花,三名进化者死不瞑目倒下。 黄子澄对陈青河的命令没有一丝犹豫,他赤脚狂暴出一根金属利刺,插入地面,借着反作用力就冲天而起,要飞跃过前方沦为废墟的建筑。 但是在一刹那! 皎洁的月色,被一团巨大墨色黑雾遮蔽,几十只缚鬼凄厉叫着,张口露出红色的断牙,如若利箭般冲向黄子澄。 “找死!” 陈青河长啸,抬手一挥。 他的能力完全爆发,只见黄子澄面前的空气撕裂一道黑色疮口,不同曾经以往的黑火,如今喷涌而出的黑火焰色更加幽深黑暗,燃烧着超过三千摄氏度的高温,铺天盖地般压向缚鬼。 这是炼狱黑火! 高达三千摄氏度高温的火焰以外,更伴有极强侵蚀力,不过这只有陈青河基因优化率达到第一峰值,方才能显露出来。 这也是为何能让熔点极高金属瞬间融化的秘密。 未达峰值以前,这种黑火所包含的侵蚀力极为稀少,更难以察觉。 轰。 黑火爆开,为黄子澄开辟出一条道路,银亮月色洒落在他脸庞,最近炼狱黑火离他不足十几公分远,本人却没有丝毫影响。 十几只缚鬼在焚烧,侵蚀双重作用下! 发出尖锐的凄厉叫声,带着黑火从天空坠落,还没坠地便成了灰飞。 “你先回去。” “我随后就来了!” 陈青河目送黄子澄背影远去,本人却没有行动,而是默默转向黑袍进化者的方向。 ——桀桀, 黑木令表情扭曲,淡绿色的瞳孔闪烁着残忍之意,只见他周身漫出层层墨色黑雾,整个人如若浸染在水墨画中。 不过却给人阴森不详之感! 他注视陈青河的眼神就如同在盯着猎物,异常珍贵的猎物。 “巅峰强者?” 陈青河笑了,只是这种笑容冷冽。 前世他没有资格,也没有机会和黑木令交手,但是如今完全不同,且不论这条“疯狗”的咬人牙齿是否长全,就算齐全了他也不惧! 不过他的目标不是这条“疯狗”,而是他背后的两个杂种! 越南人,赵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