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蚀炎将 - 末世重生者

第八十五章 蚀炎将

所有一切都由他们引起! 若非这帮杂种的缘故,那么就算是黑暗区也没有可能在他眼皮底下闹出这些乱子,以他对赵堂的了解程度,这个区区警卫主管绝不可能有头脑,有心机操作出这么一个规模巨大的新生教。 这背后绝离开不越南人的因素! 只要想到当初一帮从自己手边溜走的跳蚤,竟然乘着他忙碌,制造出如此多的麻烦,陈青河就不由得懊悔。 不过,就算跳蚤再怎样强大。 它始终只是跳蚤罢了! “杀!” 陈青河低吼道。 噼啪——轻微的电鸣下,他如雷霆慧光一般迅猛,直逼黑木令而去。 就算这条疯狗阻碍,他也要拿下那两只跳蚤,碾杀掉罪恶的源头。 “病鸡小子,你就是陈青河!” “哈哈,果然和传闻中一样有意思——” 黑木令淡绿色瞳孔闪烁着兴奋,面对再过霎那就要逼近的陈青河,脸上没有一丝畏惧,只见他右手朝虚空一抓。 五指似乎刻入空间当中。 噹——墨色阴雾如水波似的荡开,他抓出一把骨白色外形酷似将军令旗,刃口却呈弧线的水滴形状,一种难以形容的怪异武器。 陈青河眼睛一眯。 这是号令邪鬼的将魂令旗,也可作武器使用,前世闻名世界的武器之一。 嗬~ 黑木令低吼,脸部竟然出现水线般的纹路,那萦绕在他周身的墨雾阴气,蓦然膨胀数倍大小,他举手投足间都有阴气环绕。 一双猩红邪恶的目光,在他背后虚空逐渐凝现。 ——死! 陈青河杀机一闪,却不看这黑木令,而是他们背后已经面露恐惧,悄然逃窜至黑袍进化者身后的赵堂,以及军师。 这才是他的目标! 战神六式,掠火。 他撑着黑暗力场,在雷霆暴速下高高掠起,宛若泰山压顶一般,右臂肌肉在下坠过程的暴胀一圈,3倍肉体状态下,他的力量幡然暴增。 雷霆增加暴发力,掠火增加力量。 “来得好!” 黑木令不退反进,猛地一吸气。 墨雾阴气化作无数细丝状的烟气,疯狂钻入他体内,那背后虚空的邪恶双目,瞬间就像猩红得发亮,露出异样的残忍。 将魂入体! 黑木令手持将魂令旗朝上重斩挥出,倏然就接触到黑暗力场的外围,极端的排斥力如遇到天敌般,以惊人速度冲击令旗。 陈青河借此机会,强行一扭身避开,右拳轰出。 ——轰隆! 柏油路出现一个凹坑,黑木令跃出滚滚烟尘,额头皮肤裂开一角,涓涓鲜血流下,而他手中的将魂令旗却只下旗柄。 但是令旗没有在黑暗力场冲击下消失! 甚至连那从他体内溢出阴气,都仅仅是减少部分而已,这种状况是陈青河末世以来的首次遭遇。 黑火蒸腾,烟气散掉,露出他的身影。 “黑暗力场没有作用?” “不,那阴气能量绝不是寻常东西,似乎和死性暗能量有些相似的感觉——” 陈青河目光阴沉,黑暗力场在目前绝对是碾杀一切的绝对利器,从他能在上百名进化者中杀进杀出就足以看出力场的可怕。 而这利器却对黑木令效果减少大半! 他攥紧拳头,甩掉黏在手背上的沥青渣,目光绕开黑木令,远远看着已经逐渐远去的越南人,以及赵堂二人。 “病鸡小子…” 黑木令舔了舔嘴唇,一轮交手相反没有对黑暗力场产生畏惧,却有越来越高涨,他难以抑制的快感,狞笑道:“想要他们,想过我这一关!” 顿时他释放暗能量,他手中只剩下旗柄的将魂令旗,转眼就恢复如初,紧接着又有大量的墨雾阴气从他体内溢出来。 陈青河深吸一口气,仅仅一次交手,他的直觉就告诉对付这条疯狗黑暗力场作用并不大,相反会消耗他为数不多的暗能量。 顿时,黑暗力场的同步率开始迅速下降,3.5%,3.4%,3.3%,3.2%,3.1%,3.0%,2.9%…… 气氛僵持着! 但是不管是黑袍进化者,还是南边的进化者,却根本没有插手的想法,面对两个怪物级的变态,他们避让还来不及。 此刻,怎么可能还有插手的妄想? “你不来?” 黑木令还是头一次遇见陈青河这样强大对手,末世降临近一个月来自从他逃出精神病院以来,就游荡在白海市内。 遇到死骸,他就杀了! 遇到血蝠,他就杀了! …… 连日来根本没有对手,没有最初末日被死骸咬伤的危险感,这种巨大的空虚感,压迫他的神经,折磨他的内心,在这样痛苦中开始用怪物的尸骸,作为材料,疯狂制造邪鬼。 “不动手,那就我来了!” 黑木令持将魂令旗举过头顶,然后猛地一挥。 邪鬼招来! 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呜—— 他身后大街浮现无数密密麻麻的黑茧气泡,这都是孕育邪鬼的容器,而提供它们孕育的主要能量并非来自黑木令,而是宇宙中无处不在的死性暗能量。 呼。 陈青河长长吐气。 他看向那遍布整个街道的黑茧气泡,目前所展开黑暗力场已经降低至不足0.2%的同步率,这也是他目前可以能够承受的低耗状态。 凄厉恶鬼嚎叫,在阵阵阴风中融为丧音。 那一个个黑茧气泡破裂,被墨雾包裹的邪鬼,只有染血断牙露出在外,它们如烟似的袅袅升起,看上去犹如亡灵天幕。 缚鬼,剑鬼,尸鬼,弓鬼——恶鬼般的身影频频出现,它们或手持弓箭,或手持大剑,或是体格肥硕巨大。 “以前听闻过黑木令的能力。” “百万邪鬼一出,一方地域就会生灵涂炭,这些应该仅是最低兵级邪鬼。”陈青河眼神凝重,那由邪鬼汇聚的天幕色泽越来越浓郁。 前世的巅峰强者,果然不同一般! 哪怕潜力还未完全爆发的时候,就已经能同他有一战之力了,不过他不相信这种完全状态下,黑木令能够长时间维持。 “没空和你继续磨皮了——” 赵堂及越南人已经几乎要消失在他的视野,陈青河目光一闪,五指燃起幽森的火焰,随即猛地插进空气一般。 嗬! 他暴喝一声,身前空气被撕开一处黑火疮口。 瞬间,他体内的暗能量如流水般被抽走,右手仿佛插进一方空间内。 黑木令目光闪烁盯着陈青河,没有急于动手。 呼哧——陈青河右手撕开更大面积的疮口,顿时黑火疯狂溢出,放眼看上去这处疮口就犹如一扇高约三米的斜角火门。 咚,咚。 门内传来脚步踏地的巨震声音。 陈青河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仿佛力竭一样,右手缓缓收回。 黑木令却眼神一凝。 他的感知力从火门内感知到某种高能量,高密度的存在。 吼! 一声与火焰爆炸相似的吼声传出,只见火门内踏出一只炎足,这是只外形与人类相似,紧跟着人手状黑色炎臂伸出。 斑斑火星飘舞轻荡,只见一个成人两倍大小的火焰巨人从门内走出。 蚀炎将! 这是以炼狱黑火最强大的侵蚀力为主体,然后再加上火焰在燃料(氧气)充足不灭的特定条件,从而制造出来的不死不灭怪物,它没有智慧,只是纯粹一种能量生命体,完全受陈青河控制。 突——一柄炎枪凭空出现,被蚀炎将握在手中。 “杀!” 陈青河隔空一指黑木令。 蚀炎将暴虐地长吼,它脚下所踏之处都是焦化的痕迹,两倍成人高的体形却异常灵活,翻身一跃数米远,握着炎枪杀向黑木令。 瞬间,将魂入体状态的黑木令,同蚀炎将近身搏杀在了一起,招式尽出,大开大合。 黑火,阴气相互搅动。 周围再无一个敢于靠近战斗中心的黑袍进化者。 “慢慢和它玩吧…” 陈青河没有兴趣再理会这条疯狗。 虽然黑木令有和他一战的实力资格,但不代表他能够真正减免黑暗力场的排斥冲击,陈青河具备解决掉他的能力。 不过,这需要时间! 恰恰目前没有的就是时间,赵堂与越南人已经逃得不见踪影,虽然还未脱离他感知力能够锁定的最大范围,但若是拖长时间,想要再从茫茫废墟中找出他们就不再可能。 尤其是酒店情况令他忧心不已。 水善还没有完全觉醒,印度人作用有限,阿唐那帮普通人更加靠不住,南韩人作为唯一的进化者,却让他根本不能放心。 若是赵堂派去的那路人,所去的进化者并不多,那南韩人的力场或许还能够坚定,拼命坚持住等待他们回去。 可这只是美好的希望而已! 他没有任何可靠依据能够说服自己,那要向自己报复的赵堂,仅仅会派寥寥几名进化者过去? “水善,等我回来。” 陈青河内心焦急,他抬头一看。 那黑漫漫一片的邪鬼,犹如黑暗天幕从天力压而来。 战神六式,雷霆! 顾不得身体状态,陈青河蹬地,冲向街道尽头。 邪鬼再多,他也不惧。 黑暗力场,凡是异常的能量都会被排斥,他就不相信上千只邪鬼,一个个都能如将魂入体的黑木令一样,削弱黑暗力场的作用。 若是如此! 前世黑木令早已经天下无敌了。 ——嗖。 陈青河身影杀入邪鬼黑幕中。

下一篇   第八十六章 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