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追杀 - 末世重生者

第八十六章 追杀

惊喜吧? 早更了哦,目前状态似乎恢复了一些。本集将要结尾,我估计再有五六章吧,不过其实也不确定具体是多少。 但是通知下,上周还有一章欠债,今天我就把补了,高—潮阶段这样看得才会爽快。 ×××××× 邪鬼仰天咆哮,亡灵绝音融为一体。 随着陈青河冲天而起,迎接他的是一轮骨色箭雨,箭首是细长锋利的骨指,陈青河却毫不停歇,径直冲入天幕深处。 “黑暗力场!” 他低吼,随即黑暗力场同步率飙升。 0.3%,0.4%,0.5%,0.6%,0.7%,0.8%,0.9%——一圈黯淡光罩在他周身形成,仿佛一个人形罩子守护着他本人。 陈青河所在的邪鬼天幕,顿时出现一片真空地带。 箭雨坠落而下,刚一触碰到力场就被排斥力冲击为虚伪,化为一缕缕烟气萦绕在陈青河周身,若水墨环身。 一米,两米,三米,四米! 陈青河在战神秘法状态下,如同一道雷霆慧光,迅雷不及掩耳,不可阻挡地冲破亡灵天幕,周遭邪鬼丧命于黑暗力场冲击下。 陈青河双手护额,在邪鬼天幕中,强行开辟出一条通道,他身后带起一串串墨水似的残渣阴气,鱼贯似的跃飞而出。 “滚!” 背后传来黑木令恼怒的吼声。 “陪他慢慢玩——” 陈青河向后余光一扫,穿过迅速密合的邪鬼天幕,他能看到蚀炎将左手已经多出一把重火战锤,正近身惨死黑木令,不给他一丝分神的机会。 炼狱黑火,溢洒四周。 炎枪如暴风般刺出,重火战锤每落一击,都将大片空气砸穿出如同疮口的黑炎,空气间到处都是焦火的浓烟味道。 蚀炎将,在燃料未消耗殆尽前是不死不灭的! 地球什么最多? ——那绝对是氧气! 以黑木令目前的实力,他根本无法让一方空间的氧气完全消失,做出一片近乎真空的环境,如此除非主人死亡,不然蚀炎将绝不会死亡。 “病鸡,有种你不要逃!” 黑木令脸如眼妆一般完全被焦烟熏黑,后方狂吼。 他持令旗斩下,一记阴气斩切开蚀炎将的胸口,但火焰怪物的伤口瞬间愈合,他的脸如眼妆一般,完全被焦烟熏黑。 蚀炎将重火占锤轰下。 陈青河余光从黑木令身上收回,他背后邪鬼天幕像烟团一样融合成球状,然后邪鬼犹如幽灵子弹一样爆射出去,黑木令仍不死心,他一心二用控制邪鬼追杀陈青河,誓要把他拿下。 “就凭这帮垃圾想追到我?” “——做梦吧!” 陈青河有种被疯狗咬住的感觉,脚下速度却更快,渐渐拉开与邪鬼的差距。 他锐利目光,仿佛传过空间锁定住千米外两个身影,那是赵堂及军师,他们大概的位置正在两个街道外的陆河北路。 俩人迅速移动,几乎要脱离陈青河最大锁定距离。 感知力探查技巧分为锁定、大范围监视、扫荡等繁多手段,陈青河所用的正是集中感知力,对一点进行完全锁定。 这就如在目标身上留下某种特殊的气味,即便远隔千米野兽也能追踪目标,不同的是一个利用出色的嗅觉,一个则是感知力。 目前,进化者对感知力运用非常粗浅,仅局限于扫荡、感知几种手段。 像这样远隔千米外,单点锁定目标的技巧! 陈青河自信末世以来这短短近一个月的时间,无人能够如他一样有对感知力有如此深刻的理解,更不要提实际运用了。 没有千百次生死战,根本达不到他的水平! “别想逃!” 陈青河研究过白海市,以及临近城市的地图。 在进化者出色的记忆下,他脑海瞬间浮现一条距离最短的追击路线图。 “从这里走——” “他们已经要到吴村南路,我能抄的近路只有陆河北路和吴村南路之间,沃尔玛附近一处露天停车场,还有几条老街小巷了。” 陈青河身体猛地一扭,强于进化者三倍的肉体,在战斗秘法雷霆增幅之下,他的爆发力前所未有的强大,竟然顶着惯性下冲天而起,跃过左手边几乎要解体的建筑群。 嗖! 半空中,冷冽夜风刮吹着,他身影如一道完美的抛物线,飞过一片建筑群,他已能看到了赵堂二人曾经过的陆河北路。 “不要想逃!” 陈青河心底狂吼着,只想到俩个杂碎所做一切,他就怒火冲天。 蓬——落地的瞬间,即便在黑暗立场消减引力的作用下,他脚下的柏油路仍然被撞出两个深坑,由此可见刚刚跳跃所爆发的力量有多么可怕。 烟尘飞扬,陈青河重新站起来。 他脚下一动,噼啪静电声音一响,又以惊人的速度朝不远处沃尔玛方向冲去。 远远已经能看到的超市建筑。 街道两侧店铺迅速倒退,陈青河脸色越发苍白,强忍着身体,尤其是双腿的不适,速度不减反升,飓风般冲刺到露天停车场。 同几十名进化者交战,以及释放蚀炎将的消耗以后,他说什么也不会放过这两个杂种,即便代价再大首先也要抓住他们。 帝豪酒店,黄子澄已经赶回! 按照他的估算,距离水仙楼这段不远的距离,以他全速五分钟内绝对能够赶到,这也是他没有立即赶回的原因。 停车场,磨铁巷,土地公巷—— 穿过一条条隐藏在城市建筑群当中,那一条条风格七八十年代的狭窄小巷,陈青河这近半月来为了修炼秘法《魂光》,足迹遍布白海市整个南边。 对他来说! 这座城市早已没有了最初时候的陌生感,每寸土地,每一处路况,他都了然于心。 “我就不信!” “越南人,还有赵堂对周围环境了解有我熟悉?” 陈青河借着小巷建筑的墙壁,连跃两次,上到民宅的楼顶。 越南人,不用说了! 赵堂末世前好歹是豪华酒店的警卫主管,平日出行都是他的小车代步,末世后他们逃出帝豪酒店,更是远远躲在北边。 南边地形环境,他们怎可能有他了解!? “找到了——” 陈青河在民宅楼顶,远远已经能看到主干道同安北路的BRT高架桥,尤其经过这一段抄路,他与赵堂俩人距离一下缩短到了只剩五百米不到。 感知力锁定下! 赵堂及军师,不再如先前没头苍蝇一般乱窜,他们似乎在一条平整道路上逃跑,那里正是城市血管的BRT高架桥。 俩人方向是城市中央。 很显然是要逃到黑暗区,向他们“大人”摇尾乞怜,恳求庇护。 “想得没美,你们死定了!” 陈青河右脚踏碎屋顶天花板,如一道离弦利箭般冲天而起,他脚下有无数民宅再倒退,风声在耳边轰鸣大作。 一米,五米,十米—— 陈青河登上BRT高架桥奋起追击,此刻距离赵堂二人已不到两百米。 “不!” “这不是真的,不可能!” “黑木令不可能这么没用,连十分钟也拦不下!” 赵堂回头望去,漆黑夜色下有一道黑影迅速接近,当他看清来者的样貌后,吓得面无人色,恐惧的尖叫道。

下一篇   第八十七章 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