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恶魔降临 - 末世重生者

第九十章 恶魔降临

“也算你倒霉。” 陈青河在老魏等人不解目光中冷笑,这次南韩人折返回来,简直是自投罗网,不过也正好让他省了力气去找人。 他侧目一瞥房内的幸存者。 “我走后,用这个——” 陈青河弯腰,从绑在小腿上的刀套拔出匕首,朝老魏面前一扔,指着眼神涣散的赵堂,吩咐道:“每隔五分钟就给这个杂种的伤口放血,那边越南人也十分钟一次。” 房内,女人完全靠不住,阿唐几个家伙又昏死过去,能用也只有这个旅游团当中,少数有过野外生存经验的魏叔,老魏了。 虽然赵堂,越南人来时都被他废掉—— 但是一群普通人看管,有着变态恢复力的变异者以及进化者,这实在让他无法放心,唯一办法就是让俩人始终保持虚弱。 这乃是目前最稳妥的处理办法。 “嗯。” “首领,你就放心去吧。” 老魏拿起匕首,他青肿右眼反射在刃身上。 “记住我回来之前谁也不要离开这里” 陈青河留下最后嘱咐,他转身就大步走出玄关。 …… 与此同时,帝豪酒店一层改装区。 金西原神情焦急,余光留意四周,警惕着一举一动,手上打开地上一只又一只工具箱,迅速翻找着备用钥匙。 游标卡尺、扭力扳手、尖嘴钳、内六角扳手—— 被扔得满地都是,他记得测试用的钥匙,在改装区里就有一把。 “有了。” 打开一只工具箱,金西原眼睛一亮,里面单独放着两串车钥匙,拿起一串用蜂鸟钥匙扣套住的钥匙,他知道这就是蓝鸟校车的钥匙。 起身,小跑向校车。 金西原看着面前这辆傻大粗笨的黑漆校车,为了将车改到极致,他非常清楚自己,还有整个帝豪究竟付出多少努力。 不过,很快这辆就要属于他了! 但在来到校车的时候,南韩人却停了下来。 他目光闪烁,看着另外一边比蓝鸟校车大了一号的皇宫级房车,心底忍不住恶意想道:“我只有一个人,车子也只能开走一辆,根本没有必要把剩下车子留给首领…不,是华夏人——” 恶意在内心扩大膨胀,自从被陈青河饶过一命后,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他就像勤劳的工蜂一样不停干—着,做着。 那段日子,他觉得自己仿佛人形机械一般。 日落而作,日出而息! 这简直不像曾经的他,虽然酒店幸存者都敬畏他的进化者身份,但始终感觉到有排斥感隐约存在着,他不论如何努力都不如印度人的地位。 这让他高傲的自尊,无法接受。 “哼,我真想看看陈青河心血被毁的模样。” 金西原警惕地再次确定周围没有危险,他就来到蓝鸟校经过改装后的集装箱车尾,这里面装着旅途所需要的各种物资。 这几日他与印度人一遍又一遍地清点,整理所带的物资是否与清单上一致。 转开集装箱。 南韩人很快在角落发现用改装铁架专门固定的汽油,足足有三大箱,他拿出其中一小桶汽油,朝皇宫房车走去。 离房车越来越近,想到自己就快要得手。 金西原就忍不住笑起来,如果不是情形所迫,他真想留下看看给他带来那么多痛苦回忆的陈青河,恼火的模样。 不过,这不现实他很清楚。 “拜拜了。” 金西原拧开瓶盖,就在要泼出汽油的刹那。 不对! 他脸色一变,惊声道:“有进化者。” 说时,他感知力向四周散辐开来,无形感知力就像水波一样扩散。 十公分,五十公分,一米,两米—— 金西原能感觉到进化者的气息越来越近,但却一时间却不能确定对方的位置,在帝豪酒店的日子,陈青河始终对他所有保留,既没有传授黄金秘法,更没有教导他一些战斗技巧。 他的感知力以十公分速度,缓慢却细致扫描着,和陈青河一瞬间几十上百米扫荡相差甚远。 逃! 金西原扔下汽油,转身就逃。 有了会展中心的经历,他对来路不明进化者格外警惕。 “这气息怎么有些熟悉…” 金西原心里想到,就在他离大门不远的时候。 一道气息出现在他感知力当中,由七点钟方向迅速逼近而来,这般明目张胆的现身,就算他感知力运用生涩,也认出了气息的主人。 陈青河! “不——” 金西原双眼恐惧,就要全力爆发能力的刹那。 一只拳头从天砸来,以他神经反射无法反应的速度,印在了他的脸颊。 天旋地转,双耳嗡鸣。 呕,南韩人喷出一大口鲜血,如一粒皮球般擦着地板翻转,在轰飞十几米远撞入酒店前台内,这才终于停下来。 烟尘飞扬,积满灰尘办公用具飞洒四周。 “冰河丛林!” 金西原看到远处走来的身影。 他不顾伤势,神情绝望,却孤注一掷地全力爆发能力,霎时体内暗能量如流水般被抽空。 此刻,以他为圆心四周温度骤降,冰雾荡漾,半空及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结晶出一根根荆棘冰柱。 轰! 陈青河黑暗力场冲击掉面前的冰刺,毫无不减速地在冰屑飞舞中前进。 “还想逃!?” 陈青河蹬跃而起,一记膝蹬击中南韩人小腹。 呕! 金西原当即喷出带血的酸水,满口都腥咸味,刚要张开求饶,他的脑袋就被一只大手按住,在他无法反抗的巨力下。 他双脚离地,整张脸被砸进墙壁。 拉起来,砸入——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陈青河三倍于进化者的肉体,再展开低同步率的黑暗力场,碾压连基因优化率5%都不到的南韩人,轻松之极。 提起一脸血水,被气息萎靡的南韩人,他冷冷逼视着。 “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 “现在立即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陈青河右手掐住南韩人脖子,只要他五指稍稍这根脖子就会断掉。 “——咳。” 金西原咳两声,脑袋稍微清醒一些。 看着面前这张肃杀的脸,以他这段时间的了解,深知这人不喜欢废话,行事杀伐果断,只要他现在露出一丝拒绝配合的态度,那后边还有更多的苦头等他去吃。 “人究竟在哪里…我不知道。” “但他们一路朝北逃去的,我最后看到他们是在银行中心一带——呃!” 金西原刚说完,徒然眼睛瞪大,难以相信看着面前这双冰冷的眼眸,他的脖子就被掐断了,视线迅速变黑,耳边传来人生最后的声音。 “说的是真话。” “但这次不要妄想我能饶恕你——” 陈青河右手一松,断气的南韩人摔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盯着大门方向。 银行中心? 陈青河眼露思索,心底回忆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里一带几乎都是外资银行,还有投行证卷之类的金融集团。” 有了目标以后,他弯腰从南韩人尸体手里,拿回备用钥匙,便不再耽搁径直冲出帝豪酒店,赶往银行中心。 …… 在陈青河离开不久后。 帝豪酒店730套房内,忽然响起一串恶鬼般阴冷的笑声。 啪! 老魏一耳光抽在赵堂脸上,冷喝道:“闭嘴。” 然后沾满血垢的右手,厌烦地在波斯地毯上,反复擦拭。 他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打了! 几分钟以前,自从这家伙清醒过来了,便癫狂似地嚎叫,吓得房内女人啜泣。 “我感觉到了…” “感觉到,越南人,我感觉到了!” “你没感觉到吗?” “大人,大人…他来了,他已经来了,果然小杂种是满嘴谎言的骗子,之前他是骗我的,他的目的是要让我绝望,让我崩溃!” “哈哈,小杂种还不知道!” “他一定还不知道大人降临,降临了——” 没有四肢赵堂躺倒在血泊中,眼神闪露着人类难以理解的疯狂,扯着嗓子狂嚎,一边身躯向玄关拼命地蠕动。 他要出去,他要离开这里。 不过,这怎么可能? “怪物!” 老魏一脚踩住赵堂的后背,看到他额头那根—凸—起的黑色犄角,就算陈青河没有透露变异者讯息,这里所有人也能感觉到赵堂的变化。 这已经不是人了! “萨多大人,大人……” “诺克就在这里,您最忠实的仆人就在这里!” 赵堂眼球凸起,就像缺氧的哮喘病人,在老魏脚下拼命挣扎着。 “发疯够了吗!” 老魏使出全身劲,才没有赵堂挣扎成功,恼怒道:“姓赵的,这里没有你的什么狗屁大人,识相的就闭嘴!” 赵堂忽然闭嘴,转头怨毒盯着老魏。 这吃人一般的眼神,看得老魏心里发毛,有种被恶鬼盯上的错觉。 顿时,老魏抬起脚朝赵堂的脸狂踩去,宣泄情绪。 躺倒在一旁的军师,默默看着,这帮普通人不知道并不奇怪,如果陈青河在这里他相信一定会知道赵堂如此反应意味着什么—— 是的! 黑暗区的恶魔,降临了! 作为奴仆的赵堂,对主人的气息格外敏感。